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all叶】囚徒 02

*监狱/哨向AU/胡诌/血腥/黄暴/注意避雷。



02.

 

你是魔鬼,我是炼狱。再般配不过了,不是吗。

 

连续半个月的雨天,几乎溺毙了这所城市每一寸干燥的土地,阴霾在天穹之上徘徊不去,牵引着人们的心情也一同污浊起来。

“妈的!老子真是受够了!”身着低阶警官制服的粗犷男人一脚踢开铁门,骂骂咧咧向着押解囚犯的敞篷车走去,“成天同这群臭气熏天的兔崽子们待在一起,老子都快一个月没有休假快活了!”

“谁叫哥几个地位平平,也就这跑腿的命。”另一个男人抱怨道,“看这该死的鬼天气,谁不想好好在个逍遥窝待着?”

“这批囚犯是要押到联盟总监区的?就这群被驯服了的怂货?到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去还能有命?干脆老子待会找个没人的荒郊野地把他们一个个都毙了省得麻烦。”粗犷男人不耐烦的扫视着敞篷车上死气沉沉的囚犯们,蓦地,像是野狗发现了臭水沟里偶然出现的鲜美肉块,他凶狠的目光突然变得贪婪饥渴起来。

——那是个浅棕色头发、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的少年,在一群蓬头垢面的囚犯之间显得异常格格不入,统一制式的低廉便服穿在他身上,都自有一股另类的好看味道。

尤其是那双暗金色的眼眸,蜂蜜一样柔和甜美,引人迷醉。

男人觉得自己下身的某个部位隐隐胀痛起来。

“哟,这样的货色可不多见。”他的同事显然也发现了这个尤物,吹着口哨赞叹,“他那双嘴唇一定相当有味道。”

“那是老子先看上的东西。”男人恶声恶气的警告,“等着,我要让他跪下来舔我的老二。”

他遵循欲望的指引爬上敞篷车,向猎物一步步靠近,半路上踢倒了几个碍眼的家伙。慌乱不安的气流在囚犯之间弥漫着,慑于男人腰间警棍的威严,他们瑟缩起来。

那个漂亮的少年安安静静的坐着,分毫未受这阵骚乱影响。

男人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凑上去递给他的猎物一支烟:“小子,路上无聊,来点好东西?”

“谢谢。”少年礼貌的回答,毫无危机感的接过了狩猎者给予的饵食。

监狱里还有这么天真的家伙?他恐怕进来还不到一天吧,难怪看着面生。男人几乎要邪笑出声。

“既然这么无聊,不如跟老子一起做点儿快活事吧。”血液烧得欲望更加沸腾起来,他急迫的向那张干净青春的脸庞伸出手去,“能把老子伺候的舒服了,说不定老子一开心,你就不用到联盟总监区吃苦了……”

“那还真是多谢了。”少年彬彬有礼的回答,夹烟的修长手指拦住他的动作,不动声色的收拢,“不过,我可不认为我是去那里吃苦的。”

男人的眼睛瞪得溜圆,一声声清脆可闻的爆鸣声传入耳膜。

——指骨碎裂的声音。

他大声哀嚎起来,疼得站不稳脚跟,捧着软踏踏的伤手跌跌撞撞滚下敞篷车。

站在一旁准备看好戏的男人慌忙解下警棍冲上来,准备上车镇压这个胆敢袭警的囚犯,少年不慌不忙的站起身,掏出上衣口袋里的证件。

乌压压的天际一道闪电掠过,将证件上的信息照得清晰可见。

地上狼狈爬起正想着狠狠报复的男人吞下喉中的怒骂,脸色瞬间变作惨白。

“我是联盟总监区的新任警官。”少年居高临下的说道,“在前往监区的路上,我不希望再出现任何额外的岔子。”

按照总监区在整个体系中的超然地位,哪怕是新任警官,也完全有权利将他们革职。

被捏碎手骨的男人打着寒颤,恐惧的看着被他狠狠冒犯的少年手握的权柄,似乎已经预见了自己惨淡的未来。

然而少年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说:“别再浪费时间了,去开车。”

 

发动机的嗡鸣伴着一声炸雷,沉闷了整个早晨的天空,终于又按耐不住的降下大雨。

少年盯着手中被雨水淋得透湿的香烟,有些发怔。

雨天,怎么也点不着的廉价烟……还有血。

——没想到最后,连陪你一起抽支烟,也不行哪。

他完好无损的胸膛中传来一阵空虚的裂痛,或许是错觉。

“最后?这才正要开始呢。”他信手将那支烟掷下车去,抬头远眺雨幕中地平线上影影绰绰的模糊暗影,露出一个愉快的笑容。

“我来了。”

那支香烟的尸体躺在泥水中,很快便被风雨冲刷得无影无踪。

 

叶修在一股消毒水的气味中清醒过来。

他的身体本就受了不小的创伤,又在公共浴室里打了一架,这会儿疲惫得恨不得再晕过去。

逃避可不是叶修的风格,身处监狱这种地方,再没什么比保持清醒更重要了。

“有烟吗?”他尝试着开口,发现声音哑的不成样子。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闻声而至,不怎么温柔的往他嘴里塞了一根温度计。

“喂……”叶修嘟哝着抗议起来。

“你最好不要说话。”医生冷冷的告诫,“当心把温度计咬碎了,水银可是要命的化学品。”

这家伙,小小年纪就有面瘫的毛病,整一个机器人似的……想来在这种地方也没什么乐趣可言。叶修暗暗腹诽。

“烧已经退了,伤口都给你重新包扎过,注意不要再剧烈运动,犯人不能在我这里过夜,你去牢房之后收敛点儿。”医生收好温度计,面无表情的对这位一天内两次光临医务室的人说着注意事项。

“我说,小医生……”叶修清了清嗓子。

“张新杰。”医生指正道。

“好吧,人小鬼大的张新杰小朋友。”叶修笑了笑,“你是个向导吧,看你这么小的年纪,怎么会在监狱里当医生?是塔安排的?”

