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翔叶】犯上

 @纸灯不发财天理难容 姑娘点的all叶背景下的翔叶,《渴血症》的续文。



那才是能让你与他站在同等高度的唯一途径。

 

“他在往这边看呢。”

“你什么时候开始对混血种感兴趣了。”

“倒不如说你的兴趣从何而来。”吴雪峰搁下盛放着人造血的水晶杯,这种口感劣质的饮料闻一下便足以倒尽胃口,黑暗种族的聚会真是一年不如一年。

“天赋不错,有他在能省下我不少力气。”叶修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将自己整个人陷在柔软的沙发里,毫无上位者该有的贵族气质。

“所以,你开始豢养他了?”吴雪峰将视线落在难得出席这种场合的真祖身上,紫罗兰色的眼瞳透着沉隐的魔性魅力,“他身上有你的血味。”

精神处于放松状态的叶修恍惚了一下,不由有些好笑:“你在迷惑我?”

“哎呀,被你发现了。”并没有露出被戳穿企图的尴尬,吴雪峰悠然笑了笑,“我还以为你会像他们一样夸奖我眼睛的颜色呢……看来我这几年的修炼尚不够火候。”

“颜色是不错。”叶修刻板评价,“按照人类世界的流行说法,基佬紫。”

“昨天叶秋没有出席联盟会议。”吴雪峰转移话题,“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你今天又出现在这里镇场子,是出什么事了吗?”

“不过是带着嘉世城的小朋友见识一下世面。”叶修表示他对同胞兄弟的行踪并无兴趣。

“我的真祖大人,看来您需要一点谏言。”吴雪峰无奈的摇摇头,俯身靠近前上司颈侧压低声音,“近来不少种族发生了多起袭ji事件,像你这样处于失血的朦胧状态太过危险。你甚至没有为自己撑开结界,简直像是在展露美味佳肴一样,我一眼就能看穿你血管里液体新鲜的颜色,尤其是这里……最柔软诱人。”

温热的吐息落在发梢上,超出应有界限的行为理应制止,叶修不动声色的覆上对方探进自己大腿内侧的手背,指尖使力留下一道深刻的灼痕作为警告。

“你的眼睛好过头了。”他诚心诚意的赞叹。

“是吗。”吴雪峰对手背上烧焦的疼痛不为所动,越过前上司的肩膀看向站在远处的混血种,眼瞳早已转为一种金属般锋锐的灿金色。后者毫不示弱的迎上他的视线,过于年轻张狂的姿态,如同一只张牙舞爪不知隐藏自己的小小野兽,轻而易举便会丢掉嘴边的猎物。

他不禁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先一步退下阵来,眼瞳中的金色收敛成晦暗幽深的浓黑。

 

黑暗种族位阶分明,按理来说,身份卑微的混种并没有资格参加上位者们的集会,但如果作为真祖的护卫,当然可以网开一面。

孙翔有点儿后悔接下这次的护卫任务。

吸血鬼,狼人,巫妖,智慧活尸……一群面和心不合的危险生物掺和在一起,虚与委蛇的假面舞会真不知有什么好玩乐的。

还没有打架来得痛快。

会场里萦绕的血味搅得他精神暴躁。

味道太过驳杂,但依然无法盖过吸血鬼真祖身上他最为熟悉的甜美血味。

他遥遥看着叶修应付了好一阵贵族们状似恭敬的虚言问候,坐在沙发上小憩,同身边的吸血鬼小声交流着什么,后者很快倾身以一种相当暧昧无礼的姿势将真祖禁锢在身下,并向他的方向投以挑衅的目光。

孙翔恶狠狠地瞪了回去。

他的胸膛里涌上一股难言的、如岩浆般沸腾的狂乱怒气,不知应该席卷向何方。他几乎就要忍不住冲上前去暴揍一顿那个过于亲近叶修的吸血鬼,却又找不出做出此种行为的合理解释。他是来护卫的,不是来找茬的,对方并没有做出伤害叶修的危险举动,他理应心平气和……然而实际上,他恼怒得快要炸开了,这种急于发泄的冲动倒像是——

像是被自己划入领地范围的珍贵宝物被别人窥伺了一般。

宝物?

叶修算得上是宝物?

