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all叶】背德之人 04

04.

 

——你们总会知道,能有个兄弟,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

他小的时候在学校不知道第几次帮叶修背黑锅,回家在母亲面前委委屈屈的掉金豆子,控诉兄长仗着模样相同李代桃僵的狡诈行径。母亲把叶修叫过来,该批评的批评,该教育的教育,最后又如此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

叶秋撇撇嘴,将来怎样他才不管呢,他只知道本该属于他的东西,因为叶修的存在,理所当然的减少了一半。

我不要和哥——叶修一起睡!他晚上总是乱动,我根本睡不好!六岁的叶秋提出自己想要得到个人空间的渴望。

你又不怕黑不怕冷啦?叶修佯装惊讶的问。

叶秋气呼呼的哼了一声,扭头不理他。

这个要求在那天当然没有得到批准,叶妈妈还想着双胞胎快快和好呢,晚上关灯前看两个小人儿睡在不大一张床上,彼此隔得远远的,仿佛中间有道楚河汉界。第二天一早再来喊人起床,掀开被子一看,叶秋四肢并用的紧紧黏在叶修身上,八爪鱼似的,扒都扒不下来。

大写的口嫌体正直。

 

一句而过的肉但是lof不吃


“哥哥,我知道你很想揍我,可是你总得顾忌着这双手吧。”他温柔的把叶修的双手绑缚在床头上,殷勤告诫,“待会挣扎的时候可要小心点儿,万一伤到,我真是不知道你还能做什么了,虽然我很乐意你待在家里,可是你因此苦恼的话我也会心疼的……啊,放心,我会保护好这双手的。”

他吻了一下圆润柔软的指尖,叶修的身体颤了颤,曲起腿想要踢他,叶秋哪里容他得逞,不费什么力气就把那些微的反抗压制下去了。

“放开我。”叶修冷冷的说。

今天不用上班,他昨晚熬了整夜归纳资料,实在撑不住就去床上休息了会,再醒来时就是叶秋掀了被子来绑他的光景。

真该锁门的,多年养成的习惯总是让他遗忘这点。

“真是怀念我们小时候,你可从来不会拒绝我到你床上来……”叶秋略带遗憾的说,父母已经坐上早班飞机出了国境,他也一早通知钟点工不必过来,留给自己足够的空间好好品尝他的猎物。

叶修抿着嘴唇,最初的几次,他还会通过语言反抗,现在,他已经连话都懒得说了。

把自己当成一块死肉,这样痛苦的感觉会好很多。

叶秋最受不了叶修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这让他有种自己在无理取闹的挫败感。

“好啊。”他收起温柔的假象冷笑出声,“我们倒是看看,等下哭出来的是谁。”

可惜这次他失算了,还没等他真正开始,门铃出乎意料的响起来,叶秋打定主意不作理会,然而那恼人的声音一直有节奏的吵闹着,并且带上了拍门声双管齐下,来客似乎笃定屋里绝对有人在。

这样的环境下委实难以继续,叶秋啧了一声,只好先放开对叶修的束缚,提醒他一句收拾好自己,整理好衣襟前去开门。

从卧室到客厅,他已经将脸上不耐烦的表情顺利切换成能让任何人都如沐春风的温雅。

拍门声还在继续,叶秋握住把手打开了房门。



TBC


唔……没想到lof还能再吐出来。


评论(13)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