“阶段性历练,塔的要求。”张新杰回答。

“哦?这么听话……你很喜欢这里?”叶修知道,塔内的向导在经过一定程度的训练之后,会被分配到各种场所进行历练,以便尽快成长,继而投入使用。

“我会在这里,与我自己的喜好无关。”

“听从主导者的命令,你果然像是个机器啊。”叶修拨弄着手腕上的抑制器,“明明没有戴着项圈,跟我这个囚犯比起来,实质上却并无区别。”

“你想说什么。”张新杰蹙起眉头。

看着那张满是少年气的稚嫩脸庞上露出这样严肃又困扰的表情,叶修有些好笑,又有些难过,他从病床上翻身坐起,冲这所监狱中他目前碰到的唯二向导招了招手。

张新杰的眼眸透出一丝迷茫,他迟疑片刻,走上前去。

叶修伸出双臂拥抱住这位灵魂深陷囹圄的向导,贴上他的前额,打开了自己的精神世界。

思维与精神可以瞬息千里。

张新杰很快就在他的暗示中清醒过来,在精神冲击之下,他的脑袋还有些晕沉,一只体态娇小的红石燕绕着他不安的啾啾鸣叫着。

“你——”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叶修手腕上形同虚设的抑制器。

“嘘。”叶修将食指竖在唇边,狡黠地眨了眨眼睛,“没你想象的那么轻松。看在同为向导的份上,你可要为我保密啊。”

张新杰抿紧嘴唇,他并不赞同叶修刚才的行为,在一个敌友未分的陌生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底牌,根本就是愚蠢至极的莽撞行为。

可是……

“好看吗?”叶修问。

“什么?”

“自由。”

张新杰屏住呼吸,叶修的精神世界好似又一次呈现在他眼前。

他并没有多少时间回味,医务室外响起了有节奏的敲门声。

 

不等应答,吴雪峰便推开房门。

“看来我们不听话的囚犯有一幅耐折腾的好身体。”他看向叶修,温雅的轻笑道。

“您有什么事情吗?”张新杰上前一步,有意无意的挡住了他的视线。

“既然已经清洗干净,按照流程,他应该体检了。”吴雪峰缓步走近,军靴叩在地面上,扰人的“哒哒”声。

“我认为,这个流程我已经在为他治疗的时候完成过了。”张新杰据理力争。

吴雪峰有些惊讶地瞥了他一眼,很是奇怪他会为司空见惯的囚犯争取权益。

“这是我的工作。”他用柔和却不容抗拒的语调说,“你的体检结果并不具有任何意义。”

然后他越过向导医生单薄的身体,对叶修说:“跟我来吧。”

 

“监狱里还有这样的流程啊。”叶修问。

“当然。”吴雪峰笑笑。

“这么多犯人需要亲力亲为,很是辛苦嘛,狱警先生。”叶修状似同情的感慨。

“分内之事。”吴雪峰并未因这句话语中暗含的讽刺而恼怒,他命令道,“脱。”

叶修毫不拖泥带水的扔掉了自己身上松松垮垮的医用外套——连同内裤一起。

他整个人都直白的暴露在吴雪峰审视的目光中。

狭小的空间带来一种烦闷的焦灼感,吴雪峰身上属于哨兵的信息素如蛛网般一层层缠覆包裹着他。

叶修深吸口气,冷笑着注目这位哨兵以一种优雅的姿态慢慢靠近,暗暗计算那包裹在黑色制服下的颀长身体所蕴含的爆发力。

吴雪峰戴着白手套的指尖按在他赤裸的肩膀上,信息素更加浓郁粘稠了,他觉得有些眩目。

之前实在透支太多。

那只手在他的肩背处缓慢游移着——探究玩味的戏弄,偶尔滑过淤青的伤处,带起皮肤一阵阵敏感微弱的颤栗。

吴雪峰的手指最终停在他的臀肉上,暗示性的打着圈,隔着那层薄薄的布料,叶修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哨兵手指上灼热的温度。

要是他胆敢再进一步的话——

 

“吴先生。”呼叫机在此时震动起来,“请您立刻到典狱长的办公室来。”

吴雪峰微微皱眉,显然不怎么喜欢这个不合时宜的呼叫。但他仍是冷静地按下按键回答:“知道了。”

“看来这个流程只有另寻他日完成了。”他关掉呼叫机,遗憾的对叶修说。

“随时恭候。”叶修说。

“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小向导。”手指在那张不懂示弱的嘴唇上轻轻拂过,吴雪峰笑了两声,转身离开。

“去张新杰那里再休息会儿吧,轻松的时光可是稍纵即逝的。”

 

叶修看着哨兵离去的背影。

胆敢再进一步的话……

他一定要搅烂他的脑子。

 

吴雪峰理正帽檐,在房门上敲了两下。

“请进。”

“现在传唤我是有什么事情吗?典狱长。”

“向你介绍位新同事。”陶轩疲惫的揉着太阳穴,“他刚到,你带他尽快熟悉一下环境。”

站在办公桌旁的年轻人转身,向吴雪峰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你好,我是苏沐秋。”

 

——初次见面,多多指教啊……苏警官。



TBC


评论(24)

热度(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