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all叶】后宫两三事3

第三章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明天荣耀国将会有两位重要的客人来访,无限国和盗墓国的皇后。今日早朝上诸大臣难得放过了悬而未决的选秀之事,一起讨论起要如何迎接这两位贵宾。

“楚轩就让张新杰接待。至于张起灵嘛……”叶修坐在龙椅上眯着眼睛休息了好一阵,才打断下面的窃窃私语,“让周泽楷去接待他好了。”

冯宪君和陶轩面面相觑,诸大臣纷纷托住自己的下巴,唯恐一个不小心掉在地上。

楚轩和张新杰,这两位放在一起他们能理解,估计会一脸严肃的认真讨论服侍(推倒)皇帝的一百零一种方法,说不定还会拿出笔墨从各种角度详细描摹推演……好样的这下子雷霆宫的戴妍琦又有新素材了不出三天新的不健康小本本就会流传到各个女官手上。扫黄这种势在必行的议题我们以后再说现在的关键是——

张起灵和周泽楷?不得不承认这两位放在一起的确是很养眼,很超凡脱俗。然而想想那个画风,他们真的不会相对无言一直沉默到海枯石烂吗?!

叶修敲了敲龙椅的扶手把诸大臣从脑补中唤醒,呵呵一笑道:“那个无所谓。要是你们愿意一个碰面就输阵那人选随便挑就行。”

诸大臣恍然大悟,不禁齐声赞同皇帝圣明。

 

要说荣耀国皇帝的后宫里谁最好看,就连蓝雨宫里黄少天养的鹦鹉都会放弃学舌,分毫不给主人面子的回答:轮回宫的周泽楷。

“卧槽脸好看又怎么了能吃吗能吃吗能吃吗,脸好看就能当皇后吗有本事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霸着老叶啊!”黄少天不服,关着鹦鹉魔鬼式训练了三天也没能让它改掉这个答案,第四天待再要训练,喻文州一句话成功让他闭嘴了。

“少天啊,我统计了一下最近叶修翻牌子的记录。这个月来蓝雨宫的概率明显降低了呢,听说是休息不好有些失眠,更喜欢去安静的地方。”喻文州淡然提醒捏着鹦鹉脖子炸毛的黄少天。

被戳了一刀的黄少天立刻蔫了,鹦鹉挣脱魔掌扑啦啦飞到高高的房梁上,犹自尖声高叫:“周泽楷最好看!周泽楷最好看!周泽楷最好看!”

“这个扁毛畜生真是白养它了,明天就炖了熬汤喝!”黄少天恨恨的抬头剜了鹦鹉一眼,看向喻文州打算一起合计个解决良方,“说说看怎么提高老叶翻牌子的概率别告诉我你没想你肯定想了方案都列出来好几个了吧……话说你在干嘛?”

喻文州把玩着手里的东西,笑得温文尔雅:“你不觉得这个玉势很漂亮吗?和叶修非常般配吧。”

……虽然我也这么觉得但我为啥更觉得老叶不愿意来蓝雨宫的原因其实是因为你呢尊敬高贵的贤妃大大你的贤良都被鹦鹉叼走了吗?

站在鹦鹉制造的“周泽楷最好看”背景音里,黄少天只觉得蓝雨宫前途一片惨淡。

 

荣耀国皇帝的后宫群英荟萃,各类型俊男美女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这里找不到的。腹黑的儒雅的霸气的话唠的逗比的傲娇的……等等应有尽有,现在我们要祭出的就是颜值大法。

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周泽楷自小就生得俊俏玲珑人见人爱。长到十五岁上的时候,急着排队给他扯红线的七大姑八大姨就能围着京城绕十圈,周母专门腾了个房间放相亲女孩儿们的画像。然而待得周泽楷长到二十岁,街坊亲戚好多跟他同龄的生的孩子都能满地跑打酱油了,各方面出类拔萃的周泽楷依旧是个单身汉。

急着抱孙子的周母那个愁啊,提醒了周父不知多少次别老催着泽楷往军中跑,忙着建功立业也不能忘记终身大事。周父那叫一个有苦说不出,这孩子自己天天着魔似的往军中跑又不是他教唆的,他本来是挺高兴周泽楷能把重心放在事业上,好男儿就要年少有为保家卫国,再说皇帝几乎每日下午都会去军中巡视,说不定能提前发现他家儿子的好资质。

直到有一天周父在家中发现了周泽楷不小心遗落的小黄本,他也跟着周母一起犯愁了。

原来他家宝贝儿子老往军中跑是因为梦中情人在那儿啊,这一手真是事业爱情两不误。关键是这情人好死不死乃是当今圣上,周家这是要绝后吗……

周父揉着一夜之间就白了一半的头发打算跟周泽楷来次权衡利弊的促膝长谈,结果还没来得及实施,沉寂了几年的离国又蠢蠢欲动起来。周家祖上本是武将出身,到了周父这一代却弃武从文,周泽楷倒是继承了祖辈的热血,离国进犯,他几乎是立刻就收拾行装上了战场。

