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all叶】背德之人 01-03

*双叶,吴叶,翔叶。冷CP也是有人权的。

*叶秋黑化设定,背德者的扩写版。

*单方非自愿性行为,九重天雷,深海暗区,当心溺水。



01.

 

年关落了一场不小的雪。陈果像往年一样忙进忙出整理着兴欣网吧,工作人员和战队队员们放假回家过年了,平日里热闹的地方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留守的苏沐橙好几次想帮她一把,都被陈果风风火火地制止了。

“不成。”她严肃阐明其间的利害关系,“你这手可金贵着呢,要是磕着碰着了兴欣这赛季可怎么办?”

“哪有那么严重。”这话听着有些耳熟,兴欣战队的新任队长不由微笑起来。

以前也有人这么说过。

一眨眼十年都过去了。

 

晚饭的时候陈果买了外卖回来,不多,两位姑娘,再有心庆祝,也吃不下太多。

“明天就是除夕了。”陈果感叹着。

“是啊。”苏沐橙说。

“今年的除夕有点不一样吧。”

“哪里不一样呢?”

“因为叶修不在啊。”聊着聊着,她又聊回去那个人身上了。

“对哦。”苏沐橙指了指陈果后背的方向,“果果你回头看看。”

陈果扭过头,看见网吧门口杵着个人,带着手套围巾,全副武装,羽绒服上落了一层细碎的雪花。他拍落衣服上的细雪,从从容容走了进来。

陈果揉了揉眼睛。

“抱歉啊老板娘。”不需要她招呼,来客像是进了自家门一样走到她们近前坐下,“又得麻烦你收留我了。”

“叶修!”陈果差点跳起来,“大过年的,你不应该待在家里吗?”

“哎。看来是不欢迎我了。”叶修假装伤心地叹口气,“沐橙怎么说。”

“这时候过来,是出什么事了吗。”苏沐橙关切地问。

“这不是怕你们两个人太孤独……好吧好吧,家里出了点事,我先过来躲一躲。”叶修架不住苏沐橙探究的视线,只能招供。

“又跟你家里的老爷子闹别扭?不会吧,他当初不是把你撵出来为国争光了吗,你都抱了个冠军回国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陈果碎碎念。

“让我猜猜,你都快奔三了,是不是家里逼着去相亲啊。”苏沐橙调笑说。

“别瞎猜。”叶修轻轻揉了揉她头顶的发旋,“吃你的饭。”

“对对,我再去买点儿。想吃啥尽管说,我请客!”

“没事,别忙。”叶修慌忙站起来按住陈大老板的肩膀,“路上饿就吃了不少,现在还饱着。”

“怎么不留着肚子陪我们吃啊。”陈果鄙视他。

叶修笑了笑,没说话。

 

陈果觉得叶修有点奇怪。

奇怪的点不光是他一直没有摘下围巾手套,网吧没有营业,空调暖气开得不是很足,但也没冷到非得裹得严实的程度。

她一时间想不出真正让她觉得奇怪的地方。

也没空去想,叶修快半年没回来过了,陈果想说的话跟倒豆子一样没完没了,她说起兴欣的发展,说起新赛季他们遇到的难题,说起叶修在的时候老是拿话噎她惹她爆炸,等到他不在了,她又忍不住老是念着他。

大概是酒后吐真言吧。

叶修把自己当成一个箩筐,一粒粒把她倒出来的豆子耐心收好,只偶尔回敬一句,也是言简意赅。

陈果在兴头上,喝了不少酒,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连带苏沐橙也犯了戒。两位姑娘醉醺醺的靠在沙发上对着电视节目指点江山,不多会就开始眼皮打架。叶修无奈,来回两趟把姑娘们扶去楼上卧室,累得吭哧吭哧直喘气。

陈果歪在床上躺了会又醒了,想着饭桌还没收拾,梦游似的晃荡回楼下。她按亮灯,一眼就瞥见叶修蜷在沙发上睡着了。

“别在这睡,冷。去楼上。”她走过去拉叶修的手,手套掉了,羽绒服的袖口里露出一截手腕。

清晰可见的乌紫指痕横亘在白皙的皮肤上。

陈果的酒刹那间醒了一半。

原本想不出的奇怪的点豁然明晰。

哪怕是在冬日里,他的脸色也过于苍白,与之相对,唇色却异常红艳。与曾经那个雪夜,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很不相同。

