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双叶】背德者

*黑化,单方非自愿性行为。深海雷区,当心溺水。



年关落了一场不小的雪。陈果像往年一样忙进忙出整理着兴欣网吧,工作人员和战队队员们放假回家过年了,平日里热闹的地方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留守的苏沐橙好几次想帮她一把,都被陈果风风火火地制止了。

“不成。”她严肃阐明其间的利害关系,“你这手可金贵着呢,要是磕着碰着了兴欣这赛季可怎么办?”

“哪有那么严重。”这话听着有些耳熟,兴欣战队的新任队长不由微笑起来。

以前也有人这么说过。

一眨眼十年都过去了。

 

晚饭的时候陈果买了外卖回来,不多,两位姑娘,再有心庆祝,也吃不下太多。

“明天就是除夕了。”陈果感叹着。

“是啊。”苏沐橙说。

“今年的除夕有点不一样吧。”

“哪里不一样呢?”

“因为叶修不在啊。”聊着聊着,她又聊回去那个人身上了。

“对哦。”苏沐橙指了指陈果后背的方向,“果果你回头看看。”

陈果扭过头,看见网吧门口杵着个人,带着手套围巾,全副武装,羽绒服上落了一层细碎的雪花。他拍落衣服上的细雪,从从容容走了进来。

陈果揉了揉眼睛。

“抱歉啊老板娘。”不需要她招呼,来客像是进了自家门一样走到她们近前坐下,“又得麻烦你收留我了。”

“叶修!”陈果差点跳起来,“大过年的,你不应该待在家里吗?”

“哎。看来是不欢迎我了。”叶修假装伤心地叹口气,“沐橙怎么说。”

“这时候过来,是出什么事了吗。”苏沐橙关切地问。

“这不是怕你们两个人太孤独……好吧好吧,家里出了点事,我先过来躲一躲。”叶修架不住苏沐橙探究的视线,只能招供。

“又跟你家里的老爷子闹别扭?不会吧,他当初不是把你撵出来为国争光了吗,你都抱了个冠军回国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陈果碎碎念。

“让我猜猜,你都快奔三了,是不是家里逼着去相亲啊。”苏沐橙调笑说。

“别瞎猜。”叶修轻轻揉了揉她头顶的发旋,“吃你的饭。”

“对对,我再去买点儿。想吃啥尽管说,我请客!”

“没事,别忙。”叶修慌忙站起来按住陈大老板的肩膀,“路上饿就吃了不少,现在还饱着。”

“怎么不留着肚子陪我们吃啊。”陈果鄙视他。

叶修笑了笑,没说话。

 

陈果觉得叶修有点奇怪。

奇怪的点不光是他一直没有摘下围巾手套,网吧没有营业,空调暖气开得不是很足,但也没冷到非得裹得严实的程度。

她一时间想不出真正让她觉得奇怪的地方。

也没空去想,叶修快半年没回来过了,陈果想说的话跟倒豆子一样没完没了,她说起兴欣的发展,说起新赛季他们遇到的难题,说起叶修在的时候老是拿话噎她惹她爆炸,等到他不在了,她又忍不住老是念着他。

大概是酒后吐真言吧。

叶修把自己当成一个箩筐,一粒粒把她倒出来的豆子耐心收好,只偶尔回敬一句,也是言简意赅。

陈果在兴头上,喝了不少酒,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连带苏沐橙也犯了戒。两位姑娘醉醺醺的靠在沙发上对着电视节目指点江山,不多会就开始眼皮打架。叶修无奈,来回两趟把姑娘们扶去楼上卧室,累得吭哧吭哧直喘气。

陈果歪在床上躺了会又醒了,想着饭桌还没收拾,梦游似的晃荡回楼下。她按亮灯,一眼就瞥见叶修蜷在沙发上睡着了。

“别在这睡,冷。去楼上。”她走过去拉叶修的手,手套掉了,羽绒服的袖口里露出一截手腕。

清晰可见的乌紫指痕横亘在白皙的皮肤上。

陈果的酒刹那间醒了一半。

原本想不出的奇怪的点豁然明晰。

哪怕是在冬日里,他的脸色也过于苍白,与之相对,唇色却过于红艳。与曾经那个雪夜,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很不相同。

他甚至都没有吸烟。

陈果小心翼翼的为熟睡中的人带上手套,遮掩住那些让她的大脑混沌不堪的淤痕。

她脑子里面的念头是:绝对不能让苏沐橙看见。

有一些她绝对不会乐见的事情发生了,她必须得做些什么,却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的心难受得要挤成一团了。

叶修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想让她,让她们知道。

他一定遭受了很可怕的伤害,表面上却一派若无其事的淡然,她不能由着他胡来。

陈果定了定神,轻手轻脚爬回楼上,确定苏沐橙睡得很深了,才回隔间摸出手机,晚上十点半,她抖着手指发出去一条短信。

对方很快就回拨了过来。

“陈老板。”沉着的男声给了她不少安慰,“我哥哥在您那里是吗?”

