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韩叶】多谢款待

“你看起来挺好吃的。”

他稍稍侧头,伸出舌尖舔舐了下嘴唇,似笑非笑的透过铁窗上的栏杆看着探监者。

对方不为所动,眉梢紧皱着,无表情的冷硬面孔如同某种硬质花岗岩。

牢房外的随从人员们骚动起来,有人提高嗓门提议启动机关给他点儿教训尝尝。

他们的上级抬起右手予以制止,数道愤恨的视线穿过铁窗投注到他身上。

他嗤笑一声,无所谓的耸耸肩,撑起身体向牢门走去,禁锢着脚踝手腕的锁链限制了行动范围,并没有去做多余无用的尝试,他停下脚步,微抬下颚用睥睨的姿态说——

“不是来被我吃的,那……你是来杀我的吗?”

身居高位的搜查官没有回答,侧身对监狱长说:“把门打开。”

——这毫无自觉的阶下囚终于要吃苦头了。接连数日被嘲讽到血压飙升的监狱长恭敬开门。

搜查官踩着铁门推动的轰鸣声,在随从们充满崇拜的目光里走了进去。

 

陈夜辉计算着时间,按捺住迫不及待的焦躁,他确实急于想要欣赏嘉世区高高在上的王者——现在是曾经了,从云端跌落被人踩在脚下的样子。不,这还不够,他更渴望看到叶秋被那群狂热的研究者拆除赫包,被当成垃圾处理掉的狼狈相。

现在还处于臆想中,不过这场面不会让他等待太久了。

喰种和CCG勾结,听起来蛮让人意外的,但也不是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世上的组织总是藏着那么一两条不为人知的黑幕。

离间了谁,出卖了谁,无所谓。他的目的是最终得到属于自己的地位。

至于叶秋,那只是他羽化破茧,飞向至高王座的路途中一片遮住天光的可恨叶片。现在这片为嘉世区遮风挡雨却独独阻碍他振翅的叶片到底是零落了。

陈夜辉简直要控制不住面部肌肉的抽动,他暗自冷笑起来。

还是去探望一下吧,作为曾经王者的忠诚下属。

 

在去监狱的路上,有人拦住了他。

“一等搜查官。”陈夜辉顺遂俯身行礼,假装恭敬,“张新杰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吩咐吗?”

挡住他去路的人面无表情,鼻梁上架着的无机制镜片折射出冷然光线。

他眯起眼睛。

“特等在里面。”张新杰开口,“我想他应该不希望任何人前去打扰。”

“特等是在逼供嘉世区的情报吗?”陈夜辉支起耳朵,幻想着可以听见一两句痛苦难耐的惨叫声,“我可以提供——”

“你是说……”张新杰的声音毫无波澜,“你的情报比我调查到的更有价值?”

答非所问的应对让陈夜辉背上起了一层冷汗,他在嘉世区的地位并不算高,当然摸不到最核心的东西。

他挤出一丝讨好的苦笑,努力使自己看起来还有几分底气。

“不……或许我可以帮忙填补您没有发现的漏洞……”

“叶秋的弱点吗?”张新杰反问。

他噎住了,尴尬不已。

空气像是变成了凝固的水泥,他觉得难以呼吸,恰好就在此时,牢门再次轰鸣,韩文清走了出来。

“走吧。”他对张新杰说,看都没看陈夜辉一眼。

直到两位充满传奇色彩的搜查官走得远了,陈夜辉才松懈下紧绷的神经,冲着他们的背影啐了一口。

他拿出从监狱长那里贿赂来的备用钥匙,恶狠狠打开了牢门。

 

凭着喰种敏锐的嗅觉,他一下就闻到了空气中浓厚的血腥味。

叶秋双手环抱着小腿坐在简陋的床上,背脊靠着墙壁,额头搁在膝盖上,把自己蜷缩成一团,显得柔弱又无害。

陈夜辉的心情几欲乘风而起。

——看看,再强又如何,不是同样要任人摆布。

他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满载着胜利感的哼笑。

叶秋慢悠悠的抬起头,看到是他,似乎有些困惑。

他的目光不受控制的落在叶秋仿佛染着鲜血的嘴唇上。

“你……”

“哦,陈夜辉啊。你是来跟我作检讨的吗?”不足两秒,那点困惑就从叶秋眼中消失了。

“你以为你还是嘉世的王吗?”他张狂冷笑,“你现在不过是个阶下囚而已。”

“说的不错。就是不知比你如何,一个身体上的阶下囚,一个精神上的阶下囚。”叶秋平静的说。

呵,这人还真是改不了嘴贱的毛病。

看来刚刚韩文清对他太温柔了。

温柔?那个一往无前毫不手软灭杀无数喰种的特等搜查官?

对一个喰种温柔?

开什么玩笑。

没有看见想象中的残酷美景,陈夜辉忍不住暴躁起来。

他尚未出言,叶秋便开口说:“怎么?你终于忍不住要向我出手了吗?”

“叶神果然料事如神。CCG一定不会为了一个将要送上手术台的试验品为难我吧,监狱生活一定很是无趣,就让曾经的部下陪您叙叙旧如何?”不用看也知道他的表情一定相当狰狞。

“可惜了……过去你也是有机会的,为什么就是学不会?”叶秋闭上双眼,“小丑如果不摘掉面具,就只能做一辈子。嘉世……现在成什么模样了呢?”

他睁开眼睛,眸间血色泛滥。

羽赫从他肩背上伸展蔓延开来。

“怎么可能——”陈夜辉的心脏几乎要跳出喉咙。

“老韩的肉没有想象中好吃。”叶秋漂亮的手指按在唇上,像是在回味什么,“不过,倒是多谢款待了。”

 

“看来是无需我担忧了。”张新杰对韩文清点了点头,目光掠过他肩部渐渐被鲜红色侵染的雪白制服,“不用处理一下吗?”

“只是一口而已。”韩文清并不在意那点疼痛,“而且,我也不亏。”

“他的味道如何?”

“值得回味,但你没有尝试的机会。”

“那还真是可惜。”

一抹裹挟着氤氲血色的身影从他们办公室外快速飞过,眨眼间便消失在夕阳坠落的天际。

 

他气喘吁吁的抬起头,脚下是彻底毁坏的库克因碎片,身体上的伤口不断流血,骨头咯吱作响。意志战火还没有熄灭半分,足以支撑他不会倒下。

他的对手飞舞在半空,绚丽灼目的血色羽赫几乎要融进漫天燃烧的火烧云里。

“差点就被你扯掉一片翅膀下去……不过最后还是我赢了啊。”那人遥遥俯视着他,“搜查官,我不会杀你的,你是个旗鼓相当的好对手。我们大概还会再见吧。”

羽赫鼓动,他倏然间隐去身影。

 

韩文清包扎好肩部隐隐作痛的伤口,想着第一次见面时少年尚未彻底褪去稚气的面孔。

他果然是天资傲人,一语成箴。

 

 

END


评论(5)

热度(194)

  1. 透明的小羽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