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all叶】易燃易爆炸 5

“犯错的明明是你,结果还害得我陪着一起写检讨打报告。我最不拿手这种文书类的。”孙翔抱怨了一句,关闭电脑一推键盘,“还没写完?这么磨蹭,我先走了啊。”

邱非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屏幕,没有搭理他。

这小子今天也太反常了,孙翔在心里嘀咕,以他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早该写完报告才对。

直觉里警钟响了一声,孙翔凑过去扫了一眼邱非的屏幕,果然没在写什么报告,网页里搜索的是大型酒店。

“最近要接待上头来的客人?没听说啊。”孙翔满头雾水,“你搜酒店做什么。”

“今晚这家酒店有场宴会,东道主是蓝雨。”邱非没头没尾的回答,他记下地址关闭机器,却没什么要离开的意思,反而开始擦拭检查自己的配枪。

心念电转,孙翔一把扼住邱非持枪的手腕,冷冷警告:“你想做什么?我们今晚没有行动计划,不管你想做什么,最好打消那个念头。”

邱非甩开孙翔的钳制,语气平静:“与你无关。”

“当然与我无关我也不想管你。”孙翔看着邱非云淡风轻的模样愈发不耐起来,“但你这样一再犯纪,对得起自己的警章吗,你都忘了最初是为什么来这里的了?”

邱非猛然站了起来,从制服的口袋中掏出自己的证件扔在桌上,用听不出喜怒的声音说:“我正要去问问为什么。”

然后他毅然决然的推门走了出去。

反常到要去送死了?孙翔啧了一声,略作盘算便追了上去。

既然讲不通道理,先瞅个机会把他打晕再好好醒醒脑吧。

 

叶修跟随在黄少天身旁,谢天谢地,这次他们出发前进行了充分的清理,叶修的脚步比之前去警局时轻快了不少,他不动声色的聚集精神观察整个会场,Alpha居多,少数作为附庸品的Omega——在会场的其他人眼中,他也当然是黄少天的附庸品。

很快,叶修便注意到了自己此行的目标。

实际上也无需他费心寻找,即使在这样名流汇聚的场馆里,那人也是吸引视线的焦点之一,更何况黄少天的步伐是直向他而去的。

一股优雅醇厚的酒香扑面而来,不算浓烈但存在感十足。

叶修心中一动,微妙的不协调感让他疑惑起来。

喻文州是这样外露的人吗,这种场合,他也不需要用信息素来施威充门面。

“队长,你易感期到了?”黄少天是没什么可纠结的,直接问出了叶修心里藏着的问题,“不舒服的话先回去吧,之后我作陪。”

蓝雨的现任当家喻文州,当年他还只是魏琛手下一个小队的队长,现在身份早不可同日而语,黄少天的称呼倒是一直没改。

“不碍事。”喻文州轻松的笑笑,“在场的又不是每个Omega都像你身边的这位那么吸引人,我控制的住。”

“队长你别开我玩笑。”黄少天连忙把喻文州口中挑战他自制力的叶修往背后藏了藏,“我带他来是有原因的,这家伙有点可疑不能单独放着不管,你不知道他之前其实是——”

“许久不见,之前在霸图看到你和韩文清,我还以为你会一直陪在他身边呢,果然在我们这种人心里,利益才是最至高无上的存在。”喻文州叹了口气,“真是可惜。”

“也没什么,反正我有吸引力,这不转头又被你们蓝雨买了。”叶修上前一步,无所谓的耸耸肩,“你认出我了?”

“之前你和少天一起进门的时候,远远看了一眼,这五年你好似没什么变化。”喻文州说,“或者应该说,变得更加诱人了?连少天都没法抗拒。”

“不愧是蓝雨的当家,久闻不如一见。”叶修赞叹,“不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调查我的。”

“等等等等,你们不要把别人晾在一边自说自话好不好!”黄少天忍不住插嘴,不甚赞同的扫了一眼喻文州酒红色的衬衫,吐槽道,“队长你自己易感期还穿得那么骚气,是想勾引哪个啊。”

“放宽心。”喻文州拍拍黄少天的肩膀,“你先玩儿吧,等下记得去主厅。今晚先把那笔生意定下来。”

说着,他又看了看叶修,这才转身离开。

 

黄少天去主厅谈生意,叶修是没法一同跟去的,他漫无目的的在会场里闲逛,期间感受到不止一位Alpha烧灼的注目,好在黄少天的临时标记是一道无形的屏障,倒也没人上前来自讨无趣。

想要冲着别人的所有物下手,事先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重量级人物都汇聚在主厅,其它小角色没人敢挑战黄少天的权威,这给了叶修极大的自由空间。

