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周叶】这名男子,捡到了人鱼

#海洋生物学者周泽楷和人鱼叶修的日常。

#今天的我依然奔跑在OOC的康庄大道上。

#又傻又白。



01.人鱼

 

周泽楷捡到了一只人鱼。

准确的说,他被人鱼绑架了。

 

天气风和日丽,海平面安静的像是一块剔透的无机质玻璃。周泽楷一个人驾驶小艇出海,这片海域前不久有鲸群出没,他准备近距离拍摄几张照片。

结果遇上了暴风雨。

相信天气预报的自己真是太幼稚了。被深海拉进黑暗中的时候,周泽楷无奈的想。

其实他水性不错,然而再好的水性到了茫茫海洋也不过沧海一粟。

真可惜,海洋中还有很多未知的美丽他还没有见识过呢。意识朦胧之际似乎有什么东西袭击了他,大概是鲨鱼。

那一刻完全没想到还能获救。

 

“喂,你压到我的尾巴了。”

周泽楷睁开眼睛,头骨被某种硬物磕得生疼,劫后余生的身体酸软不堪,他慢吞吞的爬起来,有些呆愣的看着将自己摇醒的奇妙生物。

黑头发黑眼睛,标准的亚洲人面孔,明显不属于人类的珊瑚状耳鳍柔顺的收拢着。也许是深海缺乏日光的缘故,裸露的上半身皮肤白皙得过分,瘦削的腰腹以下是线条流畅银白泛蓝的优雅鱼尾。

从平坦的胸部判断这应该是个雄性。被疑似传说中的人鱼狠狠冲击视野的周泽楷呆呆的想。

去掉那些非人类的部分,人鱼看起来像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不会救了个哑巴吧?”没有意料中的惊叫,坐在沙滩上的人鱼似乎有些失望,尾巴稍不耐烦的动了动。

周泽楷注意到那条漂亮的尾巴上有一道长长的伤口,从小腹一直划到靠近尾鳍的位置,伤口附近银白色的鳞片翻卷剥落,红色细嫩的血肉清晰可见。

——看起来就疼得要命。

“……人鱼?”勉强从当机中恢复工作的周泽楷不知道是否应该表露下自己的关心。

“人类好像是这么称呼我们族群的。”人鱼瞥了眼周泽楷,判断出他头脑清醒,随即倾倒上身仰躺在沙滩上,做挺尸状。

“你要对我负责!”人鱼用指责的口气说。

周泽楷的脑中刷过一排问号。

“我本来顺着洋流在海里飘着休息,你的沉船正好砸在我头上。这也算了,要不是拖着你太累赘,我早把那条鲨鱼撕碎做午餐了。所以你必须负责。”人鱼抬起一只手指着自己尾巴上的伤口。

那只手连同胳膊上布满了青紫的淤痕,手肘处的鱼鳍扯破了,修长纤细的手指不正常的扭曲着。

尾巴上的伤口看起来可怕,其实人鱼并不放在心上。但这双指甲锐利的手却是人鱼捕猎、对抗掠食者的武器,受伤了就是大问题,他平时很注意保养的。

等等这起车祸似乎责任不在我身上?而且我好像没有让你来救我吧。本来就不打算对受伤的人鱼置之不理,连搁浅的海豚也会尽力营救的五好青年周泽楷,被人鱼不要脸的说话方式震惊了。

明明是处于更占理的那一方,为何这口气听起来让人那么想打他?

见周泽楷不回话,人鱼又说:“人类果然是一种道德低下的生物。”

……另类的道德绑架?

不管怎么样先带回去帮他治疗吧。周泽楷叹了口气,弯下腰避开人鱼尾巴上的伤口,打算学习电影里的男主角那样来个公主抱。

…………抱、抱不动……Σ(っ °Д °;)っ

看起来只是个还没有彻底抽条完毕的少年,身上也没什么明显的肌肉,是尾巴太重了吗?不禁对自己产生了怀疑的周泽楷忘了他还没有恢复力气的事实。

“这点儿力气都没有你是不是男人啊?”人鱼不放过任何的吐槽机会。

“……”好脾气的周泽楷决意不去和肯定没有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鱼计较。

再努力一把,总算是抱起来了。

周泽楷迈出一步。

“啪叽”一声,人鱼遵守牛顿定律自由落体。

“卧槽……你报复我!”人鱼控诉。

“不好意思。”周泽楷讪讪道歉,“你太滑了……”

 

02.叶修

 

暴风雨来得快去的也快,午后的阳光热情又火辣。周泽楷在海边的临时居所距离沙滩不远,不过十多分钟的行程,被太阳晒了这么一小会,人鱼就有了脱水的症状,耳鳍蔫蔫的耸拉着。

