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翔叶】渴血症 · 续4

续3



【求助】捡到一只吸血鬼幼崽,要怎么养啊?

 

0L

RT,吸血鬼幼崽要怎么养啊,食物只能接受血液之类的吗?休息的场所呢?我记得吸血鬼是不是都睡棺材的?

PS:楼主是人类,对于吸血鬼不太了解。

 

1L

听说过捡流浪猫流浪狗的,楼主居然能捡到吸血鬼,真是画风清奇。

 

2L

为什么要捡吸血鬼?不怕被咬吗……想想那些远离黑暗种族的教育宣传片,被吸血鬼袭击的无辜人类的惨状,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3L

你都把吸血鬼捡回家了,联盟还煞费苦心的给人类居所设立结界干嘛。简直作死。

 

4L

你还要养?养大了等他吸干你吗?赶紧扔出去啊!

 

5L

也不能这么说,你们深恶痛绝的是堕落的吸血鬼,和其它的堕落黑暗种族统称邪魔,人类中也有邪魔不过天生战斗力不高不常被提起,现在很多吸血鬼都特别友好啊,他们真是优雅又迷人的种族……对,我是嘉世叶神的粉来着。

 

6L

对对对,我本来也挺害怕吸血鬼的,但之前有次偶遇执行任务的吴雪峰,天啦,他真是太太太太好看了!简直要醉死在那双眼睛里了!

 

7L

楼上的居然近距离围观过吴雪峰?上辈子莫非拯救过人类?

 

8L

哼!孙翔没成为猎人之前还跟我是同学呢!

 

9L

其实我和黄少天——

 

10L

停停停!这是什么诡异的攀比走向,叶神他们好归好,但我们普通人无法分辨邪魔和一般吸血鬼啊,楼主把吸血鬼捡回家,实在有些欠考虑。

 

11L 楼主

不好意思之前的说法不太准确,实际上,是他自己跑进来的,并不是我捡的。

 

12L

没被结界拒绝自己跑进来?你之前邀请过他?

 

13L

楼主跟吸血鬼有联系?一般人类同吸血鬼应该没什么交集吧?

 

14L 

惊了,楼主还有什么特殊身份吗。

 

15L 楼主

我就是个普通的酒吧老板,不过家里曾经出过点事,是嘉世的吸血鬼猎人小队帮忙解决的。但我绝对没有邀请过这只幼崽……他实在太幼小了根本没什么战斗力的。我怀疑他和帮助过我的猎人小队成员是不是有血缘关系,但他懵懵懂懂的也说不清楚。

 

16L

是有多幼小啊?

 

17L

小婴儿状态的吸血鬼?

 

18L 楼主

手掌心能托起来的幼小,我一打开窗子,他就飞进来了。

 

19L

等等,吸血鬼刚生下来是这么迷你的吗?

 

20L

楼主……其实你不是人类你是个身高五米的巨人族吧。

 

21L

都没人回答楼主的问题吗,据我对吸血鬼的研究,他们的食物不是只有血液,但血液确实是他们获取营养能量的最佳选择。棺材同理,是吸血鬼们深爱的休息场所,不过现在应该普遍睡床了。

 

22L

巴掌大的幼崽啊……迷,我还是支持楼主扔出去,万一是某种无视结界的新型邪魔呢。

 

23L

要是邪魔的话现在扔出去也晚了吧,他可是能无视结界的。

 

24L

建议向联盟的猎人求助,来路不明的生物最好交给联盟处理。

 

25L 楼主

好像确实应该这样,但……我还是想养。

 

26L

为什么?你被那只幼崽施了咒语吗?

 

27L 楼主

因为实在太可爱了啊!

