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双叶】不可见光

*色击的设定。



叶修带着国家队从苏黎世凯旋后,荣耀游戏方和职业联盟决定克服种种难题,一定要趁着这股夺冠的东风出一款君莫笑纪念手办,混搭装备有碍美感又怎样,在真爱粉眼中这完全不成问题,再说了,荣耀粉丝群还是以年轻人为主,在大部分尚未经历色击的人眼中,起码这身别扭的混搭造型在颜色构成上是没有问题的。

这款叶修君莫笑二拼一的手办一经推出即卖出了让人咋舌的高销量,在消费者群中叶秋居功至伟——他给全公司每人预定了一份,权当爱要不要的员工福利,美其名曰研究新投资领域产品信息人人有责。

如同诸多被偶像迷晕了头的脑残粉那样,叶秋自己单留了三份手办,一份放办公桌日日观摩,一份不拆封郑重珍藏,一份搁床头睡前看两眼,好梦一晚上。

叶修很快就发现了弟弟窝藏在卧室里的手办,他指着君莫笑花花绿绿的造型吐槽:“你怎么还买这种东西?这种涂鸦一样的着色看着不别扭吗。”

像是一只被抓到偷腥的猫,叶秋拧着脖子辩解:“我是买来给你留着的,万一你哪天想要回忆往昔了呢,着色有多别扭反正我又看不出。”

“也是。”叶修状似遗憾的感慨,“你没有经历过色击。”

叶秋的心沉了沉,某种酸苦的情绪涌了上来,他知道叶修是能看见颜色的,但同时叶修也从未提起过带给他世界色彩的人是谁。

至少不是他。叶秋咀嚼着这颗苦涩的事实,他的哥哥并不知道,实际上他也是能看见颜色的,这意味着,他经历过色击。

——哪怕那可能是不完全的色击。

从叶秋有记忆至今,他黑白单调的世界中,只有叶修是有颜色的,所有的物体只要离开叶修,就会失去一切鲜活的色彩,重新跌入暗沉无趣的黑白之中。

只有叶修。

现在,叶秋无比清楚的意识到,带给他色击一定就是叶修了,大概也正因为他的情感如同他所见的世界一样扭曲,色击才是不完整的。

在叶修远离他视野的十多年里,他完全看不到黑白之外的颜色,在叶修回归他身边之后的岁月中,他也将看不到叶修之外的斑斓风采。

叶秋查阅过资料,目前世界上尚无一列发生在亲兄弟之间的色击——他并不打算将自身的特例公之于众,在他无能无力的地方,叶修已经经受了太多不该有的抨击责难,叶秋不能忍受一分一毫自己可能带给他的痛苦困扰。

为了叶修的世界能够一直温暖美丽,他宁愿永远扎根在不见天日的黑白空间。

“看不到色彩真的很烦啊。”在被漫无边际的苦涩彻底淹没之前,叶秋转移话题,“跟心爱的人见面都怕穿搭不配留个坏印象。”

“哦,最近相亲很有进展嘛。”叶修若有所思,“要不要哥哥我教给你一点构建色彩的绝招?”

“看不见就是看不见,你怎么教。”叶秋翻了个白眼。

叶修招了招手,叶秋走过去,对方抬起温软细白的手指盖住了他的眼睛。

“闭上眼睛。”叶修轻轻的说,“想象一下,能让你心爱的人,他一定相当优秀,有着属于他的足以折服你的荣耀,荣耀是金色的。”

是的。叶秋回想着,他在屏幕上看到叶修在苏黎世陌生的土地上举起旗帜的刹那,恍若全世界的光芒都汇聚在他身上,那吸引所有目光的金色如此耀眼,却又如此遥远。

“无论你多么纠结烦闷,遇到怎么难以跨越的挫折败亡,只要想到他,就好像有了继续前行的力量,他给你的世界生机,生机是绿色的。”

他在商战的风云诡谲中沉沉浮浮的时候,叶修走的道路又何尝不是荆棘丛丛,他也经历过困苦难行的寒冬,不知道那时,给他带去生机的又是谁呢。

“在你忙碌之余,看到他时不时留给你的话语,提醒你生活上各种细碎的琐事,你总是忍不住想要笑一笑,你知道他在关怀你,关怀是橙色的。”

于是叶秋想起了他们的小时候,想起了某个春节的前天他踏进那所网吧,叶修带回的合他口味的食物,他几乎从不会直接说什么关心的话,却总是让你不经意的感受到。

“你忍不住幻想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从此脱离被人闪瞎眼的单身狗生活,转型发放狗粮的成功人士,真是得之不易的快乐,快乐是粉色的。”

他想,他真的想。然而那样的快乐,也确实仅仅存在于幻想中。

“你终于鼓足了勇气跟他告白,能遵循内心的抉择,这世界又有什么可怕呢,勇气是红色的。”

一直以来,叶秋知道,叶修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要有勇气,无论是追逐梦想毅然离家的勇气,还是白手尘埃重回巅峰的勇气,但他不知道叶修——

“好了,现在你可以睁开眼睛了,告诉他,他身上你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模样。”叶修轻快的说。

叶秋愣住了。

他慢慢睁开眼睛。

那一瞬间仿佛混沌宇宙初生的光耀从叶修身上蔓延开来,在他心中折射出七彩绚丽的波纹,晕染在黑白单调的时空里,将他孤独跋涉过的岁月点缀出绿地,蓝天,和太阳。

这时,他的世界才终于有了光亮,有了光亮下的风景壮阔。

叶秋在新生的斑斓世界里捕捉到了最初的光点,叶修正微笑着看过来,他的眉目是秀致的工笔水墨,他的皮肤是剔透的精巧白瓷,他的嘴唇是润泽的优雅花瓣。

——那正是勇气的颜色。

叶秋吻了上去。

 

 

END


“我发现你夸起自己来还真是毫不脸红啊。”

“那是,也不看我是谁。哥可是你喜欢的人。”


“世界上真的有刚出生就经历色击的人吗?在还没有接触更多的人做出更多尝试的时候?”

“说不定是在出生之前呢,那是天注定的。”


评论(17)

热度(651)

  1. 墨城少爷二十四桥明月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