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all叶】这世界不科学

【人鱼】

 

叶修坐在浴缸里,陷入了沉思。

他想动动腿,浸没在水下的银色鱼尾心有灵犀的扑腾出一小朵水花。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睡一觉就从床上睡到了浴缸里的?兴欣网吧的储物间难道被外星人改造成可以穿越的虫洞了吗?

只是穿越也就算了,这——

叶修试着抬腿,尾巴冒出水面欢快的摇晃,晃了他一脸水珠。

好在手还在,五根指头一个不少,打荣耀应该不成问题。不幸中的万幸。

在打荣耀方面叶修的行动力当然是一流的,可是从浴缸里爬出去真不是件容易活,他本身就是个没多少运动细胞的宅男,现在又多了一条笨拙累赘(?)的尾巴,难度指数一下子从简单蹭蹭蹭上涨到了地狱模式。

“啪叽”一下,他理所当然的摔了。

 

周泽楷闻声推开卫生间的门,就看到人鱼姿势不雅的在地面上扭来扭去,尾巴不安的拍打着瓷砖。

一人一鱼面面相觑。

周泽楷眨了眨眼,有些困惑。

怎么感觉叶修好像在一夜之间长大了?本来他的外表像是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现在看起来却似乎比他还要年长。

“咳,小周,来帮我一把。”有熟人在叶修心情不错,虽然这位其实也不算特别熟。为什么他会和周泽楷同处一室?这问题就和他为什么变成了人鱼一样,懒得想。

或许人鱼的成长方式与众不同?周泽楷把疑问赶出脑海,从善如流的弯腰抱起人鱼把他送回了浴缸。

……地点不太对啊。叶修默了。

看周泽楷这习以为常公主抱的姿势,他实在不好意思厚着脸皮说小周你把我搬去电脑室我想打荣耀这样的话。

“有电脑吗?”叶修无聊的在水里摆弄尾巴。

“没。”周泽楷这次的假期很短,他特地没有把工作带来,专程来陪叶修的。

不知道叶修为什么突然会对电脑产生兴趣,周泽楷有些后悔没把笔记本带来了,因为他说完那句话后叶修的失望显而易见,竖立的耳鳍都蔫下去了。

“手机呢?”不能打荣耀就来练习下手速吧。

周泽楷迅速把口袋里的手机递了过去,以图达到顺鳞的效果。

叶修下载了一个打地鼠的APP小游戏,开始聚精会神的戳屏幕上不断闪现的小脑袋,还没戳几个,手机屏幕刺啦啦裂开了。

周泽楷抖了抖。

……人鱼的指甲真是利器呢。

“指甲剪有吗?”叶修无语的看着自己指尖上堪比匕首的武器。

“不行!”周泽楷严厉拒绝。

“为什么?这样很不方便啊。”拿这双手去打荣耀他还不得把电脑键盘戳成碎片?

“不行就是不行!”听说过老虎狮子要剪爪子的吗?那还怎么捕猎啊!

行动不便,又没有外援的支持,叶修沉到水下由着自己无聊到长水草,懒得理这个不合作的小周了。

——该不会是击败自己的另类方式吧?让自己疏于练习?周泽楷不是这种人啊。

他在水底下吐了个泡泡,觉得手痒极了。

 

被冷暴力搁置了一天周泽楷超级委屈,委屈到头顶的乌云都要下雨了。叶修第一天来他家里的时候也没有不理他啊!这难道是成长带来的性格巨变吗?

好在到了晚上他端着泡面去投喂人鱼的时候,那个熟悉的叶修又回来了。

“明天我去深海里抓条大鱼来给你改善伙食。”明显年轻了不少的人鱼磨着指甲说。

太好了。他的叶修终于正常了。

周泽楷感动的想。

 

【ABO】

 

叶修在床上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伸手往下摸。

别误会,并不是晨勃啥的,思想都纯洁点儿,不要一言不合就想着开车。

还好,腿还在。他松了口气。

可是手上的感觉怎么黏糊糊的……把指尖探到鼻子底下嗅嗅,这味道……

奇怪了,他对性向来没大需求,甚少劳烦五姑娘。就算这世界原来的他劳烦了,现在也不该感觉这么累啊,活像被压路机碾过一样。

叶修慢吞吞的爬起来,腰疼的快要折了,尤其可怕的是最难受的还不是腰。

某个他实在不想说出来的地方又酸又涨,估计肿了吧……

擦。

淡定如叶修,也忍不住爆粗了。

就算是当基佬,也不能当被上的那个啊!这世界的他是多没出息!

总该不会是因为懒吧……需要声明的是这并不是什么自知之明,他只是在假设!

“怎么起来了,再休息一下,你昨晚发情的有点厉害。”一只手伸过来按着叶修的肩膀把压了回去。

这他妈信息量有点大。

先不管发情是什么奇葩设定,这张脸又是什么玩意?