他可不是一件无知无觉的听话的商品,没人过来骚扰,他要主动出击了。

不知道喻文州查到了多少,但可以想见,他还没有掌握自己最深层的身份,否则,也不会放任黄少天将自己带在身边,让蓝雨的二把手在头顶悬挂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或者喻文州的评估有误,他对黄少天的身手过于自信了。

实践出真知,不论喻文州拥有何种信息,作何打算,要真正试过才知道。

叶修在一扇门扉前停下脚步,这里是观景露台,灯光全灭,门上挂着维修中的指示牌。

他循着那股淡薄的酒味走了进去。

 

露台上没有灯光,但酒店地处繁华,霓虹遍布,叶修轻而易举的捕捉到了斑斓光影中的喻文州。

他正倚着护栏抽烟,烟气袅袅盘旋在夜风里,橙红色的星点火光晃动着。

叶修径直走过去,不声不响的从喻文州指尖夹走那支烟,后者挑起眉,没有制止他的动作。

“谈生意烦了来放风的?”叶修自顾自吸了一口燃掉半支的烟,“既然不舒服,就别碰这种东西了,你的信息素足够盖住那种味道,不需要再用烟味遮掩。”

“你是指什么?”喻文州饶有兴致的问。

“这不黄少天都没发现吗,有什么可担心的。”叶修用指尖轻轻戳了戳喻文州的右胸,注意到他的眉峰微不可查的动了动。

“但你注意到了。”喻文州压低声音。

“唔,我对味道的敏感度比一般人要高。”叶修解释,“放轻松,不会把你供出去的。”

“这话其实是威胁吧。”喻文州笑道。

“看你怎么想了。我只是要给你一个忠告。”叶修说,“过于自信,有时候等同于自大抑或自以为是。觉得自己能解决一切?瞒着同伴不让他们担心就是好事?万一有紧急情况,你敢保证自己不会变成累赘吗。”

“看来你是有故事的。”

叶修盯着朦胧的烟气,平淡的说:“你已经调查过我了吧,当然也知道我混黑道之前是什么身份,这样的身份,哪家敢要,再加上我还是个Omega,有身手愿意拼命又如何,没几个人看得上我。我那时候年轻,心里憋着一口气,这道上只要敢拼,没有最终不能到手的,我既然走了这条道,自然也敢拼,更要拼,所以哪怕伤得厉害没好全,也硬撑着不愿意说,到真正行动的时候,没把自己害死,却是别人给我当了垫背。”

他停下来,仔细回忆,那支烟烧到了头,火星舔上他的手指,叶修这才回神,继续道:“那次行动是我的失误,状态不好暴露了……我们逃到河边,弹尽粮绝,只有一把刀,两个人,还都带着伤。我们都会水,这是唯一的生路了,但是他不行,之前火拼的时候,伤了肺。不能逃就只有拼了,搏一搏说不定还有希望,但我们都知道,希望只在那条河里。我的失误当然不能让别人来扛,他也没劝我自己逃命,只是用那把刀割断了自己的喉咙,我只好一个人逃了。”

顿了顿,叶修笑笑:“刚刚在想他叫什么名字,结果实在想不起来,毕竟之前也不是什么朋友。”

喻文州问:“不是朋友,还让你记忆犹新直到今天。”

“一日三次反省己身。给你做个参考,逞强有危险。”叶修总结。

“你才是更加危险吧。”喻文州抬起枪管蹭了蹭叶修的唇角——刚才叶修诉说的时候,他一直在把玩自己的配枪,“我不喜欢听故事,尤其是胡编乱造的故事。我更加不喜欢威胁,特别是身份不明之人的威胁。”

叶修静静的看着对方,霓虹灯的映照下,那张面孔还是温雅的,不显山不露水,半分杀机都没有。

没有征兆的,他突然向喻文州的枪口倒了下去。

“你——”喻文州波澜不惊的表情出现了惊讶的裂痕,这个人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刚刚真的差点开枪了。

“你的信息素……是酒味。”叶修瘫软在喻文州怀里,无奈的说,“我对酒最没有办法……闻着你的味道,就要醉了啊。”

他醺醺然喘出口气,喃喃道:“你可真是克星呢……喻文州。”


TBC


伞哥活得好好的,但本文应该没伞修,有也是友情向。


幕后:

黄少天:为什么你们俩一见面就开始演商业尬吹?

叶修:为什么我要演投怀送抱这种丧失的剧情?

喻文州:看了眼剧本,实际上还有更丧失的。

叶修:比如?

喻文州:比如用XX喝酒实验会不会醉之类的……

叶修:不演了,再见。


评论(22)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