顶多是滋味尚佳,可以为身体带来满足感的食物吧。

呵,没有危险?难道你要等那个吸血鬼露出獠牙后再出手制止吗?一个声音在他心里冷嘲。

想要对真祖露出獠牙的吸血鬼多不胜数,却几乎没人敢将这份渴望浮于表面,这当然归功于真祖本身强悍的战力。哪怕孙翔一百个不愿意承认,那份战力现在也是远远超过他的。

所以叶修为什么要让他来充当护卫呢。

他的思绪倾轧成一团,难以梳理,直到注视他的吸血鬼收回视线,才恍然回神。

该死的,他刚刚肯定是中招了,故而才会如此冲动。

对方可是吸血鬼世界中位阶仅次于真祖的亲王,尤其这位还以瞳术著称于世。

幸好没被他彻底挑起情绪,不然就丢脸丢大发了。孙翔悄悄松了口气。

 

聚会举办得还算圆满,除去一个小插曲——有位姗姗来迟的吸血鬼公爵带来的宠物狗一头扎进了叶修怀里,伴随着一阵不知所云的嗷叫,情急之下还伸出利齿去咬真祖大人的手臂,差点没把那位公爵吓得晕过去。

孙翔没想要叶修真的会被一只宠物狗咬伤,当然,现在已经证实那只茶色的宠物狗是处于虚弱状态的张佳乐,前两天受伤之后又倒了血霉,在回到狼人的领地前被吸血鬼捡回了家,怕对方落井下石只好装成一只乖乖的普通动物,好在吸血鬼多为颜控,倒也没有为难这只新捡来的宠物。

慷慨献血救助好友的叶修听了这番遭遇免不了又是一通嘲笑,奚落张佳乐这些年越修炼越回去,张佳乐忿忿不平大喊冤枉,说这是一场有预谋有组织的偷袭,实在敌众我寡,又将自己独斗邪魔的英勇出众大肆渲染了一番。

狼人在黑暗种族中实力不弱,以张佳乐的身份尚且发生这种事件,人们不禁忧心忡忡起来。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孙翔蹙起眉峰,拔高声音询问。

他一如往常的来交任务报告书,却发现办公桌前端坐的已经换了个人,虽然这位吸血鬼的面貌同叶修并无两样,他也能一眼分辨出差别。

一位坐姿慵懒气质内敛,一位端正严谨肃然于外。毫无疑问,这是吸血鬼世界的掌权者、叶氏一族的真祖之一,叶修的双胞兄弟叶秋。

“注意你说话的语气,混血种。”叶秋的眉毛皱的比他还深,神情间处处透着不加掩饰的不满。

“我可不觉得自己是吸血鬼,以你的权利,还管不到人类这方吧。”孙翔不知道他哪里得罪了这位不请自来的真祖,当然更没有示弱的理由,“你来这里做什么,叶修呢?”

“……我哥哥竟然向你做出了邀请,给了你进出房间的权限。”叶秋答非所问,声音节节拔高,“这么说,你就是害他失血的罪魁祸首了。”

“你说什么?这间房子设有权限?”孙翔听得满头雾水,权限是为了保护人类居所免受黑暗种族入侵的结界,但是在吸血鬼来来往往的嘉世城,叶修的办公室会设有权限?那他得对多少人做出邀请?

“这里可不是处理文书的地方,不然陶轩是做什么的。”叶秋扫了眼他手中的报告书,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以后不要交过来了。”

“你又不是嘉世城的主人。”孙翔冷哼,“凭什么听你指示?”

“你——”

“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休息了!”办公室里间的房门陡然打开,一个七八岁模样的男孩子穿着过于宽大的恤衫倚在门旁,努力撑着一双睡眼惺忪的眸子,圆润的脸颊依稀可以瞥见成长后的模样。

孙翔瞠目结舌:“你你你……叶修?”

“嗯……”男孩子倦怠地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重新掩上门,“真是的……一个两个都把我当成血袋了……”

办公室中的两位成年人陷入了沉默。

“怎么回事?”

“退化。吸血鬼的一种自我防护,这个状态可以减少能量消耗。”叶秋尽力压抑怒气,“我没想到他先前失血严重……知道了就别来招惹他。”

招惹他?谁招惹谁的?

真以为他喜欢往这里来呢。

 

“辛苦你了。”陶轩接过报告书,顺便露出一个宽慰的肯定笑容,“年轻人进步很快嘛。”

“叶修的房间设有权限是吗?”

“这是当然的。”陶轩翻着报告书漫不经心的解释,“真祖的地位高高在上,但比任何人类的处境都要危险,他们的心脏里有一滴源血,能够让最低等的黑暗种族进化成真祖级别的存在,哪有不眼红的。”

他停下翻动书页的动作,抬头看了一眼嘉世城新生代中最为前途无量的吸血鬼——虽然是个混血种。

像是想到了什么,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我还以为,你早已经知道了呢。”

 

 

END


续2


评论(14)

热度(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