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all叶】后宫两三事1

#画风清奇的荣耀国,皇帝叶修和他如狼似虎的后宫们的故事。

#丧病无脑逗比,写来轻松一下。

#OOC如风,常伴吾身。



第一章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荣耀国近年来风调雨顺,边境太平,国泰民安。照当今皇帝的话来说,这朝实在是没什么可议的,大可不必日日上,因而改成了上三休一、上四休二。今日本该是集体休沐,大臣们却早早的侯在金殿上,等着继续与皇帝舌战那迟迟不能定下日期的选秀之事。

都说君王后宫佳丽三千人,荣耀国当今皇帝的后宫虽然没有那么可怕的数目,上至贵妃下至宫女,满打满算好歹也能凑出个两百。当今皇帝已近而立之年,身体康泰,守着这偌大的后宫,按说早该儿女成群立下储君,然遗憾的是,别说储君,这宫里就从未传出过半句谁谁谁肚子大了的好消息。

至于这原因嘛,倒不是得宠者手段阴毒暗中作祟,使得皇帝迟迟无子。当今皇帝名叶修,十五岁即位,十七岁立后,可惜这位皇后福薄,不到一年就薨逝了。此后整整十年,叶修也未曾册封新后,这倒也罢,大臣们忍了,毕竟虽无皇后,分位高的嫔妃倒也不少,但问题是,不管是贵妃、宁妃、德妃、贤妃、丽妃,就连近日新册封的淑妃,统统有个大问题——清一色,性别男。

好吧这本也没什么,毕竟荣耀国向来有男后男妃的优良传统。关键在于,叶修每次翻牌子的时候,也不知道啥原因,十年来翻的牌子都是——清一色,性别男。

男人,男人啊……不能生孩子的男人啊!皇帝无后,国将不国。老丞相冯宪君愁白了头发,拉着御史大夫陶轩私下合计,莫不是后宫人数太少,皇帝没有喜欢的女子?陶轩深以为然,第二天选秀的折子就递到了叶修桌上。隔日早朝,叶修半句没提选秀之事,陶轩纳闷,难不成这位向来效率高的工作狂皇帝没看折子?当下咳嗽了好几声提醒,引得叶修佯作关切的说御史大夫若身体欠安大可不必来朝在家好生静养。陶轩尴尬不已,拿眼神连连暗示,这一瞟不要紧,得,自己的折子正在那龙椅的座脚下安分躺着呢。

冯宪君无法,当堂提出选秀之事,联合了众大臣一番引经据典,声泪俱下痛陈其中厉害。叶修托着下巴坐在龙椅上,听得眼神飘忽昏昏欲睡,只觉不如去听黄少天说书。好容易等底下一群叽叽喳喳的麻雀安分下来,才打着哈欠说没孩子不打紧,不是还有个叶秋在吗,到时候直接过继一个,轻松省事。

冯宪君眼前一黑当场晕厥,皇帝好说歹说尚有三宫六院,叶秋王爷……王爷连房小妾都没娶过!这样还不好好物色王妃,隔三差五的往宫里跑。不知多少文武大臣暗暗怀疑,叶秋看上了叶修后宫里哪位嫔妃,心有所属情之所系,非君不娶,就等着给叶修带绿帽子呢。

指望这位连老婆都没半个的王爷生孩子,还不如指望叶修翻牌子的时候翻到个女的!

选秀这事说不通,皇帝抵死不从,和大臣们舌战整整三天,僵持不下。

 

眼看着日上三竿,金光闪闪的龙椅还是没人上座,冯宪君站不住了,要搁平时这会儿都快下朝了,他老胳膊老腿的哪里撑得住。忍不住凑到陶轩身边悄声问:“昨夜皇帝宿在哪一宫?”

陶轩瞥了眼空荡荡的龙椅,压低声音回道:“霸图。”

冯宪君默默挪回自己的位置站好,无语望天。

霸图宫的韩文清,前不久入宫,距今尚不足一月。作为一个在朝堂上没有丝毫背景的江湖人士,一入宫就册封淑妃,仅居贵妃之下,位列众妃之首,当真是少有的殊荣。如此大的恩典,要说这位淑妃天生丽质难自弃,引得皇帝痴恋美色忘了规矩,破格册封,尚且能让人信服几分。然实际上,叶修册封淑妃当日,在朝堂上为诸大臣引荐韩文清,这位众人脑补中国色天香美得沉鱼落雁身姿扶风弱柳的淑妃抬头一个瞪眼,只吓得诸大臣差点跪在地上叫爸爸。

