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翔叶】山中无老虎

*最近大家都在玩的生肖梗。



这座大山风景秀丽,灵气浓郁,正是养生修炼的洞天福地。

叶修在山脚下徘徊半晌,探出一线灵息细细感应,没有凶兽魔物的妖异气息,他按了按头顶珊瑚状的龙角,暗叹口气。

新生的身体力量薄弱,化形时甚至不能完全掩去本体的模样,好在这里是个修炼的好去处,当能助他早日复原。

也是,哪怕曾是块穷山恶水,被他的灵息滋养上千年,也早该脱胎换骨了。

叶修又闭上双眼慢慢感应一番,拖在身后的青色龙尾轻轻一甩,缠绕在林间的藤蔓纷纷敛起枝桠让出道路,同木精们道了声谢,叶修这才施施然向着山中灵气最为充盈亲近的中心走去。

 

还没行至终点,只见山中陡然亮起一道金光,身后一个气势汹汹的声音喊道:“兀那妖怪!站住!”

妖怪?曾经的龙帝脚下一个趔趄,险些被自己的尾巴绊个跟头。

叶修转身,只见喝问的是个人类模样的金发小伙子,正站在陡坡上居高临下的望过来,眉目间满是锐气,他再定睛一看,呵,一只金毛猴精。

“汝乃何人?”叶修问。这猴子身上有些让他莫名亲近的气息,本来就没什么大架子的龙帝决意不去纠正他的无礼。

“我?”金发小伙子扬起下巴,手一挥凭空变出一杆漆黑战矛,棍棒般在空中舞得呼呼有声,“正是通晓七十二般变化,一脚能跨十万八千里的山大王——孙——翔是也!”

哦,演得不错,就是言语表述的细节上有些问题。叶修正想抬起双手给他鼓鼓掌,突的被金毛猴精的表演道具吸引住心神,陡然想起那不是数千年前他失落在此处的却邪嘛。

当初还是用他刚成年时褪下的龙角锻造而出的武器,难怪觉得亲近。

似乎还不止……叶修看着演杂耍演得兴奋的孙翔苦苦思索,也不管对方“知我大名还不速速离去”的呼喝声,凝神细思,努力聚拢迷迷糊糊千年中的记忆碎片,终于理出了点滴头绪。

那时候他还没凝炼出新的形体,金毛猴精也没有人形,就是个喜欢四处蹦跶的野猴子,叶修也没怎么在意过,反正爱在他真身所化的江水旁蹦跶的猴子多了去了,猴子是种好奇心探险心挑战心很重的物种,它们总爱聚集在江边去捞江水中倒映的莹白月光,其实那哪里是什么月光,沉浮在江面上的朦胧光晕是叶修藏在水镜中的内丹折射出的色泽。

映射的光晕当然捞不起来,三三两两的猴子失败后也就放弃了这项娱乐,偏偏某只姓孙的猴子,也不知是被那些光泽吸引还是怎样,非得笃定江水中宝物的存在,日复一日不死心的打捞,结果真在叶修疏忽大意之时穿透水镜,取走了他的内丹。

捡了别人的法宝,抢了别人的内丹……关键是这孙姓的猴子还炼化了!

你摊上大事了!叶修一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捏了个法决幻化出真身本相,霎时狂风四起雾气萦绕,清泠泠的水汽间一尾青色巨龙盘旋而出,把整个山体都缠了个结实,威风凛凛的金色龙目死盯着孙翔,微张的口中隐约可见森然利齿,吞十个猴精也不在话下。

这阵势颇大,实际是个败絮其中的空壳子,叶修只想咋他一咋,奈何孙翔真正跟所有姓孙的猴精一样,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抓起却邪就跟叶修斗起法来。

叶修在山下被镇了上千年,又丢了内丹,此时新的身体还虚着,根本打不了几个回合,噗一声法相消失,还没有却邪粗的小青龙蔫了吧唧的软塌塌挂在孙翔手臂上。

“这是什么妖怪?”孙翔惊奇的捏了捏叶修细嫩的龙角,小巧的爪子,还有滑不留手的鳞片,摸得叶修直想咬他,然而猴精一身钢筋铁骨,咬了牙疼,小青龙两只前爪揉着泪水盈盈的眼睛,心下暗想是可忍孰不可忍,且给你些厉害尝尝。

他憋足力气呼唤封印中的龙帝真身,一时间整个山体都震颤起来,大地轰鸣阵阵,天际乌云翻涌,像是某种峥嵘巨兽正要挣脱囚笼翻覆天地。

“地震了!”孙翔哇哇叫着,急得慌忙飞奔向山下查看情况,一路上手忙脚乱的把还没观察出个所以然的小青龙团吧团吧,正要往怀里塞,也不知道碰了哪里,叶修整条龙突的僵硬成冰凉凉的翠玉,翠玉里还隐隐有一丝可疑的粉红色。

声势浩大的震动一下子哑火安静了。

“到底是什么妖怪啊。”危机解除,孙翔又捧着小青龙开始研究,犹自处于僵硬状态的叶修懒得理他,只听孙翔道,“不管了不管了,反正夏季燥热,正好用来冷床。”

……好家伙,你这是连别人的身子都不放过啊!强盗!



*化江的梗来自小时候看过的神话故事:天帝为了惩罚人类使得天下大旱,有四尾神龙不忍见人间疾苦,行云布雨。天帝震怒把四尾神龙压在大山之下,永世被困的神龙犹不放弃,化作四条水脉滋润大地,就是后来中国版图上的长江黄河黑龙江松花江。


评论(18)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