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双叶】六月不减肥

“你最近是不是变胖了?”

叶修看着叶秋的小肚子,放下包,把他打理整齐的衬衫从西裤中扯出来,手贴在肚皮上揉了两圈。

叶秋猛地后跳,活像一只被烧到尾巴的猫。

“反应这么大干嘛。”叶修鄙视,“果然胖了,最近是不是挪用公款胡吃海喝去了?当心老爷子发威。”

哪儿跟哪儿?叶秋怒,他最近谈了好几个项目,成天到晚四处应酬,饭局一顿接一顿,肚子上的人鱼线全退化成了马甲线,但好歹也比叶修的一马平川强多了有没有!

“得,我知道了,您没啥指示赶紧走。”叶秋把他哥往门外推。

门开了,站着笑吟吟的苏沐橙,她在B市拍广告,正好来接要去兴欣出差的叶修。此时看了看衣衫不整的叶秋,又看了看状似不情不愿的叶修,露出个秒懂的恍然表情,默默关上了门。

……什么鬼。她懂什么了?叶秋叶修齐齐无语。

最后还是叶修自己开门走了。

 

叶秋站在门口愣了五分钟才回过神,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

虽说是双胞胎,但触感果然很不一样。

六月的天气,叶修的手还是凉凉的,摸在皮肤上的感觉沁凉透心,舒服极了。

叶秋忍不住想起他们还在一张床上睡觉的小时候,叶修是标准的冬暖夏凉体质,这让叶秋占足了自家哥哥的便宜。十一月初,B市还没送暖气,鹅毛大雪却已经开始飘了。叶爸爸要锻炼两个儿子,不给开空调不给电热毯不给热水袋,任由两个小家伙在被窝里冻成冰块。叶修蜷成团一小会就开始自发散热,叶秋非常自觉的向旁边的小暖炉蹭,他哥跟着往里蹭,就是不让他往身上贴,叶秋不气馁,继续往他哥身上蹭……

第二天叶妈妈敲门喊两个小家伙起床,没人搭理,推门掀开被子一看,叶秋叶修头抵着头、胳膊搂着胳膊、腿缠着腿,活像两团紧紧黏在一起的糯米糍。

后来他们屋子里的单人床变成了双人床,再后来,双人床也睡成了单人床。

——叶修离家出走了。

 

叶修离家出走十多年,好不容易想通回家了,没给叶秋带回个如花似玉的嫂子,倒是带了一长串的追求者,足球队够不够数不知道,少说也能组个篮球队。

最可怕的是,这一篮球队的追求者,还都是男的。

辛辛苦苦守了十几年的白菜被猪拱了!闹哪样(╯‵□′)╯︵┻━┻!!!叶秋的内心是崩溃的。

世界荣耀邀请赛前夕,叶秋假装有正事去了趟电竞局总部,又假装若无其事的去国家队训练室给叶修送了部土豪金爱疯,把霸道总裁舍我其谁的风范演绎得淋漓尽致。屋子里至少有七个以上的男人齐齐看他,要是眼神能杀人,叶秋此刻已经躺在地底下当化肥了。

妹的,这还只是知道的,不知道的地方还不知道有多少个呢!

哥哥太过优秀,窥视者太多我该怎么办?在论坛上敲下这句话的叶秋,欣慰心酸又心塞着。

为了做好功课,叶秋还百度了他哥的代表性追求者们,把资料拷下来挨个分析自我对比。韩文清,看照片比他能保护人,不过更像黑道老大而不是职业保镖;黄少天,看视频比他能说会道,不过讲出来的百分之九十都是废话;周泽楷,看广告比他长得帅,不过……不过没他有钱!

有钱,任性!狠狠心能买下半个荣耀女神!叶修最爱荣耀女神了不是吗!

……说到底还是荣耀女神的胜利。

…………他哥的那些追求者们,随便是谁,在荣耀里动动小拇指就能把他给灭了。

仔细理一理这个关系,好像一点机会都没有呢。

叶秋坐在电脑前风中凌乱了十分钟,决定奋起直追。

 

都怪荣耀:哥,你上来,我要跟你PK。

叶秋在QQ上敲他哥,一般情况下,他的消息九成以上都是被无视的,这次也许是有特殊字母,叶修回复的很快。

君莫笑:P什么K?真人PK?等我回家再说。

切,真人PK?叶秋撇嘴,瞧他那身板,也好意思口出狂言。

都怪荣耀:荣耀啊,你不是在兴欣出差吗,不会没有账号卡吧。

君莫笑:呦呵转性了你,怎么想跳槽当职业选手啊?告诉你,这辈子没机会了,下辈子早点醒悟吧。

都怪荣耀:别废话,快点来。

君莫笑:呵呵,等着。

几分钟后,叶秋看着屏幕上被一个圆舞棍挑翻在地的神枪手,默默无语。

战斗时间刚好十秒,他这个账号卡还是特地嘱咐秘书买的,据说装备不错,他暗搓搓的偷练了好久呢。

其实他本来能撑个十五秒的,最后按键盘的时候不小心一指头下去两个键,game over了。

等等,我难道都已经胖到手上去了吗?叶秋不由反思。

点了复活,叶修那边已经下线了,他拉出QQ,继续骚扰他哥。

都怪荣耀:你跑什么,我刚刚失误了,再来。

叶修好一阵冷嘲热讽,叶秋不依不饶,拿出小时候牛皮糖粘人的本事。最后QQ界面上正在输入中闪了大半天,叶修才回了过来。

君莫笑:别闹了,你想什么呢。

回完这句,君莫笑的头像就暗了下去,看样子是打算习惯性冷处理了。

 