终于把人鱼放进浴缸的周泽楷长出口气,满头大汗的甩了甩酸疼的胳膊,庆幸家里的浴缸足够宽大。人鱼抓着喷头把水放得满满的,上半身整个浸没在水下,黑色的短发水草一样漂浮着,耳鳍舒展开来,几根软骨上覆盖着半透明的薄膜,上面点缀着银色泛蓝的细密鳞片,像是华美的骨扇。

有了水的滋润,人鱼慵懒的眯起眼睛,尾巴稍舒服地翘出水面。

周泽楷找来医药箱,举着碘酒瓶犹豫片刻,直接倒在人鱼尾巴的伤口上。

“你干嘛!”人鱼立刻支起上半身,缩回去的尾巴不安的在水下摆动,背鳍上的骨刺都竖了起来。

“消毒。”周泽楷无辜的说。

“别管它,很快就能愈合了。”人鱼看着周泽楷手上的化学用品,露出敬谢不敏的表情。

“……”是谁说要我负责的。

“我叫周泽楷。”被严词拒绝的周泽楷不得不转移话题,“你的名字?”

“叶修。”人鱼懒洋洋的说。

“年龄?”

“几十年或者几百年……深海里没有人类那么精确的日历。”人鱼趴在浴缸边上,上上下下打量着周泽楷,“反正肯定比你岁数大。”

“嗯,就叫你小周好了。”少年模样的人鱼用老气横秋的口气说。

“……”周泽楷今天刷出的省略号尤其多。

 

名叫叶修的人鱼住进了周泽楷家的浴缸。

养一只人鱼看起来随意方便,但实际上,真的挺不方便的,尤其是在卫生间里。

比如现在。

“看不出来小周好厉害,真大。”叶修吹着口哨赞扬。

周泽楷充耳不闻。

“它还会动呢,哎呀,膨胀了。”叶修观察的相当仔细。

周泽楷默念清心咒。

“你就这么把它放回去啊?明明看起来那么委屈,还在掉眼泪呢。”叶修对小小周深表同情。

周泽楷的耳根都红了。

……早知道当初就弄两个卫生间了。

 

03.食物

 

既然是活在海洋里的人鱼,食物肯定是各色海产品。

叶修住进来的第二天一大早,周泽楷就驱车去鱼市上采购了不少价格昂贵的新鲜海产。

“这个怎么能吃?”叶修嫌弃的把尝了一口的鳕鱼扔进马桶。

“扑通”一声,被拧断头的龙虾紧随其后。

折成两半的牡蛎同样逃不出厄运。

刚刚出门接了一通电话,走进卫生间的周泽楷,面对马桶里的海鲜大杂烩,眼角抽了抽。

“人类,真是太可怜了。”叶修同情的看着他。

对于居住在深海的人鱼来说,这些东西全都充满了污染的化学味道。

 

好不容易清洁干净差点堵塞的马桶,饿着肚子的周泽楷才想起没给自己留下食材。

他肉疼的看了眼垃圾箱里充满异味的昂贵鱼类尸体。

算了,记得家里还有一箱泡面来着……

 

所以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周泽楷呆呆的坐在马桶盖上,看着叶修一脸满足的吃着泡面。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对各种高昂海鲜挑剔异常的人鱼,会喜欢这种价格低廉、口味一般的人类第一垃圾食品?

是因为没有吃过热食所以太过新奇吗……

人鱼,真是太可怜了。周泽楷默默地想。

 

04.访客

 

在周泽楷家里过了一周,叶修身上的伤口已经基本愈合,浴缸空间太小缺乏运动,每天又被周泽楷用各种新奇食物投喂,叶修的脸明显胖了一圈。

“好痒啊。”尾巴上的伤口只剩下一道浅浅的红痕,细小银色的鳞片重新长了出来。伤口太痒,叶修扭来扭去在浴缸上蹭着,人鱼的指甲太锋利,他不敢用手去抓。

浴缸壁太滑,半点效果都没有。

“小周,快来帮我摸一摸。”叶修呼唤外援。

周泽楷伸手在银色的尾巴上轻轻拂过,掌心下的触感冰凉滑腻,虽然算是哺乳类,但人鱼和大多数海洋生物一样,都是冷血动物。

“嗯……”叶修舒服的哼哼着,尾巴稍无意识的轻轻拍打着水面。

他会有感情吗?周泽楷出神的想着,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人鱼这种传说中的物种,更别说研究了。

研究……他发现了一个新物种,第一时间居然没有想去研究他?这一点都不符合周泽楷作为学者的求知欲。

不,他不想在叶修身上做什么科学实验,更不想让别人在叶修身上做科学实验。

如果别人发现了人鱼……周泽楷抖了抖,被自己想象中的场面惊到了。

叶修突的缩回尾巴,耳鳍立了起来。

“砰砰砰!”震耳欲聋的敲门声。

周泽楷的心都提起来了。

 

“卧槽周泽楷你在屋里干嘛呢这么半天不开门!是不是偷偷做什么坏事呢!一个人休假休得很爽快是吧,我偏不让你如愿!开门开门开门!我来给你送研究资料的你别想逃避责任,告诉你这几个星期我们都快累成狗了,独善其身的你良心何在!”