“嗯……对。”陈果压低声音,她踟蹰着,不知该如何开口,“叶修他……”

“不好意思。”电话那头的男人温声道了歉,“恐怕不能让他跟你们一起过除夕了,回家的第一个年夜饭还在外面吃,老爷子就真得气疯了。”

“没事没事。我也想让他快些回家,因为他,他好像……”

“我明天就去接他回来。”

 

叶秋来的很快。

他还是一如陈果记忆中的那样,穿着得体,一丝不苟。唯一不同的是,他指间夹着一支烟,迷雾般的烟气膨胀开来,缓慢地上升,弥散,消失。

“陈老板。苏沐橙小姐。”他极有礼地同她们打过招呼,把尚未燃尽的香烟捏灭,扔进垃圾箱,转向叶修说,“回去吧。”

陈果觉得他的语气有些怪异。

命令式的。不像是弟弟对哥哥说话该有的情态。

或许是她过于敏感了。

“这么快就找来了。”叶修耸耸肩,倒是没有死赖着不走——他没有当初的理由了。

“过几天再来串门哈。”临行前,他转身挥了挥手。

“提前祝你新年快乐。”苏沐橙笑眯眯的说。

快乐啊。陈果恍了恍神,没说话。

他退役之后,过得真的是快乐的吗。

 

“苏沐橙长得很不错。”下了飞机,驱车回家的路上,叶秋没头没尾的说。

“老板娘也是美女。”叶修淡淡接话,“不过,也比不上弟媳。”

叶秋猛然把刹车一踩到底,惯性的缘故叶修差点一头撞上正前方驾驶席的椅背,安全带勒得他肩膀疼。

亏得这里是郊区,罕有人至,不然他想怎样,闹一起交通事故吗。

“我还以为你会去联盟的朋友家。”叶秋深吸口气,一股火烧得他额角突突跳动,“韩文清,黄少天,周泽楷……你朋友可真够多的。”

“调查得挺清楚嘛。真不愧是当年的三好生。”叶修打蛇随棍上,对弟弟的功课表示赞扬。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叶秋对他顾左右而言他的态度深恶痛绝。

“我不知道。”叶修坦然陈述事实,“我离家出走十多年,知道你是我弟弟,知道你过去喜欢吃什么。可你现在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一点都不知道。”


慎点,伤亡概不负责。


第二天叶修就发起了高烧,像条搁浅的鱼一样躺在床上,呼吸艰难。

叶秋不敢带他去医院,老爷子最近不在国内,但也难免会从手下的嘴里知道些什么。

他找来信得过的私人医生,检查上药好一番折腾,上了年纪的医生临走时跟他絮叨了半天。

中心思想是:你哥像是被强暴的,好好照顾他,注意他的心理问题。

善良的医生不知道始作俑者是谁。

叶秋摸着叶修烫人的额头,他烧得难受,哑着嗓子喊冷。他脱掉衣服爬上床把他拥进怀里,叶修触碰到热源,满足的在他胸前蹭了蹭。

就像小时候,大冬天里他们互相抱着取暖一样。

“我只是想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做自己想做的事。”他对着无知无觉的人小声说,“这也错了吗?”

没有人回答他。

他从一生下来就丧失了绝大多数的自由,道路四平八稳的摆在他眼前,却不是他想走的。他想要抵抗,做了准备没下定决心,被兄长抢先了一步。

终于,连可以温暖他的事物也失去了。

只剩下寂寞,漫无边际的陪着他。

他拥有的很多,没什么是他真正想要的。

接下来,还要去娶一个他没什么感情的妻子。

抱着叶修的时候,他才觉得充实又幸福。

却也空虚又哀伤。

大概所有的感情,同他们一样,都是双生的吧。

 

“你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叶秋冷笑一声,解开安全带走下驾驶席,两步拉开后排的车门,看着这个妄图从他身边逃开的人,“我以为你已经切身体会很多次了。”

叶修没有移开视线。

“再过两天,你就要结婚了。”他说。

“那又怎样?”

叶修不说话了。

“疯子。”他最后评价。

“我现在疯,那也是因为十几年前你没给我机会去宣泄的缘故,现在是你偿还我的时候了。”

这他妈是什么歪理。

他弟弟又啃上来了,嘴里一股新鲜的烟草味。

真该拿石头敲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糊成了什么样。

他真能舍得就好了。

 

 

END


评论(33)

热度(7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