叶秋呆在电脑前。

对,他到底想什么呢,他根本一点打游戏的天资都没有。叶修离家出走前的那个夏天,叶爸爸叶妈妈都出差去了,叶修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的敲键盘,玩得异常专注,把插不上手的叶秋晾在一边。

叶秋有点生气,有点想耍小性子,可是十几岁的人,耍小性子也太掉价。他瞅了瞅桌上昨晚招待客人的红酒,倒了半杯,不管合不合口味,一口闷。

不耍小性子,耍酒疯得了。反正这年龄的男孩子,对酒这种成年人才能沾染的东西都有那么一点儿好奇。

红酒的度数一点也不高,奈何叶家两兄弟都是刻在基因里的一杯倒。叶秋没一会儿就晃悠悠的想趴下,腿酥手软的凑到叶修背后,差点一个踉跄直接扑倒。

到底还是没倒,就是手撑在了叶修肩膀上,脑袋也蹭过去了。

天气太热,电脑也散热散得厉害,叶修上身光着,看上去要热疯了的样子,但是叶秋手摸上去,只觉得掌心下的皮肤沁凉润泽,是独属于少年的细腻质感。

叶修正聚精会神的跟人厮杀,被叶秋按住肩膀,两手乱晃,差点被对面翻盘,手速狂飙才稳住局势,忍不住回头皱眉问叶秋:“你干嘛?”

太近了,眼睛对着眼睛,鼻尖都撞疼了。叶秋撑在他哥身上,酒还没醉彻底呢,就醒了一半。

他也没说自己想干嘛,一溜烟跑去卫生间醒酒去了。

——美其名曰醒酒去了。

太耻了。叶秋坐在马桶上,看着两腿间展翅欲飞的小鸟儿,不由得把脸埋在手心里。

他喝了酒,有点上头,就想对着他哥耍酒疯,酒疯没耍对头,走了弯路,把自己耍勃起了。

叶秋呆呆的坐在马桶上,满脑子翻来覆去只有一个念头:他哥要是发现了怎么办?

俗话说的好,怕什么来什么,他这边还没想出个对策呢,那边叶修砰砰砰拍门了,拍得叶秋心脏也砰砰砰跟着狂跳。

“干什么?”叶秋佯装镇定大声问。

“什么干什么,你想干什么啊,还锁门,我快憋死了。”叶修在门外吼他。

叶秋看了看手表,感情他在卫生间闭门思过cos思想者都一个多小时了。

 

叶秋,男,年近三十,身价几十亿,单位美元,未婚。人生有且仅有一个污点:对自己的同卵双胞胎哥哥抱有不切实际的性幻想。

叶秋不知道叶修对他有什么看法。他哥离家出走十几年,每年春节都不回家,没有手机,不跟家里人打电话,好像他在家里待的十几年是做梦,梦醒了就过去了。

起码他现在愿意回家了,起码他还记得自己的口味。说明那十几年他到底没当成梦。叶秋苦中作乐的想。

 

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中国队在苏黎世拿了个冠军,给国家长了面子,老爷子还算满意,放任叶修在电竞局做公务员,天南海北各战队到处跑。

既然是天南海北的跑,在家的日子理所当然就少了,叶秋帮忙给他哥整理行李,翻着翻着就找出来一堆小时候的衣服。叶妈妈思念那个离家出走的儿子,一直舍不得扔,叶秋摸着衣服,又是一阵恍惚。

叶修从H市出差回来,电竞局的领导请客,说要感谢叶老爷子给国家培养了这么个优秀的特殊人才。老爷子带着夫人出国度假去了,晚饭的时候,到场的只有叶家两兄弟。领导们没逮到叶老爷子,心下遗憾,一个劲的劝酒,叶秋仗着自己这两年磨炼出不少酒量(自以为),杯子一伸,全帮叶修挡了。

饭桌上英雄逞得好,回家差点没软成面条。叶修半抱半拖的把叶秋从车上拉进家门,又从家门口慢慢挪到楼梯边上,再一层一层爬上去,搬尸体一样把叶秋挪进卧室,躺在床上差点没累掉半条命,比小时候老爷子带着去拉练还累。

叶修累得呼呼喘气,偏偏叶秋还迷迷糊糊蹭过来,也不发酒疯,就是压在他身上,劈头盖脸的一阵乱啃。

卧槽,不OOC的讲,你不是应该立马睡着的吗?叶修被压得胸闷,拿手去推,推不动。叶秋软,他现在比叶秋还软,软的快成一滩水了,水被叶秋捂得翻开,正好下面条。

“哥,我喜欢你。”叶秋趴在叶修耳边小声说,也不知道是酒后胡话还是酒后真言。

“恩,我知道。”叶修揉了揉弟弟的头发,叶秋啃得更带劲了,像是得了糖果吃的小孩子一样兴奋。

“你重死了。”叶修由他压着,忍不住抱怨,“明天早上别吃了,减肥吧。”

“不吃了。”叶秋点头,乖巧得很,“吃你。”

 

 

END

 

补给叶弟弟的529生日礼物,送上软乎乎热腾腾的哥哥一枚。

想想我还有什么叶没写……黄叶周叶王叶伞修喻叶韩叶双叶都写了,翔叶写了一半,剩下吴叶张叶邱叶楼叶.tbc……妈呀还要祸害这么多CP,我还是先去自杀一下吧……


评论(5)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