 

……

 

刷着论坛里的回复,陈果天人交战了一番,毅然决然删除了求助贴。

她关闭电脑,有些苦恼的看着睡在一旁茶盒里的不速之客,吸血鬼幼崽把自己蜷成一团,小小的翅膀搭在脑袋上,似乎是想要遮蔽室内的灯光。

棺材是必然没有的,陈果找来茶盒给幼崽造了个临时的休息室,这只幼崽出现在一小时前,打烊正在收拾店里的陈果听到窗户那边扇动翅膀的扑棱声,她本来以为是受伤的飞鸟,结果走过去刚把窗户拉开一条缝,一个影子就倏地窜了进来,把陈果吓了一跳。

“什么东西!”大晚上的该不会是蛾子吧,陈果慌忙关窗去找扫把,随时准备搏斗。

就在她凝神四顾寻找目标的时候,脖子上突然传来轻微的瘙痒感,像是被一片羽毛轻轻拂过,陈果条件反射般的伸手去抓,正正好把作乱的幼崽握在了掌心里。

她把这只不请自来的生物举到眼前,只见小巧玲珑的吸血鬼捂着腮帮子,酒红色的眼睛泛着水光,他撇嘴用软糯的声音愤愤控诉:“你的皮……好厚啊!”

居然说一位年轻美丽的女士皮厚!陈果的额角跳出一个青筋,她恼火的捏住幼崽的翅膀,不怎么温柔的轻轻晃了晃:“随便咬人你还有理了?”

“别晃别晃,头晕!”幼崽努力扑腾着翅膀在陈果指间挣扎,“我就是饿了嘛!”

“你是吸血鬼?”陈果仔细观察,这只幼崽有着人类的外貌,但红眼尖耳和翅膀——这些特征明显不属于人类,“吸血鬼怎么能穿过结界?你这么小,从谁家跑出来的?”

“不记得,我估计是饿晕头了。”幼崽蔫蔫的说,明明有食物在眼前却下不了嘴,这样的现实让他的心情十分低落。

“我这里好像没有人造血……”陈果思索着,毕竟她的酒吧面向的客人是人类。

“食物!”幼崽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陈果一下没捏住,已经被他逃了出去,飞扑向自己的目标。

“等下,那个是——”陈果喊道,然而幼崽已经停在了杯沿上,冲陈果得意的笑了笑,可惜他还没来得及畅饮一番,就一个趔趄,脚下打滑跌进了高脚杯里。

……高度数红酒。

不过这醉的也太快了吧,该不会是闻到酒味就醉了?

陈果一边吐槽,一边把饥不择食的幼崽从高脚杯里捞了出来,浸透了红酒的幼崽湿漉漉的,白嫩的脸蛋被酒气染得通红,他醉醺醺的哼唧两声,打了个小小的酒嗝。

看样子是真的饿晕头了,她明早还是出门买点儿人造血吧。陈果小心翼翼的把幼崽放进整理好的茶盒里时,还听见了一声闷闷的咕噜声。

这只吸血鬼幼崽为什么能够毫发无伤的穿过结界,他是从哪里来的,有没有名字……陈果满腹疑问。

总之,等他醒酒后一定要好好问问。

 

他做了一个梦。

大概是被红酒淹了个透心凉的关系,他的梦中也是一片模糊朦胧的红色,有人正在说着什么。

“这样的永生,你不觉得寂寞吗?”

“那又如何,人类憎恶我,吸血鬼敬畏我,想要靠近我的生物,大部分是为了我的血。他们真实的情绪,在血的诱惑下,也就分辨不清了。欲和爱,本身就是纠缠难解的交叉线。我是从血池中诞生的,你口中相伴相依的感情,我确实想象不出。”

“是想象不出还是难以理解?喂喂,你应该不是个低情商啊。”

“啧,反正懒得想,实际也没有。”

“如果真的有那样的个体呢?被你吸引不单纯是因为你的血,你能分辨出欲望之下的至真至纯吗。重中之重,是为了你本身,只是因为你。”

“你问我?恐怕被血诱惑的对方也分辨不清吧,但如果那样的个体真的存在——”

他正要去找那个人。

翅膀轻轻抖动了一下,幼崽在茶盒里翻了个身,下意识的揉了揉小肚子。

……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END


评论(25)

热度(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