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王叶】桃花水(上)

 @夕色的云-把盐汽水送给半刺猿 要求是曲折一点……



“我害帝君盲去一目,便以此物相抵。他日帝君历劫归来,切记将此物投入冥府忘川之中斩断因果,如若不然,怕是万世永劫,帝君也脱不去这俗尘樊笼了。”

 

高英杰帮家里人看护稻田的时候抓到一尾裹着泥巴的鲤鱼,放进清水中一瞧,青色的鳞片,白白的肚皮,长相颇为喜人,摆在桌上,当是一碟硬菜。

他提着鱼儿去了师傅王杰希的学堂,想要跟众人一同分享。

“好,清蒸还是爆炒?”王杰希磨刀霍霍,正要好好犒劳学生们久不沾荤腥的五脏庙,与桶中青鲤一个对眼,略一沉吟,复又把刀放下,提桶去了村外,寻到一处水流清澈的小溪,将它放了。

 

“所以嘛,这就是我跃不上龙门的缘由。”叶修叼着一根草茎,吹出一串泡泡,“俗世尘缘未了。”

“我看你是听了太多我同族那位白姓前辈的故事,脑补过度吧。”苏沐秋不赞同的哼哼,“不过说也奇怪,他为啥要把你放了。”

“因为我告诉他,我上有年迈双亲,中有懵懂幼弟,下有数百子孙。看他模样就知道是个尊老爱幼的,这么一说,当然就放了我了。”

“你不是单身的吗哪来的子孙!”苏沐秋被叶修睁眼编谎话的无耻惊呆了,嘴里的田鸡都掉在了河床上,眼睁睁看着它腿儿一蹬溜之大吉,“我去我的午饭!”

“我猜我得把债还了才行。”叶修用鳍戳戳苏沐秋弯弯绕的身子,循循善诱,连连怂恿,“要不你去咬他一口,我再救他,一下就两清了。”

“不干!我才不想给自己招惹因果,再说无故伤人,到时候天劫你替我挡?”苏沐秋严词拒绝。

“那这就有些麻烦了,我先去探探他这一世喜欢什么才好还债。”叶修一甩尾巴,青光闪过,在岸边化作人形,是个身着青衣,十五六岁的少年模样,往前走了两步,噗通栽倒在地。

“怎么了?”苏沐秋从水面上探出个脑袋。

“不想走,想游……”

“你那是懒的。”

 

王杰希的私塾新来了位叶姓少年,众人看着面生,细问之下方才知晓,是邻村仰慕先生学识,特来学艺的。

王杰希随意考了他几句,叶姓少年倒也知书达理、心思活络,不由爱才之心泛滥,应了他所求。

结果一堂课上到一半,王杰希又把这位新学生单独叫了出去。

“你是妖怪,还是回去吧。”教书先生面上不显山不漏水,口中却是语出惊人。

叶修心下纳闷,看着自家债主异象分明的一双眼睛,想他莫不是慧眼天生,一下就看穿了自己本相?

见这来意不明的妖怪不解,王杰希抬手在他颈间虚虚拂过,淡淡道:“路上记得把鳞片消去,当心被来往的道士降了。”

私塾大门吱呀一声关得利索,叶修摸了摸颈间不小心暴露的青鳞,仰头看看正午火辣辣的日光,觉得自己恍若一条脱了水的咸鱼。

 

“不对,我的变化术没有问题,鳞片是他一触之下才显形的。”蔫了吧唧跳回水塘得到水灵滋润,这才免去了晒成鱼干的命运,叶修百思不得其解,“可他凡人一个,如何看出我本相,又是如何做到的?”

“别找理了,分明是你自己法术不精,跃不上龙门,化形也出问题。”苏沐秋啊呜一口吞下一只田鸡,毫不留情的批判损友,“潜心修炼才是正途,少去接近人类,仔细碰到降妖的道士和尚,真把你煎了。”

这话说的在理,然则叶修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深信问题出在王杰希身上,当天晚上又一次化形,偷偷摸摸潜入王杰希家中,附身在一幅“年年有余”图的锦鲤上。

他本打算走曲线救国的迂回还债路线,效仿一番田螺姑娘,每天还债一点点,积少成多,清偿果报。反正作为一个妖怪,他有的是时间。

王杰希果然没有察觉家中悄不声的住进来一尾青鲤。第一天,鸡鸣时分他便早早起身去了私塾,叶修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方才化形出来实地考察。环视一圈,物品归置整齐有序,纤尘不染,实无扫除必要。略一思付故事情节,叶修慢腾腾踱进厨房,锅碗瓢勺齐齐一颤,只觉大祸临头,苦不堪言。

