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all叶】背德之人 05

05.

 

来客尚未露出真容,一连串话语迫不及待的抢先从门缝中挤了进来。

“我去老叶你怎么现在才开门啊我这都敲半天了手都疼死了,睡到太阳晒屁股还不起感情你退役后真的过的老人家生活啊,事先不准备好迎接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咦?”

随着房门的彻底敞开,来客的声音戛然而止,显然在这方面相当收放自如。

叶秋瞬间判断出这位搅黄他好事的家伙是谁——叶修在荣耀圈中的好友之一,黄少天。并且根据他的调查,这位同叶修的关系,比之圈中的其他朋友还要尤为亲密一些。

一股酸苦的味道从胃里翻涌上来,冲击着他面部得体的表情,叶秋几乎就要直接甩上房门送客,好在长久磨砺出的自控力让他稳住了差点冒头的厌恶,他用平和的声音问:“您有什么事吗?”

黄少天的脸色已经从最初的不耐过渡到了困惑混乱,他盯着叶秋的面孔,极力想从那上面分辨出这是不是某人故意整出的恶作剧:“叶修……?不对,不太像……呸呸呸什么鬼,明明就太像了……”

搞不清状况的黄少天陷入了短暂的自言自语中,叶秋喉中的那股苦味发酵了般变得愈加浓烈,黄少天没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意味着他根本不了解自己的存在——叶秋咀嚼着这个事实,这个他的兄长甚至从未在他人面前提及自身存在的事实。

看啊,你就是这么无足轻重、不值一提的。

“哦,少天来了啊。”面对面互相纠结不同问题的两人纠结的主要人物适时出现,黄少天眼睛一亮,对嘛,这才是叶修,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独属于叶修的气息,他一眼就能鉴定出真假了。

那么这个杵在门口疑似叶修复制体的家伙是——

“我弟弟,叶秋。”叶修走过来,拍了拍和他顶着一个壳子的叶秋的肩膀算是介绍,“抱歉抱歉,我忘记你来的具体时间了。”

叶秋的肩膀瑟缩了一下,叶修轻轻的一拍像是带着电流,在他们的关系彻底变质之后,他就再没有从叶修哪里得到任何亲密的主动接触了——即使那是假装的。

他不动声色的稍稍侧身,做出迎客该有的礼节:“原来是哥哥的朋友,欢迎。先进来再说吧。”

“哎不用不用,我先认个门。”黄少天慌忙摆手,在心里把叶修狠狠指责了一把,说好的家里没人让他直接过来的呢?提前知会一声他连夜去准备礼物也行啊,这尴尬的,“改天再拜访吧不好意思啊你看我这都——”

“行了行了,都这个点了赶紧走吧,我要跟你复盘的东西多了去了,时间宝贵。”叶修直接打断黄少天的碎碎念,也不给黄少天反驳的时间,招呼叶秋一声“先走了”,直接迈出门去。

咔嚓一声门锁闭合,把叶秋暗潮汹涌的一颗心彻底锁在那一方不可见光的小世界中。

 

“我说你干什么啊?都不跟我说清楚,哪有大过年的空手上人家家的,丢人,你绝对是故意的!”走到小区门口,黄少天还在抱怨着,“大晚上在Q上敲我说来你家讨论试验重要发现,结果我人到了这又要去外面?”

“年已经过了。”叶修揉着眼角下的乌青,他休息的不好没精力和黄少天你来我往的PK嘴上功夫,“我没想到他今天没去上班,总裁嘛,天天都很忙的。”

“哎呦你这个弟弟很厉害啊,比你强多了。”黄少天有些惊讶,“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太麻烦了。”叶修说。

“好吧,果然是你的风格。”黄少天服气。

“没什么好说的,你刚刚也见了,普通的双胞胎而已。”叶修耸耸肩。

“我怎么觉得你在敷衍我。”黄少天也不指望从叶修那里套出什么八卦来,他果断转移话题,“现在去哪?”

“电竞局。还好你这两天走亲戚走过来了,过年这时间段都没几个泡在游戏上的,连王大眼都不在B市,不然我也不用找你了。”叶修叹气。

“卧槽你还嫌弃我,信不信我走了啊。”黄少天嘴里说着,还是领着叶修走到路边的一辆汽车旁,叶修家住的小区治安极好,没有登记过的车牌号进不去,他只好先停在路边。

“不错啊,会开车了。”叶修扫了一眼牌号首字,B市车牌,显然是黄少天借来的车,特地开过来跟他炫耀新技能的。

“今天就让你体验一把剑圣大大的飙车技术。”黄少天得意的叫嚣,拉开车门把叶修推进副驾,“好好帮我导航啊。”

