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喻叶】红线

*心中有恋情的人手腕上会出现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红线。

*今天是比赛日,但,比赛第二,爱情第一。



喻文州的手腕上出现了一圈细细的红线。

红线是凭空出现的,在某个普通的清晨,喻文州抬手去拿衬衫,不经意的发现了它。

缠绕在手腕上的是若隐若现的红色细丝,贴着他的腕骨盘旋一周,末端是断开的一截不长不短的线头,安静的垂落着,无所依从的模样。

喻文州以为是晨起时尚未彻底清醒产生的错觉,他眨了眨眼睛,红线还在那里,再用手指去触摸,那条红线又像是不存在一样,喻文州的手指直接从上面穿过,没有任何真实的触感。

一位成熟的男性,手腕上佩戴着女孩儿喜爱的饰物,怎么说都会奇怪得引人侧目,好在这条神秘的红线并没有给喻文州带来此种困扰,在他人眼中,红线是不存在的。

无法用科学解释的存在,但对于他的生活并没有影响。喻文州不再徒劳的尝试了解红线出现的缘由及目的。

然而很快,他就福灵心至的发现了因由。

在比赛场上同兴欣队长叶修握手的时候,喻文州手腕上安静乖巧的红线瞬间有了生命般活泼起来,断开的末端探头探脑的迅速爬上叶修的手腕,标记领地似的想要缠覆在那里,可惜长度不够,无法盘成一个完整的圆。

握手的时间当然不会太长,他们各自收回手,红线的末端又孤独的垂落在喻文州的右手边上,叶修如有所感般揉了揉手腕,古怪的扫了喻文州一眼。

他也看不见那条红线。喻文州想。

这并不妨碍他判断之前的困惑,红线如同他心脏上延展出的精神末梢一样,暧昧的、牢固的、不可言说的想要将叶修牢牢缠在自己身边。

那正是他内心深处的真实写照。

不是所有的感情都能找到最终停泊的港湾,在他靠岸之前,就可能被恶语的巨浪掀翻在深海。

喻文州看着新闻里叶修再次退役的通告,面色平静,他手腕上的红线没精打采的垂落着,深沉的红色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晰。

他甚至没有叶修的一个联系号码,离开这个圈子后,对方很可能连QQ都就此舍弃。

他的红线大概永远无法再绕上叶修的手腕。

结果又在世邀赛的备战室遇见,之后转战苏黎世,顺风顺水的住在同个房间。

这对喻文州而言着实是个考验,夏季炎热,清清爽爽洗完澡的叶修相当坦诚的躺在床上翻看平板里的资料,他的头发吹得不太干燥,偶尔会有一两滴水珠落下来,滑过他的锁骨顺着胸膛蜿蜒出一道水痕。

喻文州有些苦恼他没有多穿一条裤子,这样就能更好的遮蔽某个部位的窘态,好在叶修聚精会神的做着功课,没注意到他。

红线的末端又开始跃跃欲试的舞动起来,企图牵引喻文州走向它朝思暮想的所在,喻文州在原地静默片刻,等待那股悸动稍稍平息,他走过去,抽走了叶修手中的平板。

“别熬夜,先睡,我帮你看看。”喻文州温和的说。

“等下,我先存个档。”叶修伸手去抓平板,喻文州口中说着我帮你存,拿着平板举高,不给叶修继续透支的机会。

他的右手在半空中停住了。

红线末端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一股不轻的力量勾着喻文州的手腕,他诧异的又加了点儿力道,叶修的右手顺着他的方向应声而动。

他们的脸上同时浮现出不可思议的神情,怔愣的盯着对方,渐渐地,喻文州看到勾住他红线的事物显现出身形。

那同样是条红线,缠绕在叶修皓白的手腕上,末端同他自己的红线紧紧依附在一起。

然后,他们中间连接在一起的红线消失了。

喻文州看着空荡荡的手腕,红线不在那里了,它找到了自己缺失的另一端,心满意足。

他的心脏再次无可抑制的开始悸动,再没什么需要隐瞒了。

“……千里姻缘一线牵?”喻文州打破沉寂。

叶修回过神来,笑了笑说:“是公里吧,远着呢。”

“总比不上之前,我以为从你这里到我心里远。”喻文州叹口气,俯身敲了敲叶修心脏的位置。

叶修支起上半身,伸出手臂揽住喻文州的背脊,贴上后者的胸膛。

“现在没有距离了。”他说。

 

 

END


评论(17)

热度(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