孙翔那小屁孩怎么想都不太可能跟他走到一起吧?要从荣耀联盟的职业选手里选,单以熟悉程度而言,韩文清还差不多。

不,他并不是说韩文清就可以。如果变成了女人一定要给兄弟爽爽这种思想是要坚决摒弃的,更何况他也没变成女人。

“你——”叶修张了张嘴,他想说你滚来着,如果有力气当然还要附送一拳,可惜他现在不光身体绵软无力,嗓子都哑得几乎说不出话。

孙翔掀开被子走下床倒了杯水递给他,叶修没有拒绝,想要撂翻敌人就得先养精蓄锐。

一杯水喝下去,冒烟的喉咙好受不许多,他清清嗓子,认真考虑要不要直接把杯子当成武器照着孙翔脑袋扔过去……算了,大早上就不闹一些流xue事件了,还是选择常用技能吧。

“你能不能穿上衣服别在我面前遛鸟。”他把杯子还给孙翔的同时表露鄙视。

“穿穿脱脱太麻烦了,你发情期还没完啊,等下又想要怎么办?”孙翔坦坦荡荡的说。

感情这还是我的问题。叶修眼角直跳。现在他有点怀疑确实是他自己的问题了,看着孙翔的裸体他居然非常想要扑过去,想要他别说废话直接插进来,说白了就是对性异常饥渴。这当然不是他喜欢孙翔,这是身体的自然反应。

“你该不会给我下药了吧?”怎么想都只有这个可能。

“……你已经够敏感了我下药做什么,更何况对你身体有害,我不会用那些玩意的。”孙翔对叶修提到的东西深恶痛绝。

说起来这小子虽然脑回路有点奇特,但不像是做那种阴险事情的人。下药这种举动还是更适合喻文州之类的心脏人士。

身体里面像是有把火在烧,分分钟就要把他的理智烧没了,叶修爬起来咬牙扶着腰冲进卫生间,咔嚓一下把门反锁。

“你做什么?味道那么重,你开始发情了吧!”孙翔在外面拍门,“别胡闹,不要用冷水冲澡,再生病怎么办,我要去关水阀了!”

“在我恢复正常之前我们还是待在两个空间里为好。”叶修冷静地说。他有点后悔了,刚刚用杯子砸自己才是正确选择,就算不能回去,晕过去也是对的。

这世界真是太可怕了,他宁愿回去上一个继续做没有腿的笨拙人鱼。

——并不是说菊花比腿重要。

(人鱼也是有菊花的,他当时只是运气好/不好没赶上时候而已。)

 

【修仙】

 

上一次还想呢,这次就看见了,果断这次谁都不要脑内。

叶修看着喻文州的脸,脸挺正常的,就是一赛季不见他什么时候开始留长发穿古装了。他想嘲笑喻文州两句什么怪癖,一开口结果是一声“喵~”。

就说怎么觉得视野有些奇怪。叶修果断闭嘴了。

三观什么的就让他随风而逝吧。

喻文州伸出一根手指在他头上点了一下,说:“好了。”

“我怎么变成猫了?”叶修直接说出疑问,幸好这次不是喵星语,他自己也能听懂。

“你的魂魄不知何故四散开来,因而一直游荡世间没能去往黄泉转世,前段时日我终于窥探到一线天机,找到了你的一缕残魂,魂力太弱,只能先依附在小些的生物身上。”喻文州揉了揉他的耳朵尖。

哦?依附在小动物身上?真不是你的恶趣味?

叶修一爪子挥过去,喻文州动作敏捷躲得迅速,收回作怪的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叶修直立坐好,尾巴绕过来搭在并拢的前爪上,他问:“这么说我死了?”

“你果然记忆不全……”喻文州的脸色阴沉下来,“是我的过失……”

“我去你该不是想说我是被你害死的吧。”叶修差点想翻白眼,“开玩笑,凭你肚子里的那点黑水,就算能坑赢我一两场,也不至于把我坑死了吧?”

喻文州苦笑道:“其实,赢的人是你。”

“这才是正常的结果。”叶修猫点点头,“那我就一直这样了?”

“我会帮你去找离散的魂魄,只要魂魄聚拢在一起灵体完整,你就能转世了。”喻文州慢慢回答,“我会对你负责的。”

打个商量,咱能不能不要说这么肉麻的话。

叶修舒展身体伸了个懒腰,他有点想要舔毛,依凭法术看起来有些副作用,生物本身的习性会对他产生不良影响,不过好在他很快就能回去。

“摸头也就算了,你撩我尾巴做什么?”

“施法的时候太过焦急,直接在附近找了只猫,现在仔细一看似乎是三花,我得确认下有没有蛋蛋。”

“我真的抓你了……喂!别戳!!!”

 

 

似乎还会持续穿越的END


穿越在二次元叶受同人文里的叶修……心血来潮把写过的文串了一下。

评论(8)

热度(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