透明的小羽毛

【all叶】易燃易爆炸 3

*黑帮ABO或者特工ABO,没什么逻辑性。



邱非纹丝不动,像是根本没察觉到孙翔的存在一般,连偏头甩个眼色都欠奉,但他身上属于Alpha的信息素却猛地疯狂逸散开来,切实的警告着后来者离开这片领域。

一般而言,Alpha的信息素都或多或少带着点攻击性的意味,以便他们能轻易的为自己的猎物染上浓墨重彩的所有权,驱赶竞争者。邱非的信息素则不同,那是一种清馨的属于生机澎湃的春日里青草的味道,在叶修初次遇见他的时候,邱非还是个刚刚觉醒的少年人,连那股信息素试探而出的触须都是怯生生的,仿佛荒芜了整个隆冬的大地上顽强冒出的一点新绿,稚嫩却充满了奇迹般的可能性,让人心生喜爱。

就算攻击性相对温和,邱非也是个不容任何人小觑的Alpha,哪怕一根柔韧的枯草也可能将你绊个跟头,当那些丝丝缕缕,蓬勃旺盛的青草味道信息素缠绕上来的时候,它的目标将很难挣脱这精心编织的罗网绑缚。

邱非没什么动作,但叶修确实被困在了信息素形成的网中。

这对孙翔而言完全是挑衅的举措,邱非不仅没有搭理他,还稍稍动了动枪口,准星更加嚣张的瞄准了叶修的胸口,一副要将自己汹涌的情绪全数贯入对方心脏的模样。

邱非得理不饶人的沉默差点将孙翔直接推向燃烧的沸点。

他从来都不是个足够冷静的人,同他火焰的信息素相似,孙翔经常一点就炸,这样的性格在他学生时代就展现的足够彻底,也许正因为学生时代有叶修的存在——他总能轻而易举的点燃孙翔的引线。

那时候叶修着实为这个耿直的混小子担忧过两分钟,这样直来直往的作风,怕是将来要得罪不少人以致生存艰难,优秀之人被社会磨平所有棱角最后寂寂无声,不得不说是种遗憾。他之后也没能有时间亲眼见证他们成长多少,是否足够成熟理性,现在眼见着孙翔要控制不住情绪,叶修思索一下,尝试劝解:“孙翔,你先把枪放下,邱非只会看见黑社会后下意识的自然反应,他不会不分青红皂白——”

“闭嘴!”孙翔吼了一声,气冲冲地瞪着叶修,“你还说自己是黑社会撩拨他情绪,怎么就不懂好好说话!”

得,这感情好,一个两个翅膀都硬了,接二连三的飞到他头上来了,从前叶修当老师的时候,他们才是只有闭嘴的份,这才几年,就风水轮流转倒了个一百八十度。

不懂说话的叶修开始反思教育是哪里出了问题,他喜爱的那个乖巧懂事的小邱非是不是有点儿长歪了?倒是孙翔这种情况下还收得住脾气,让他颇为刮目相看。

两个Alpha之间剑拔弩张,信息素充斥着休息室的每个角落,叶修的屁股里还含着黄少天留下的浓稠液体,正是敏感不舒服的当口,这处逼仄的空间委实让他觉得呼吸不畅。

休息室的门又一次被人推开,接连进来了两个人,走在前面的黄少天无视齐齐向他袭来的信息素警告,几步跨到邱非与叶修之间,抬手直接堵住了邱非的枪口,笑着调侃紧随他脚步的人:“崔局手下的警察都很行嘛,没有命令就持枪对着Omega,且不说审问犯人也是要走流程的,视国际保护法为无物,这像什么话。”

邱非注视着挡在他枪口前的男人,他认出了对方的信息素——那正是残留在叶修身上的味道,怒火灼灼的眼瞳中瞬间闪过一丝森冷杀意,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微微一动,他最终还是垂下了持枪的手。

“邱非!”崔立额头上的冷汗都快流下来了,看着邱非放下枪才暗暗松口气,怒叱自己的下属,“有你这样对待客人的吗,还不快跟黄少他们道歉!还有孙翔,配枪是给你们用来玩的?!”

见危机解除,孙翔满不在乎的收起枪,他也没觉得邱非真会动手,就怕叶修再不知死活的刺激上几句,他好能及时救火打掉邱非的武器。

邱非抿紧嘴唇,倔强的杵在原地,在上司的怒目下不发一言。

“得了得了。”黄少天摆摆手,打断面上无光正要大发官威的崔立,“这次是我们给崔局添麻烦了,等做好笔录还请崔局把我们的人完好无损的还回来,日后您的辖区,蓝雨尽量不给您添乱。”

崔立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看样子是要等送走这尊大佛再好好管教下属。叶修站起身,走到邱非身旁想要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后者却猛一侧身,避开了他落下的手掌。

