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翔叶】渴血症

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他把面前的餐盘远远推开,胃里翻涌着一股近乎呕吐的恶心感。

食堂师傅的手艺下降得厉害,这玩意真是难以下咽……可以的话能这样解释就好了。

嘉世城唯一的真祖叼着一支烟,慢条斯理地从他身边晃了过去,吸血鬼专享窗口的配菜大妈显然同真祖大人很是熟识,她非常热心地递给他一杯浅红色的饮料。

真祖环绕了一圈四周,餐点的食堂有些拥挤吵闹,没多少空位。他的目光无法控制地跟随着这位血统纯正的吸血鬼移动,视线胶着在对方苍白纤细的脖子上。

仿佛可以闻到隐藏在皮肤下那些淡青色血管里甜腻的血味,他有些痛恨自己过于敏锐的视觉能力。

喉头滚动了一下。难以言喻的饥渴感击中了他。

想要。

太想了。

也许是他的注视贪婪过头,已然透出了危险的讯号。斜右方跟他隔着几张桌子的真祖稍侧过头,冲他眨了眨眼睛,被食物染成艳色的嘴唇一张一合,缓缓吐露出两个字的口型。

——来、啊。

他猛地站起来,狠狠扼住火烧火燎的咽喉夺路而逃。

 

从见面的第一天起,孙翔便极度厌恶自己的顶头上司。

这年头吸血鬼和人类已经不再是狩猎者与食物这种简单明了的关系了,上世纪缔结的友好互助条约让他们得以和平共存——至少表面看是如此。活跃在全球的黑暗物种不止吸血鬼这一脉,甚至不少缺乏理智且更具危险性。长久的抗争让人类学会了以毒攻毒的好方法,荣耀联盟因此建立,成员有一半是吸血鬼猎人——意思当然不是狩猎吸血鬼的人。

孙翔很喜欢他的这一职业,虽然只是个人类与吸血鬼结合而出的半吊子,他也从未觉得自己比那些所谓纯血种弱小,直到在嘉世城遇见叶修。

真祖在月光如洗的夜色里扬起一阵血雨,手中长兵舞动的炫光如火焰流转,邪魔们哀嚎着抛下同伴的尸体纷纷退却。他踩着血与火行至自己面前的时候,孙翔第一次感到了来自本源的颤栗。

颤栗与恐惧的尽头,是被瞬间激起的恼怒不服。

……你不过是仗着血统,耀武扬威而已。咽着肺里涌出的血沫,他发现自己竟然真的说出来了。

叶修没有因为被冒犯直接一矛送他归西,他蹲下身子,毫不温柔地拽着孙翔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拉起来,对濒临死亡眼神却依然明亮发狠的少年人笑了笑:“不服?小家伙,你都快要死了,还幻想着把我踩在脚下吗?是不是仗着血统……我给你个机会去证明吧。”

他按住孙翔的后脑勺,把他的头颅压在自己脖子上,低声说:“一半人类一半吸血鬼的混种,你还没有尝过鲜血的味道吧,需要我教你吗?”

回答他的是从脖颈上传来的从未体验过的刺痛。

他眼中小家伙的力气一点都不小。

血液急速流失着,深红色的眼眸暗了暗,叶修不得不拼命克制才能忍住推开这个已经缓过劲来、却依然压在他身上不知节制吸食血液的冒犯者。

被吸血的感觉还挺新鲜的,但过头可就不怎么美妙了。血液对吸血鬼而言,同生命力也没什么两样。

作为度过悠久岁月的真祖,吸血鬼中顶峰的存在。如果不是他主动献出脖子,谁能得到他的血?

等这小家伙彻底清醒、恢复活蹦乱跳的生机后,能反应过来自己占了多大的便宜吗?

……大概只会恶声恶气的向他挑衅吧。

 

孙翔发现自己患上了渴血症。

——就在吸食了叶修的血液之后。

那之前他从未尝试过像一个真正的吸血鬼那样进食,哪怕嘉世城吸血鬼猎人的总部食堂提供各种口味的人造血,他也没有沾染过一滴。

他身体中人类的部分依然占据主导。

现在不同了。

不过是一次吸血,他的味觉就被改造了个彻底,就算拼命咽下气味古怪的人类食物,也无法缓解身体中萦绕不去的饥饿感。

终于有一次他忍受不了快要冒烟的喉咙,从吸血鬼专享窗口买了一杯人造血,谁知那浅红色的液体滚过舌尖,感受同普通的人类食物并无分别,一样的难以入口。他喝药似的捏着鼻子把整杯灌下去,饥渴的感觉仍是根深蒂固地蠢蠢欲动。

该不会是想要真血吧?

孙翔试探着在自己手臂上咬了一口,涩然的味道帮他推翻了这个疑问。

拖着空虚干渴的身体把任务报告书递给叶修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是怎么了。

——他的胃口已经被真祖大人养刁了,那是只针对单一个体的渴血症。

这太要命了。

该死的吸血鬼的本能。

 

“做得挺不错的。”叶修喷出一口烟,把报告书扔在桌上的一摞文件上面,“下个月给你加薪。”

“不需要。”孙翔皱着眉挥了挥手假装驱散烟气,他觉得大脑有些发涨,叶修的办公室里烟雾缭绕,遗憾的是无法盖住他身上蓬勃的血味,近在咫尺的诱人味道熏得孙翔头晕目眩。

“孙翔小朋友。”叶修清清嗓子,“我发现你最近的状态很是奇怪。盯着别人的脖子看,这是礼貌的行为吗?”

“我才没在看你!”孙翔扭过头去。

“你果然在盯着我的脖子看。”叶修犀利指出被孙翔明确的事实。

……人与吸血鬼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孙翔的眼神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叶修落在他身上的视线透着耐人寻味的光彩。

“你是……想要吸血吗?”他的上司心平气和地问。

说对了。

他想要——想要牢牢禁锢住叶修的身体,舔舐他白皙优雅的脖颈,咬破他细嫩柔软的皮肤,吸食他血管里流动的新鲜甘甜的液体。

那是唯一能治好他病症的药。

空气沉默下来。

叶修站起身,把烟蒂扔进垃圾箱,缓步向他走来,冲击他鼻翼的血味更加浓烈了。

孙翔愕然看着他解开衬衫衣领上的纽扣,稍稍拉开领口露出颈侧的皮肤。

“来吧,就算是给你的奖励。”吸血鬼世界里高高在上的真祖向他发出邀请。

孙翔后退了一步。

“不想要?”叶修咬破指尖,把血液涂抹在他脸上,“真的吗……”

如影随形的干渴感爆炸开来。

他陡然发现自己早已在劫难逃。

思绪恍惚起来。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叶修的脖颈上噬咬出两个深深的牙印,口中充斥着鲜血的味道。

嘉世城强悍的真祖垮在他怀里。

一股莫名其妙的胜利感油然而生。

“我说你……”叶修在他耳边低语,声音艰涩无力,却处处透着戏弄,“连这点儿诱惑都抵挡不住,还妄想着超越我?”

他心中的胜利感瞬间碎成渣滓。

大力推开怀中的吸血鬼,叶修踉跄了几步,才站稳脚跟,平淡地抬眼看他。

孙翔的嘴唇抽搐半晌,终于说出一句:“等着吧。”

——你就,等着瞧吧。

“哦,那我还真是有点期待呢。”叶修按着太阳穴回到办公桌旁坐下,指了指房门,“快去加油吧。”

他一声不吭的走了出去。

 

只有特定之人才能缓解的饥渴,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我大概是魔怔了吧。

他想。

 

 

END


续1


评论(21)

热度(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