他甚至都没有吸烟。

陈果小心翼翼的为熟睡中的人带上手套,遮掩住那些让她的大脑混沌不堪的淤痕。

她脑子里面的念头是:绝对不能让苏沐橙看见。

有一些她绝对不会乐见的事情发生了,她必须得做些什么,却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的心难受得要挤成一团了。

叶修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想让她,让她们知道。

他一定遭受了很可怕的伤害,表面上却一派若无其事的淡然,她不能由着他胡来。

陈果定了定神,轻手轻脚爬回楼上,确定苏沐橙睡得很深了,才回隔间摸出手机,晚上十一点半,她抖着手指发出去一条短信。

对方很快就回拨了过来。

“陈老板。”沉着的男声给了她不少安慰,“我哥哥在您那里是吗?”

“嗯……对。”陈果压低声音,她踟蹰着,不知该如何开口,“叶修他……”

“不好意思。”电话那头的男人温声道了歉,“恐怕不能让他跟你们一起过除夕了,回家的第一个年夜饭还在外面吃,老爷子就真得气疯了。”

“没事没事。我也想让他快些回家,因为他,他好像……”

“我明天就去接他回来。”

 

叶秋来的很快。

他还是一如陈果记忆中的那样,穿着得体,一丝不苟。唯一不同的是,他指间夹着一支烟,迷雾般的烟气膨胀开来,缓慢地上升,弥散,消失。

陈果注意到他无名指上戴着一枚式样精巧的的戒指,不禁问:“你要是结婚了吗?恭喜啊!”

“谢谢陈老板。还有苏沐橙小姐,新年快乐。”他极有礼地同她们打过招呼,把尚未燃尽的香烟捏灭,扔进垃圾箱,转向叶修说,“回去吧。”

陈果觉得他的语气有些怪异。

命令式的。不像是弟弟对哥哥说话该有的情态。

或许是她过于敏感了。

“这么快就找来了。”叶修耸耸肩,倒是没有死赖着不走——他没有当初的理由了。

“过几天再来串门哈。”临行前,他转身挥了挥手。

“提前祝你新年快乐。”苏沐橙笑眯眯的说。

快乐啊。陈果恍了恍神,没说话。

他退役之后,过得真的是快乐的吗。

 

“苏沐橙长得很不错。”下了飞机,驱车回家的路上,叶秋没头没尾的说。

“老板娘也是美女。”叶修淡淡接话,“不过,也比不上弟媳。”

叶秋猛然把刹车一踩到底,惯性的缘故叶修差点一头撞上正前方驾驶席的椅背,安全带勒得他肩膀疼。

亏得这里是郊区,罕有人至,不然他想怎样,闹一起交通事故吗。

“我还以为你会去联盟的朋友家。”叶秋深吸口气,一股火烧得他额角突突跳动,“韩文清,黄少天,周泽楷……你朋友可真够多的。”

“调查得挺清楚嘛。真不愧是当年的三好生。”叶修打蛇随棍上,对弟弟的功课表示赞扬。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叶秋对他顾左右而言他的态度深恶痛绝。

“我不知道。”叶修坦然陈述事实,“我离家出走十多年,知道你是我弟弟,知道你过去喜欢吃什么。可你现在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一点都不知道。”

 

02.


P站

图片备份


第二天叶修就发起了高烧,像条搁浅的鱼一样躺在床上,呼吸艰难。

叶秋不敢带他去医院,老爷子最近不在国内,但也难免会从手下的嘴里知道些什么。

他找来信得过的私人医生,检查上药好一番折腾,上了年纪的医生临走时跟他絮叨了半天。

中心思想是:你哥像是被强暴的,好好照顾他,注意他的心理问题。

善良的医生不知道始作俑者是谁。

叶秋摸着叶修烫人的额头,他烧得难受,哑着嗓子喊冷。他脱掉衣服爬上床把他拥进怀里,叶修触碰到热源,满足的在他胸前蹭了蹭。

就像小时候,大冬天里他们互相抱着取暖一样。

“我只是想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做自己想做的事。”他对着无知无觉的人小声说,“这也错了吗?”

