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all叶】吐花症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好月亮 姑娘点的乐叶,被我不小心写成all叶了我有罪(跪。


张佳乐生病了。下午叶修把他们召集在一起进行战术讨论的时候他一直走神,思绪就像一片飘飘摇摇的花瓣,飘着飘着就落在了叶修身上。这片花瓣想来没有那么轻盈,叶修很快就察觉到他的不专心,嘲讽惯了的叶领队可不会给人留面子,立刻攻出等级满点的垃圾话技能,躲闪不及的张佳乐在片刻僵直后随之反击,然而他一开口,就吐出了大片大片浅粉色的剑兰花瓣,差点把他整个淹没。

“吐花症……好久没见过了耶。”苏沐橙捏起一片花瓣。

“当心被传染。”楚云秀连忙打了一下她的手。

“没关系,只有心里暗恋别人才会被传染的。”苏沐橙笑吟吟的看着吐得痛苦不堪的张佳乐,显然意有所指,“所以嘛……”

“麻烦。”叶修啧了一声,“你们随便谁打个电话把孙哲平叫来,反正决赛是一周后,他还有时间飞来。”

“叶修前辈知道怎么解决?”喻文州问。

“以前老吴也得过这病来着,吐了好多冬菊花瓣,嘉世的宿舍不用养花都已经香飘千里了。”叶修难得露出一丝不堪回首的表情,“这种病只要跟暗恋的那个人接吻就能不药而愈,乐乐你怎么突然开窍的啊,孙哲平离开百花也挺久了吧?”

“原来如此,我来打电话让孙哲平过来好了。”张新杰掏出手机。

张佳乐连连摇头,也不知道是在否认叶修的话还是在否认张新杰的举动。

“我比较好奇当初吴雪峰前辈是怎么痊愈的。”喻文州追加疑问。

“无可奉告。”叶修一脸严肃,“窥探别人隐私是可耻的行径,喻文州同志。”

苏沐橙咯咯的小声笑了起来。

叶修不理会喻文州若有所思的探寻目光,继续教训张佳乐:“别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你当自己是撒花机啊?不就是吻一下,你连当万年老二都不怕,还怕这个?”

张佳乐头摇得更厉害了。他想说话,可惜花瓣太多,心有余力不足。

黄少天忍不住喷笑起来:“哈哈哈张佳乐你个幸运E,这么关键的时候得病,万一孙哲平来不了下周你甭想上场了,到时候冠军的奖杯没你份——”

张佳乐幽怨的怒视黄少天,过于得意忘形的某人没有注意一片花瓣抓住了时机,好死不死落在了他身上。

黄少天的喷笑变成了喷花瓣,火百合和剑兰相映成辉,训练室一时间像是个婚礼现场。

“这个好解决。”战术讨论是进行不下去了,叶修摸出香烟点上,“喻文州大大是你履行队长义务的时候了,快点解决队员的烦恼吧。”

“我怎么不知道少天暗恋我。”喻文州无奈的硬抗四面八方涌来的幸灾乐祸视线。

“知道了还算暗恋?”叶修悠闲的靠在椅背上指点江山,“按头小分队在哪,还不快行动。”

立刻就有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跃跃欲试。

看着队长大人势单力薄被人左右架着,一副要上刑的样子。黄少天连忙后退,脸上写满了:别靠近我,再靠近喷你们一脸花瓣。

“没办法。”喻文州叹气,“看来只能牺牲一下了。”

说着他还真就吻上去了。

吻的结果是黄少天的症状没消失,并且连带着喻文州也被传染了,他慢悠悠的吐出了一两片淡紫色的菖蒲花。

“作弊。”张新杰推推眼镜,镜片下闪过一道犀利的光,“你们是隔着花瓣吻的。”

黄少天赶在叶修说“再来一次”之前逃离了事故现场。

开玩笑,他的初吻很宝贵的好嘛!

 

第二天,张新杰也患上了吐花症(原因是喻文州在他常走的路上涂上了花瓣汁)。他早上异于平常的没有按时晨起,叶修唉声叹气去做领队工作关心队员,敲开他房门发现地板上铺满了粉白色的樱花花瓣。

“你们怎么都要来一起来?”叶修这下是真无语了,“昨天少三个输出,今天连牧师都少了?我这还得把老韩叫来是吗?“

众人在心下纷纷扶额,他怎么就一定要把正副队长组成CP啊?到底是受过什么样沉重的刺激?

“老韩连世邀赛都不来,这么难请张新杰你自己想办法。还是说你们要菜刀队上场?”