看这样貌,哪里清纯、哪里淑美了?请宫廷画师临摹张画像,贴在殿门上能镇恶驱邪,这样子还封号“淑”?这样子是被美色所迷?逗我们玩呢(╯‵□′)╯︵┻━┻。

虽然知道叶修给众妃封号,向来有自己的一套恶趣味,比如荣耀国第一话唠黄少天,他偏偏就封个宁妃。饶是诸大臣做足了心理建设,还是被吓得够呛。

——我当时就惊呆了。说上一万遍也不足以描述冯宪君内心槽点之万一。

美色因素不攻自破,那么韩文清上位如此简单粗暴的原因何在?这不得不从叶修的某一爱好说起。

 

叶修十五岁登基的头两年,当皇帝的其实是他弟叶秋。当时荣耀国无病无灾,叶修安分坐在龙椅上听诸大臣念了三天之乎者也,无聊到头顶长草。没几日就跑去叶秋宫里,头冠一扔,拍拍屁股闯江湖去也。

中原武林四大家之一的苏家,彼时没落已久,传至这一代只剩一男一女。本就风雨飘萍,还好死不死传说藏有绝世秘籍。江湖上多少双眼睛盯着,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终于一夜灭门,两个小娃娃莫名其妙成了遗孤,举目四顾也不知仇家是谁。好在那绝世秘籍并非空穴来风,苏家家主代代口口相传,苏沐秋带着妹妹在江湖上磕磕绊绊,日子辛苦,但好歹能活。两兄妹身负血海深仇,却并不被怨恨所迷,反而更加勤于助人。偶遇无家可归饿着肚子的叶修,就把他打包捡了回去。

自言无家可归的小皇帝年少轻狂,化名叶秋,伙同苏沐秋拳打少林脚踢武当,六大门派挨个上门踢馆,满江湖拉仇恨,把中原武林搅得鸡飞狗跳。江湖侠客提到叶秋两字无不咬牙切齿,比仇视新近出头的魔教教主韩文清还恨得慌。

魔教总坛本在塞外,向来安分守己,韩文清任教主后,摧枯拉朽般侵入江南蚕食中原武林。六大门派广发武林贴,摆下擂台,本想选出个武艺高强的领导人与韩文清对抗,谁料堂堂中原武林,竟无一人是叶修对手,平白让他摘了个武林盟主的名头回去。

自此叶修率领中原武林,与韩文清手下的魔教展开了漫长的对抗历程。实际上,霸气雄图教会虽被中原侠客称为魔教,却也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之事。叶修和韩文清相杀两年,中原武林反而少了不少血腥冤案,第三年荣耀国边境战火四起,叶修不得不回朝主持大局。后来战火平息,叶修偶尔微服出访,回到江湖继续与韩文清相杀,杀到后来,众侠士也不剑拔弩张了,放稳桌子摆好板凳,和霸气雄图教众们纷纷落座,掏出银子开赌,教主盟主此局谁赢争得面红耳赤。甚至于,坊间不少话本流传,《武林盟主与魔教教主谁上谁下》《盟主与教主不为人知的秘密日常》《每天起来都看到盟主和教主在床上打架》,诸如此类的黄色小本子一经上市,瞬间就被抢购一空。

江湖远庙堂,整整十年竟无人识得叶修乃是当今皇上。最后还是韩文清疑心,仗着自己艺高人胆大夜闯皇宫。凭着十年对手心有灵犀之感,轻轻松松摸到了叶修的寝殿兴欣宫。苏沐橙正拿着本书跟叶修说笑呢,见韩文清气势汹汹的踢门进来,分毫未慌,折好书页放在桌上,对满眼警告意味的韩文清微微一笑,莲步轻移施施然出宫去了。走至门口悄悄回眸,眼瞅着韩文清硬把叶修往床上推,也不声张,轻轻掩门,还咔嚓一声在门外落了锁。

第二日苏沐橙去兴欣宫拿自己落下的那本《盟主教主亲身教学:龙阳十八式》。开锁敲门,韩文清低低应了声进来,苏沐橙笑吟吟的推门进去,向坐在桌边皱眉翻书的韩文清欠身行了一礼。抬头正对上叶修幽怨的目光,苏沐橙瞟了眼他身上直盖到下巴的被子,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那之后没几天,韩文清就进宫来了。

 

冯宪君满心苦涩的回味过去,战战兢兢畅想未来的时候,叶修终于理着朝服姗姗来迟。脚步微显踉跄,脖子上还有未曾消去的红痕,显然昨夜战况激烈。

“有事快说,没事散朝。”叶修揉着腰慢慢坐下,眼底的青黑清晰可见。

冯宪君这时候倒有些不忍心了,皇帝应付现在的这一群嫔妃已经够辛苦,还要把他剥开再架上火炉?不,不能心软,谁叫他自作孽。冯宪君清了清嗓子,抖擞精神,正打算跟叶修好好说道说道选秀之事——

“不不不不好啦,蓝雨宫的黄少天主子和轮回宫的周泽楷主子又、又打起来了!”