“吵死了……”叶修捂着耳鳍沉到水底下。

周泽楷无奈的出去给黄少天打开了门。

“给给给快接着你也真会找地方住在这么个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哎呦我去我快憋死了闪开闪开闪开——!”

被一大摞资料占据双手的周泽楷手忙脚乱之下没能拦住。

黄少天推开门。

黄少天惊呆了。

叶修瞥了石化的黄少天一眼,懒洋洋的甩了甩尾巴,给黄少天泼了个清醒澡。

“原来除了人鱼还有人鹦鹉……”

黄少天根本没注意叶修的吐槽,他的目光完全被那条尾巴拴住了。

“卧槽周泽楷你居然金屋藏娇……不对金屋藏鱼,这是人鱼吗是吗是吗是吗,他看起来就是人鱼吧!尾巴不是假装的吧,快快快让我摸摸让我摸摸让我摸摸!”

黄少天闪着星星眼凑了上去,周泽楷仍然处于“被发现了叶修有危险了怎么办”的另一种手忙脚乱中,又没能拦住。

“啪——”一声脆响,黄少天脸上流下两行大好鼻血。

“……尼玛要不要这么凶残……”

叶修哼了一声,他已经尾下留情了,凭他的战斗力,一尾巴可以掀翻小船的。

周泽楷递给黄少天一张纸巾。

他在担心什么,这可不是养在观赏池里的娇弱锦鲤,而是称霸深海的野生人鱼啊……

 

05.眼泪

 

卫生间里传来呜呜咽咽的哭声,周泽楷放下手上的资料,起身走过去推开门。

叶修抱着本ipad,正在认认真真的看着苦情剧。

画风好像有点不对?

周泽楷脑袋上闪出一个问号。

“唉,哭不出来啊。”叶修抱怨,“已经看了三本虐恋情深,十部狗血电视剧了。”

“为什么要哭?”

“你们人类不是说过,鲛人泣珠。我从来都没哭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叶修关掉视频,“这部评价说看了百分百会哭,我怎么半点感觉都没有。”

“要珍珠做什么?”周泽楷不明白叶修的突发奇想。

人鱼也会想要赚钱吗?人类的货币对他们没有价值吧。

“我要走了啊小周。我已经在这里一个月了,你见过生活在浴缸里的人鱼吗,我是属于深海的。”叶修放下ipad,对上周泽楷的双眼,“你不想要什么东西做纪念吗?”

什么?他要走了?

好像一道惊雷劈在周泽楷头顶,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从叶修住进浴缸的那一天……他就没有想过他会离开。

开始是顾不上想,后来是避免想。

叶修要回去海洋了……他要自己捕猎,和掠食者搏斗,他会受伤吗,如果像上次那样伤得那么重,没有人帮他怎么办?如果碰到了心怀不轨的人类怎么办?

叶修……会死吗?

“诶?小周你怎么哭了?正好来教教我怎么哭。”

 

叶修到底还是没能亲自验证,人鱼是不是真的能泣泪成珠。

周泽楷第二天起来,浴缸里只剩下一片银色的鳞片。

叶修回去深海了。

 

06.歌声

 

周泽楷的假期结束了,他重新回到城市里投入忙碌的工作中,半年都没再去海边的小屋。

好不容易得到了假期,他急匆匆的回到海边,却无处找寻人鱼的身影。

或许叶修已经忘记自己了吧。

周泽楷惆怅的走在沙滩上,遥望看不见尽头的海平面。

他在小屋里独自住了两周,每次推开卫生间的门,都期盼着能在浴缸里看到人鱼的身影。

假期快要结束了,周泽楷的期盼一天天落空。

 

周泽楷收拾行李准备离开的清晨,他听到了歌声。

有些低沉的空灵的声音,不像是人类能唱出的歌声。

周泽楷循着歌声来到海边。

海平面泛起一阵波澜,一条接近两米长的旗鱼被甩出海面,直奔周泽楷飞来,枪状的吻差点把他刺个对穿。

“……”闪身避过一劫的周泽楷无语的看着游到岸边的叶修。

“给你尝尝看真正的鱼。”叶修甩了甩手上的鳞片。

“叶修。”周泽楷静静的看着他,半年多不见,他又瘦回去原来的样子了。

“好久不见啊小周。”叶修扬起尾巴甩了周泽楷一身海水。

“小周……那啥……”

“?”

“我想吃泡面……”

“……”

看来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这句话在人鱼身上同样适用呢。

 

 

可能会有后续的END


评论(9)

热度(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