“菜刀就菜刀。”孙翔拍着桌子嚷嚷,“菜刀队也能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他还没发表完自信宣言,就开始吐了起来,米黄色的月桂花馨香扑鼻。

“好样的。”叶修冷冷的看着孙翔,一点都不同情,“你这该找谁我可真不知道,自己问自己。”

“唉……张佳乐同学这次可真是名副其实的幸运E了。不会传染得我们最后得个第二吧?”方锐吐槽。

“不带冠军奖杯就带着他的头回去好了。”叶修冷酷的目光在训练室里众人身上一一扫过,“都别发愣,训练。”

方锐趁着训练的空档偷偷登陆QQ给苏沐橙发了条信息:你说他心情这么差该不会是察觉到什么了吧?

苏沐橙很快就回复过来:相信我,他的技能点没有施舍在这方面上。

这样啊。方锐遗憾的关掉QQ。

 

中午吃饭的时候事态发展得更为严重,周泽楷也被传染了。叶修看着坐在对面的青年盘子里色彩缤纷的七色堇,忧心忡忡,吃得有些心不在焉。

“要不,我把小江叫来?”他试探着提议。

周泽楷摇了摇头。

如果他能说话一定要阻止叶修继续脑补这种无厘头的乱拉郎想法。

“不要任性,不是也得试,死马当活马医。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暗恋的对象是不是正确的,到时候你们一个都不能上场可怎么办……哎……”叶修放下餐具,表情痛苦。

周泽楷用眼神询问他怎么了。

“鱼刺卡在牙缝里了。”叶修尝试着自己解决这根恼人的鱼刺,奈何作怪的小东西太小了,藏得也严实,他搞不定,难受得眼角泛红。

周泽楷推开椅子站起身,捏着叶修的下巴示意他张嘴,灵活的手指伸进去很快就抓住了罪魁祸首。

本打算感谢周泽楷友情帮助的叶修沉默不语,因为周泽楷收回手的时候在他舌尖上轻轻滑蹭了一下,舌尖是多敏感的地方,触感太过清晰完全不能说服自己“他不小心”。

——这显然不是“我的麒麟臂不受控制了”就能解释的。

正打算好好开导下这位误入歧途的祖国好青年,哪想摸一下舌头还不算完,周泽楷捧着他的脸俯身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叶修僵直在座位上,好像中了个冰冻弹。

枪王大大再次用实际表现证明他是行重于言的。

“治好了。”周泽楷说。他可以正常说话不再吐出花瓣了。

这好的是不是有点快,都没怎么折腾就找到正确的暗恋对象了。诶?正确的……?

比起午餐,看来这个残酷的事实更需要消化一下。

周泽楷神清气爽的开始吃午餐,这下换叶修吃不下去了。

该不会真像他想的那样吧?

国家队简直可怕,回去一定要第一时间辞职。

 

方锐举着牌子敲了敲叶修的房门,他虽然说不出话但早有准备,牌子上书:老叶,叶修,叶领队,叶大爷。我生病了,需要你来帮忙解决一下。

门没关,轻轻一推就敞开了,房间里的一堆人齐齐回头望着方锐。

我去这什么情况,排排坐吃果果吗?

不,虽然在排排坐,但实际是等着吃(?)叶修的。

“排队。”叶修指着王杰希身后。

排队等吃饭还是排队等上车啊。方锐当然说不出来,他这时候也不敢说。

因为叶修整个人都被乌云笼罩了啊!

“送走了一个结果来了一堆。”叶修表面冷静的抽烟,知道某些人的企图后他反而不急了,要不是还得训练真想让他们再吃点苦,“我这可是为了国家牺牲,回头得单独发个奖章。”

众人点头又摇头。

“干嘛,以为我很乐意?都没有传染给我显然我没——”叶修话没说完就开始吐了,房间里飘满了轻盈的蒲公英。

众人的眼睛亮了起来。

实验的好机会!

吐得非常辛苦的叶领队被一群可怕的男人包围了。

——连救命都喊不出来啊!

吐花症真是一种魔鬼般的病症呢。

 

 

END


文中出现的各种花的花语:


剑兰:坚持、用心

冬菊:别离

火百合:热烈

菖蒲:优雅

樱花:生命

月桂:骄傲

七色堇:深思熟虑的爱

蒲公英:自由。停不了的爱,无法停留的爱,永不止息的爱。

(如果是苏沐秋应该是金色郁金香或者黑色曼陀罗吧,绝望的爱和死亡什么的……我为什么要捅刀)

评论(28)

热度(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