 

荣耀国武将奇缺,最厉害的将军还是一国之主。周泽楷初上战场就担起重任,两军对阵,离国领军看着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将领哈哈大笑,讥讽道荣耀国莫不是无人才派出这么个绣花枕头,真有本事便该戴个鬼面效仿兰陵王才是。

周泽楷也不回话,手臂一挥掷出长枪,将那领军脖颈刺了个对穿。离国阵内一时间鸦雀无声,直到领军尸身坠落在地,才像炸开的蜂窝一样慌忙撤退。

战争持续了一个月,离国也没能如预想那般进犯荣耀国国土一寸。荣耀国形势一片大好,周泽楷却在此时接到消息,说皇帝又要御驾亲征。

“很好,这次哥要打到他们老家去,彻底把他们打服。”来送消息的信使说这是皇帝接到前线战报时说的原话。

叶修说要御驾亲征那还从来没当过开玩笑,没过几天就风尘仆仆的到了前线。当天晚上在帅帐内陪着周泽楷等一众将领研讨战略到深夜。临休息的时候,从京城皇宫一直劝诫叶修劝诫到战场的御史大夫陶轩悄悄拉住周泽楷低声请求道:“周将军,你能不能劝劝皇上不要真的身先士卒?上次跟离国对阵就折了个皇后,这次战局本无大碍,要是出了点岔子把皇上也折进去,荣耀国可就真的要大乱……”

周泽楷点点头,当即去了叶修歇息的营帐,第二日出战叶修果然不在阵中。陶轩好生惊奇,他自然知道周泽楷不善言辞,昨晚上拜托他也是实在无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没料到周泽楷居然真的劝动了皇帝,那他说不得要仔细问问好讨教几招。

“他腰疼。”老实孩子周泽楷非常老实的说了大实话。

陶轩擦着脑门上的汗,心想周将军不愧是传言那样,真真行重于言。

 

这一仗荣耀国把离国收拾的服服帖帖,周泽楷大胜而归,周母周父喜上眉梢没几天,儿子就直言说要进宫。

儿子铁了心要进宫,周母也只能抹着眼泪收拾行装,把周泽楷送出家门的时候还在念叨“一入宫门深似海”,大有周泽楷这一去便是风萧萧兮不复返的架势。

周泽楷进了宫,着实惊艳了一大票女官。戴妍琦更是两眼放光,接连在轮回宫旁蹲点了一个月取材,半夜打着灯笼趴在房顶上画画,边擦鼻血边听屋里嗯嗯啊啊的活春宫,灵思泉涌下笔如飞。叶修在轮回宫里发现不少本周叶大作,去雷霆宫找肖时钦谈话了好几次。

嘛,没办法,美攻年年有,美到这种程度的实在不多见啊,不能怪大家狼血沸腾!

为了捕捉写真周泽楷难得一见笑容的戴妍琦如是辩驳。

“要画也没关系,好歹把哥画成上面的那个啊。”叶修拍着小黄本的某一页说。

“我只是实事求是啊,皇上大人。”戴妍琦好生委屈。

“发散想象力。”叶修严肃的引导。

“好吧。”戴妍琦撇嘴。

“妍琦画得那么好,我看可以去教导那些宫廷画师了。”肖时钦提议。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真敢做哥降你的级。”

肖时钦翻着手里的本子,假装没听见。

 

“他们不会就这么一直坐着啥也没聊吧。”叶修下了朝,直奔轮回宫。

江波涛无奈的耸耸肩,道:“张起灵刚来的时候倒是和小周切磋了一场,然后他们就一直这么坐着了。”

“既然没什么想了解的你来荣耀国访问什么?”叶修冲张起灵点了点头算是见礼,也不废话,直接开了话锋。

“吴邪腰疼。”张起灵言简意赅。

“哦,就是说他把你赶出来了呗。”叶修心有戚戚焉的揉了揉腰,“方法不错,你和楚轩什么时候回国,我亲自送,正好我也想见识下盗墓国和无限国的风土人情。恩,就我自己,其他人不用跟了。”

周泽楷立刻站起来否决:“不行。”

“小周,后宫不得参政。你反对无效。”叶修摆出皇帝的威严。

周泽楷矢口否认道:“不是后宫。”

“不是后宫是什么?”

“是后攻。”周泽楷提笔一字一画写出答案。

“小周,你最近是不是跟喻文州张新杰他们走的太近了?我家心灵纯洁的小周到底去哪里了。”叶修一脸痛心疾首的夸张表情。

江波涛咳了两声。

“行了小江,我知道是你。”

张起灵面无表情的喝茶,也不知道到底听懂没。



这是不定期洒洒土的TBC

评论(10)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