待得银月悬空,王杰希回到家中,看着仿佛被翻修了一遍的厨房,执起饱受劫难的锅铲,若有所思。

第二天,王杰希提早晨起,去厨房一番忙碌,带着食盒去了私塾,临行前还在锅中留下不少皮蛋瘦肉粥。叶修一早被米香勾起了肚里馋虫,听他脚步去得远了,立时从画上显形,循着香味飘进厨房,揭开锅盖天人交战良久,痛定思痛,先得学会吃凡人的饭食,才能学会做。一试之下对王杰希厨艺赞叹不已,想着难怪当初他家小徒弟抓了自己还要交给老师烹调。

摸着凸起的肚皮打了个小小的饱嗝,第一次尝到人间烟火的妖怪全然忘了来此的目的。

第三天,王杰希又煮了一锅干贝鲜虾粥,叶修的债务持续增加中。

第七天,王杰希做了一锅酒酿圆子,痛痛快快白吃了七日机敏性大大降低的叶修喝了三口当下眼角发红,醉意袭身,摇摇晃晃跌进一旁的水缸里,被折回来的王杰希抓了个现行。

 

“要我说,真该把你煮了当饭票。”苏沐秋守着初初醒酒的青鲤痛心疾首,“你看看你平时也算这水域一霸,怎么碰着个凡人就接连闹笑话,难道真像话本中说的,沾了人气的妖怪就会变傻?”

叶修叼着草茎闷声吹泡泡,根本不睬他,心下犹然考量着下一步计策。

苏沐橙在水中游出一道摇曳生姿的曲线,凑过来天真的问:“人间好玩吗?”

“好不好玩还得我探探再说,好吃是真的。”叶修真诚的回答。

“去去去,别把沐橙带坏了。”苏沐秋慌忙塞给妹妹一只田鸡,“再好吃能好过田鸡吗?”

还不懂得化形的小蛇精美滋滋的衔着点心,一旁玩儿去了。

 

传说清水镇一带六百年前是一片不毛之地,寸草不生,鸟兽绝迹。后来天降甘霖,连绵十日方歇,这才有了溪水生机,蓬勃灵气,引来不少精怪在此处安身。

是以被妖怪缠上,倒也算不得什么新鲜怪事。

“不想被我缠着,你现在从桥上跳下去让我救你一命,正好清算。哦对了,你会水吗?”

王杰希停了步子,环顾四周,细雨蒙蒙人迹匆匆,却不见那青衣少年的影子。

“往头上看。”声音好心提点。

王杰希稍稍仰头,只见撑起的灰色伞面上不知何时多出一尾青鲤纹图,看他望来还懒洋洋的甩了甩尾巴。

“我会水。”王杰希答得言简意赅。

“你可以假装不会。”叶修诚挚提议道。

“两次三番,你还不死心?”王杰希微感无奈,“真要我请来道士降妖吗?”

“人类果然比妖怪心狠手辣的多,我又没打算害你……喂你干嘛——”尾音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弧线,心狠手辣的王杰希随手把纸伞掷入桥下水流之中。

愤愤然的青鲤在水中打了个圈,正要施法让王杰希失足落水测测他所言真假,一股清正灵气隐隐传来,无需观视便知乃是妖怪命中天敌。

“我观先生妖气缠身,可需我作法驱邪?”

“多谢道长,在下并无大碍。”

那股灵气去得远了,叶修悄悄探出水面观测敌情,一眼看见他家债主犹自站在桥头,异象分明的一双眼睛遥遥向他一瞥,勾起春秋大梦浮生种种,纷至沓来。

 

天界灵气浓郁蒸腾,置身其间让人醺然欲醉。此地除去灵气,还多了些无由怨气,混着血腥杀伐之气,搅得青鲤神魂不宁。

斩仙台上刀斧高悬,正欲择人而噬。当下有仙官押解一人前来,那人未披枷挂锁,身姿洒然,不像是来受刑,倒似来此观光游览一般。到了斩仙台下,也无需人按,那人径自俯身跪下,将头颈枕在刑案上。

像是察觉到叶修视线,那人眼尾微弯笑意盈盈向他看去,原本朦胧不清的面容一瞬明晰,单看面貌年长他几岁,五官眉目无不熟稔至极,不是自己,又是谁人?

一声惊叹尚未出口,但见刀斧降下,顷刻间血雨如瀑,落了满眼。神魂受此牵引,叶修只觉颈间裂痛难耐,足下踉跄摇摇欲坠,正撞在一人身上。

他挣扎着回头去看,正对上王杰希波澜不惊的寂然面孔,左目中华彩流转,哪里是什么眼睛,分明一颗剔透润泽、流光四溢的珠子。



TBC


评论(9)

热度(127)

  1. 栉风子子子透明的小羽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