叶修抬起的手臂僵在半空,被黄少天一把拉住,带着他向门外走去。

缠绕着他的青草气息在太阳的暴晒下彻底消散无踪,叶修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邱非眼中的怒火已经熄灭成一片灰烬,年轻的警察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眼瞳中是晦涩不明的幽暗的光。

他的心蓦地咯噔了一下。

 

发动汽车前,黄少天突然拽住叶修,后者顺着这股突如其来的力道从副驾驶席上倒向他的方位,脑袋砸在黄少天的大腿上。

黄少天俯身在叶修颈侧的腺体上嗅了嗅,有些不快:“我的信息素消失的差不多了,该给你做个临时标记的,好让他们知道有的Omega他们最好远远避开,你就任由那小子拿枪指着你?都不会报上我的名号吗。”

“拜托,小邱就是闻到你信息素的味道才判断出我混了黑社会的。”叶修撑起上半身,揉了下差点扭折的腰,“你的信息素可不是保护,是麻烦。”

“小邱?叫的那么亲密,你跟那个警察很熟?”黄少天不爽。

“你不是已经调查过了,他以前是我的学生。”叶修说,“警察抓黑社会,多正常的事,你早该看习惯了吧。再说,你之前不也拿刀威胁我来着。”

“我的人,还轮不到他们管教。手伸得太长,当心伸到火里去。”黄少天冷笑。

“他们会不会引火烧身我不知道,但假如你原路返回,怕是要赶上一场地狱之火。”叶修漫不经心的说。

“你想说什么?”黄少天按在手刹上的五指微微一动,心思活络起来,“嘉世的阴谋?”

“崔立和陶轩走的很近,同你们比起来他显然更倾向嘉世。刚才你在警局同他废了不少口舌吧,我想趁着这段时间,嘉世的人怕已经在路上埋伏好了。”叶修说。

“这些年我遇到的暗杀还少了?”黄少天无所谓的指了指叶修身前的暗隔,“会开枪吗?”

“你得到的情报是:听说还是有一定身手的,黄少留点心。”叶修取出暗隔里的手枪,懒洋洋的重复了一遍郑轩的话。

“你好像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黄少天看着叶修抚摸枪管的动作,“之前我把你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都探索了一遍,你的手上连个茧子都没有,应该不常用武器吧。”

“舍命陪君子。”叶修言简意赅。

“我可不认为自己会死在嘉世手上。”黄少天轻蔑的说,顿了顿,他补充,“你也不会。”

“我当然不会,因为我现在就有点害怕了。”叶修轻声道,持枪的手臂抬起,四平八稳的指着黄少天的额头。

“这么近的距离,就算我枪法再烂,也能打爆你的头。”叶修语调轻快的说,“把你的命送给崔立,他自然会通知陶轩撤走路上的伏击。”

“在那之前,我会先割断你的喉咙。”黄少天冷冷道,叶修用眼尾的余光扫了下他按在手刹上的五指,捕捉到一抹属于金属的锋锐光泽。

同枪支比起来,黄少天更擅长冷兵器,这是道上人人知晓的用血得来的教训。

空气一下子冷凝起来,两个人都绷紧了神经没有动作,黄少天缓缓道:“我不觉得你是嘉世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就因为你判断我跟嘉世没有关系,才笃定我会跟你一致抗敌的吧。”叶修轻轻笑了笑,他的背脊挺得笔直,那种故作无害的慵懒气质陡然褪得一干二净,他圆润的指尖松松扣在扳机上,眼瞳中盈着不带血腥气的笑意,并不真正打算动手的样子。

但在被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注视的时候,黄少天有一瞬间,切实感觉到了死亡。

他的心脏狂乱的跳动起来,与恐慌畏惧截然相反的激动亢奋充斥四肢百骸。

“我之前说过的吧,如果你标记我,我会想方设法杀了你。黄少天,你以为我那是在开玩笑吗?”叶修淡淡道,“现在枪在我手上,想想看,我会怎么做呢。”


TBC


结果还是想写之前意淫的邱叶场景,将来真能写到的话,我会在前文预警的。

如果之后有生子情节的话也会预警,现在还没想好……


幕后:

孙翔:为什么我的信息素是火?火有味道吗?就因为我性格比较炸一点设定就这么随便,强烈抗议!

黄少天:这有啥,难道你觉得太阳光有味道……诶,等下,你的设定是火,邱非的设定是青草?你们——啊哈哈哈哈哈哈!

孙翔:你笑个鬼啊?!

黄少天:你们,你们不正好是干柴烈火吗哈哈哈哈!赶紧凑对去吧叶修我就抱走了!

孙翔:干柴烈火是要自fen的好不好,乱凑对的结果是付出生命的代价,比如你现在就是,离叶修远点儿你还能活命。

黄少天:找打是不是?

孙翔:怕你?

叶修:啧,打就打,乱喷什么信息素,热死了。

邱非:老师,我们还是离他们远点儿吧。

叶修:嗯,还是小邱的信息素让人心情舒爽。


评论(24)

热度(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