没有人回答他。

他从一生下来就丧失了绝大多数的自由,道路四平八稳的摆在他眼前,却不是他想走的。他想要抵抗,做了准备没下定决心,被兄长抢先了一步。

终于,连可以温暖他的事物也失去了。

只剩下寂寞,漫无边际的陪着他。

他拥有的很多,没什么是他真正想要的。

接下来,还要去娶一个他没什么感情的妻子。

抱着叶修的时候,他才觉得充实又幸福。

却也空虚又哀伤。

大概所有的感情,同他们一样,都是双生的吧。

 

“你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叶秋冷笑一声,解开安全带走下驾驶席,两步拉开后排的车门,看着这个妄图从他身边逃开的人,“我以为你已经切身体会很多次了。”

叶修没有移开视线。

“再过不久,你就要结婚了。”他说。

“那又怎样?”

叶修不说话了。

“疯子。”他最后评价。

“我现在疯,那也是因为十几年前你没给我机会去宣泄的缘故,现在是你偿还我的时候了。”

这他妈是什么歪理。

他弟弟又啃上来了,嘴里一股新鲜的烟草味。

真该拿石头敲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糊成了什么样。

他真能舍得就好了。

 

03.

 

如今的年味儿早已不如往日浓厚,叶修坐在阔别已久的家族宴席上,倒是好好体味了一把暌违十多年的热闹。从苏黎世带回冠军奖杯,好歹他在家人们的眼中不再那么一无是处,寒暄的时候总算有了话题可讲。他淡然的听着那些包裹在盛誉下的轻蔑句子,无心辩驳。

他的荣耀,何须让外人明白。

叶修只是觉得疲惫,那股倦怠的感觉就像是藤蔓一样,从身体的血肉中缓慢生长,慢慢的侵蚀进心脏。哪怕是在他被迫退役,为了重新开拓道路而夜以继日奋战的时候,他都没有过这种感觉。

他知道他自己的一部分——那些铭刻在灵魂中的部分,一直蠢蠢欲动的想要回到属于他的战场,可另外一部分,又将他牢牢的禁锢在此间。

简直要将人撕裂了。

叶秋正在和一位衣着光鲜、他根本叫不出名字的年轻人交谈着,叶修看着他弟弟用角度完美的笑容虚与委蛇,莫名觉得有些好笑。

他想起自己和叶秋的小时候,个头将将有桌子高度的男孩儿,根本不懂得大人世界里的弯弯绕绕,只知道用筷子赶紧去抢那盘最好吃的菜,顺便悄咪咪在心底下盘算怎么把同胞兄弟的红包抢过来。

他离家的这些年,叶秋早已把那套人情世故磨砺得炉火纯青了,单看他表面上兄友弟恭的样子,谁敢去想他背地里做出的那些好事?多向你弟弟学习这种话,叶修听得耳朵都快出血了。

“……大哥,叶修大哥。”柔美的女音点到他的名字,叶修将飘远的思绪扯住,看向端着酒杯亭亭而立的女孩,青春的面孔,娴雅的姿态,右手无名指上色泽亮丽的戒指——这就是叶家为他弟弟精心挑选的未婚妻了。

“我敬您。”女孩微笑着说。

叶修没有推辞,他端起自己的低度数白酒——叶秋用来撑门面的特制品,下意识的,有点想要躲闪那女孩真诚清亮的目光。

“谢谢。顺便,恭喜了。”叶修听见自己言不由衷的说。

坐在女孩身旁的叶秋闻言看了他一眼,眸光晦涩难明,隐着万语千言,他懒得理会。

那句恭喜,他其实是想说抱歉的。

 

抱歉?他又有什么可抱歉的?帮谁抱歉?

帮他这个越来越不可理喻的同胞兄弟吗?

“恭喜?你就这么盼望着我结婚是吗?”叶秋质疑的声音透过耳机直刺进来,同游戏里的各种音效混成一团,“等我搬出去,你好能远远的躲开我?”

叶修没搭话,专心致志做他的任务,叶秋显然被他这种冷处理的态度惹恼了,他走上去直接摘下那副碍眼的耳机,扳过兄长的肩膀逼他正视自己:“说话啊。”

耳朵上的一小块皮肤刺刺得疼起来,叶修皱了皱眉——叶秋的动作太过粗鲁,摘耳机的时候夹住了他的几根头发,当然,他弟弟现在完全注意不到这种小细节。

“男大当婚。”叶修平静的说。

“是吗?那么你呢?怎么还在逍遥?”叶秋讥讽道。

“我说,你也得看看老爷子满意的那些姑娘哪个看得上我呀。”叶修无奈的摊了摊手,“我回来的这大半年,相亲相得还少吗?”