叶修关上车门乖乖坐好,眼瞅着黄少天拉开后车门,非常自然的坐了进去。

干嘛,感情我这导航还能附带遥控驾驶功能啊?叶修无语的望着坐在后排的黄少天。

“……你等会我先酝酿一下。”黄少天呆了一秒反应过来,乱七八糟的胡扯掩饰紧张犯下的错误。

“我说你行不行啊,别把我带坑里去了。”叶修对黄少天的技术表示怀疑。

“行行行。这不是被带习惯了嘛带人上路我还是第一次。”黄少天悻悻的解释,换到驾驶席边打火边告诫叶修,“你注意帮我导航就行了。”

叶修第一次觉得,他身上的担子相当沉重。

 

事实证明叶修也是习惯被带的那个,在他发现自己凭感觉指出的道路越来越偏移熟悉的景物时,他果断将导航的重任交给了车载系统。

虽然一开始犯了乌龙,但黄少天的驾车技术还是相当稳健的,没有像他开车前高调宣布的那样一路狂飙。叶修坐了会儿就开始犯困,如果不是黄少天开车都停不下喋喋不休的话,他的上下眼皮现在已经粘合在一起了。

“对了老叶,你弟弟叫‘叶秋’是吧,这不跟你最初用的网名一样吗?说起网名我就觉得当初嘉世给出你改名的理由有点扯淡,你这么懒还能想起来用网名这么高大上的艺术品?其实这名字跟你弟弟有点关系吧,让我猜猜……你该不会是个弟控所以才用他的名字吧?”心分二用的事黄少天再熟练不过了,带人上路最初的紧张劲儿过去,他就开始发散思维。

“你能不能好好开车。”叶修头疼,“这话题以后再谈。”

“你果然瞒了不少事情,我先记着这笔到时候你可别又推三推四的糊弄过去。”黄少天说。

“嗯嗯。”叶修心不在焉的答应着,他不觉得离家出走借用身份证的事有什么藏着掖着的必要,嫌解释麻烦是真心话。

他真正有所隐瞒的,同他在荣耀中一路行走的路途也并无多少关联,他无需向任何人明言。

——那也是为什么,他不能欺骗那些前来相亲的姑娘们的原因。

 

发现自己的性向异于常人并不是什么难事,难事在于如何确认这点。

叶修的胆子向来不小,十五岁他就一个人从B市一路晃荡到了H市,所以他一个人晃荡进GAY吧的心情,好奇期待要占最大比重。

在这里,不会有人用看待异物的眼神看待他,他可以遇到自己的同类。

剩下的小部分心情是慌张窘迫,他才刚刚成年,完全不能说自己在这个领域拥有足以媲美荣耀技术的经验,他更加不知道应该如何应付来自陌生人的骚扰或者说引诱,空气中充斥着各式各样的男性荷尔蒙,他觉得有些窒息。

是嘉世的副队长,吴雪峰将他从困境中解救出来的。

你进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偷偷摸摸的像是个拿压岁钱进网吧的小学生,我还怀疑自己看错了,那举动太不像你了。吴雪峰说着自己所见的反差,别人摸你屁股,你活像只炸毛猫似的一下躲开老远,真是可爱又有趣……你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呢。

脱出困境的叶修理直气壮的指责自己的副队长为什么没在一开始就帮忙。

抱歉抱歉,总觉得你不太想让人知道。吴雪峰说。

确实,谁也不会想要将这种事情宣之于众。从某种方面来说,吴雪峰向他展露出的,是极大程度的信任。

他们很快就发展出了除队友外的另一种亲密关系,有别于恋人的那种互相解决生理需求的关系。

在这一方面,吴雪峰的指引让叶修非常舒适,他喜欢吴雪峰在床上温柔体贴的手段,乐于将身体交付给这个更加成熟的男性。吴雪峰从不拒绝他的渴求,也从不强求他的拒绝。

这种关系平平淡淡的维系了快三年,那次肉体纠缠结束后的温存时间,他在吴雪峰的床头上发现了一本爬满英文字符的笔记。

这是什么?新的荣耀战术密语?叶修翻着笔记打趣。

最近空闲的时候在准备出国的事情。吴雪峰正在用毛巾帮他擦拭身体,随口解释着。

哦?你要出国啊?叶修翻动笔记的手指顿了顿。

早就有这打算了,像我这样的人,在这个国家是不被承认的。

打算去国外结婚?叶修懂了他的意思。

再说吧,将来的事情还没有定数呢,还是着眼当下要紧。吴雪峰放好毛巾,摸摸叶修的嘴唇,凑了过来。

叶修微微偏头,那个吻落在他脸颊上。

他突然觉得有些无趣。

 

“你别发呆啊,还有件事我当时就想问了没抓住机会。”黄少天的声音增加了半个分贝,给差点迷糊到梦境中的叶修提了提神,“你和孙翔是怎么回事啊?”

“什么怎么回事?”叶修茫然的问。



TBC


评论(9)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