前来报信的宫人跌跌撞撞闯入殿内,喊完了才想:诶,我为啥要说“又”?

叶修本来无精打采的斜靠在龙椅上,屁股还没坐热呢。听到这话陡然眼前一亮,起身对诸大臣严肃道:“后宫出事急需我亲身调解,诸位若无要事,今日暂且散朝,明日再议。”

言罢也不管诸大臣作何反应,袍袖一挥,洒然而去。

哪里无要事了,你倒是好好听人说话别急着跑啊!陶轩气得跺脚,刚想向冯宪君斥责几句皇帝的不是,一回头,老丞相已经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了。

大殿里顿时一阵兵荒马乱。

“快叫太医!不对,快去微草宫,请丽妃!”

 

叶修晃晃悠悠赶至出事地点,后花园的水池边早就里三圈外三圈堆满了人。也不知道究竟是来好心劝架的还是来围观打架的,反正叶修大老远就听见了拍手叫好的声音。兴欣宫大总管伍晨捏着嗓子喊了一声皇上驾到,众人也是惊而不乱,纷纷行礼,三三两两有说有笑的散去了。当然还有那么四五个胆子大的,雷打不动,继续围观。

叶修也不管他们,直接进了水池边的凉亭坐下。早有宫女体贴圣意,备好了茶水点心,金丝烟杆。此处视野良好,正可见黄少天周泽楷一人持剑一人执枪,踩在水面上你来我往斗得好不痛快。

叶修点上烟开始吞云吐雾,懒洋洋的倚在栏杆上看好戏,还时不时喊上几句“少天加油!”“小周你刚才那招再偏上半寸就赢啦。”“啧,你们这都不行啊,改天哥陪你们好好练练。”

池子上两人见叶修来了本打算收手,当下一听,打得更奋力了,看来一时半会儿是分不出胜负的。

伍晨站在一边,眼观鼻鼻观心,心想您这是来调解劝架的还是来火上浇油的,傻傻分不清啊。

正暗自吐槽,外边传来一句“王爷到访”,伍晨略俯身行了一礼,只见向来端庄持重的叶秋衣袍蒙尘满脸菜色,不禁满头雾水。

“哎呦这是怎么了,没听说你生病啊。”叶修故作惊讶,一幅关心弟弟的好哥哥模样。

“还不是你那群好嫔妃!”叶秋愤愤然坐下,自顾自地倒水饮茶,“我这一路来,先是碰到孙翔,愣是打了一架。好容易他打爽快了,没走几步又遇见喻文州,客客气气的请我去喝茶。那家伙有多少坏心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来此的路上已经去了八趟茅房,就快虚脱了!”

“知道你还去。”叶修一点都不同情他,敢去你倒是敢别中招啊。

“哼,别说区区嫔妃寝殿,龙潭虎穴我也敢去。”叶秋火没处撒,瞥了一眼站成石雕的伍晨,幽幽道:“哥,你这宫里做事的男人都不净身,不合规矩吧。”

伍晨激灵灵出了一身冷汗,只觉下身某个部位莫名疼痛起来,不由站得更加笔直。

叶修懒得理他,转头去看那边的战况。周泽楷此时占了点上风,叶修于是喊道:“少天努力啊,谁赢了,我明天翻谁的牌子!”

这下子好,黄少天那架势,要准备拼命了。

叶修又说:“赢的那个还得打赢哥才行!”

此话一出,黄少天周泽楷齐齐收手,对望一眼,身形一转,一左一右向着凉亭攻来。

较劲什么的扔一边去,先集火那个叶修,干趴下再说。

“卧槽我说的是明天!”寒光扑面,叶修当机立断,一把抓住叶秋推到身前做挡箭牌。

“哥你干嘛!”叶秋茅房蹲了半天,此时虚着呢。

“你哥我腰疼得厉害。能从孙翔喻文州手底下活着出来你前途无量,还不快快顶上。”

“你妹的,我说你故意的吧,你点的火自己灭啊!兄弟爱呢?”

“咱俩没妹你记性太差,别闹了快顶上,乖哈。”

“二打一我赢不了啊!为啥非要说明天!”叶秋左支右拙,内心疯狂掀桌。

为啥非得是今天明天的,就不能下个月明年嘛!

“做六休一。”叶修正色,“皇帝也是要人权的。”

叶秋:┌(。Д。)┐

他此时想说的是,休息的那一天,能考虑考虑让我上吗……QAQ

 


TBC?


坑好像多起来了……不过这个也算不得坑,本身连贯性不大,无聊了就洒洒土。

好像又没带伞哥玩,只能回忆里写一写,都怪虫爹。

评论(10)

热度(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