那是她们不知道你的好。叶秋想着,脱口而出的却是一句嘲笑:“看来,也只有我愿意要你了。”

“再说了,我也不想欺骗人家姑娘。”叶修意有所指的补充。

“你是在指责我?”叶秋扫了一眼叶修唇角的伤口——他昨天接他回家时留下的杰作,“我要让她自己看清楚我们之间关系的时候,你又为什么要躲出去?我的好哥哥,在‘欺骗’这一点上,你和我是共犯吧。”

“关系?我们之间的兄弟关系我想弟媳已经很清楚了。”

“别再跟我装傻了!”叶秋低吼,他俯下身,将兄长的身体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下,两张相似的面孔贴的极近,神态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的迥异。

空气静得可怕,游戏的音乐声隐隐透过耳机传了出来,叶秋不胜其烦的抬手关了电源。

“你错了。”叶修终于叹了口气。

听听,他也只会说这种话,连错在“哪里”都不愿意明言。叶秋只想冷笑。

那就没什么好说了,行动要比语言有效的多,他总会让叶修用身体记住他根本不知错,不认错。

年关里访客太多,他不能做过于出格的事,但也就是这两天了。

他深吸口气,安抚下烧灼躁动的血液,转身离开卧室。

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很快又响了起来,好像他所有的怒火纠结,根本没在叶修心上留下半点涟漪。

 

叶修在电竞局的工作清闲到能让人发霉,他本身可不是习惯休息享受的人,离第二届世邀赛还有大半年时间,他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去年的比赛他们其实赢得险之又险,加上第一次试水成功后,荣耀官方显然会邀请更多国家参赛,了解这些陌生对手的工作早早就被叶修提上了日程。

看到吴雪峰的时候,他其实是有些惊讶的。

快十年没有见过、甚至没有联系过的人,记忆搁置太久,早已不如往日鲜活,提到名字,想起的也只是一团隔着薄雾的模糊影像。然而当这人真正站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又发现那些时光并没有真正远离过。

“回国了?”叶修问,“怎么突然来拜访电竞局?”

“暂时没,但有这方面的打算。作为一位世邀赛的投资人,我想我应该来相关部门实地考察一下吧。当然,主要是想来看看你。”吴雪峰温和的说。

他们交谈起来,仿佛断去联系的几年空白并不存在,他们聊起吴雪峰在国外的见闻,聊起叶修在荣耀里掀起的种种腥风血雨,聊起他们又为之重聚的世邀赛。

“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回到这个圈子来了。”吴雪峰感叹。

“完美的谢幕你已经有了,现在再加上新一轮的完美开端,不是挺好吗?”叶修说。

“不知道圈子里还有没有熟悉的故人。”吴雪峰回忆着。

“老韩还在。”叶修模仿着韩文清的语气,“不拿到冠军,绝不退役。”

“他还真的这样过了十年啊?”吴雪峰被叶修拙劣的模仿惹笑了,他依稀记得当年退役之前他们谈起霸图的时候,叶修也是这么调节气氛的。

“是啊,总是拿不到第二个冠军。不过现在我退役了,他总算了多了几分机会。”叶修理所当然的说。

他的小队长没有变,那份骨血里的自信经过岁月打磨,反而更加引人侧目,如同经年的醇酒,吸引着他前去品味。吴雪峰如此想着的时候,蓦地注意到叶修一张一合的唇角上有一道细小的伤口,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忍不住抬手去抚摸叶修的嘴唇。

温软的触感和他记忆中并没有多少分别,他的指尖在曾经熟稔的领地流连着。叶修显然没想到他会突然做出这种举动,愣了一下,继而不动声色的稍稍偏头,避开吴雪峰的抚弄。

“怎么回事?”吴雪峰低声问。

“这不过年嘛,家里的伙食太丰盛,害我差点把嘴都吃进去。”叶修笑笑,“改天来我家尝尝?”

吴雪峰没有善解人意的去接这套说辞,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直到叶修都被看得有些不自在,才听到答复:“一定。”

“我也该告辞了。”吴雪峰起身,“这段时间我都在国内,再约吧。”

 

叶修对着卫生间的镜子看了半天,暗暗赞叹吴雪峰的眼神。

他唇角的伤口已经痊愈得几乎看不见,习惯了遮掩各种痕迹的他自己都注意不到,谁成想没能逃过吴雪峰的视线。

他本以为他们之间并不存在隔阂,然而当吴雪峰的手指碰触到他的时候,叶修无比清晰的意识到,隔阂是存在的。



TBC


评论(23)

热度(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