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all叶】背德之人 06

06.

 

“不是吧你还装傻?”黄少天不可思议的转头去看叶修,后者不明所以的表情不似作伪,看在黄少天眼里这完全是心脏人士的惑敌之术,他不满地说:“老叶你这样就很没意思了,对我你还——我靠!”

路口的红绿灯闪烁两下跳到了红灯,黄少天光顾着转头研究叶修表情里的蛛丝马迹了根本没注意路况,好在座驾本身的刹车性能良好,狂踩之下这才没撞上前方的车辆。

“再开口说一个字第二届世邀赛你就不要去了。”叶修冷冰冰的说,因为惯性的缘故安全带勒得他肩膀疼,真是不想再体验第二次。

搁平时黄少天肯定要跟叶修怼几句滥用职权,不过刚才的意外把他这个新手司机吓出了一身汗,难得听话的乖乖闭嘴了。

车里安静了,困意又丝丝缕缕的纠缠过来,叶修的思绪漫无目的漂浮着,落在黄少天刚刚提到的孙翔身上。

和孙翔怎么回事?这问题真是莫名其妙,他同这位的交集本就不算多,也就是带着兴欣打挑战赛的那年接触多点,退役之后除了世邀赛的时候作为队友天天见面,其余时间也就只有去轮回出差的时候能偶尔碰上点个头,能有什么事?

难道世邀赛的那次自己又打击到他了?叶修纳闷,转念想了想又觉得不会,荣耀第十一赛季他依然在关注,轮回的可怕是让所有战队头疼的事,在这个队伍中的孙翔,他的进步是所有人都能看得出的,从赛季初一直发挥稳定,根本就不是被影响的样子。

他更强了。

叶修感慨了一下年轻人的可怕,世邀赛的时候孙翔在小组赛上的重大失误害得C国差点提前终结苏黎世之行,当时可没少被媒体口诛笔伐,甚至在拿了冠军后第十一赛季开始还被电竞之家揪着不放,质疑轮回本赛季夺冠的可能性。也难得他的状态没受舆论影响。

兴欣的敌人变得更加难以对付了,叶修想着,他的心境却在担忧之余另有一种奇妙的宽慰,一叶之秋——他的新主人正在不断证明着自己。

 

叶修把录像又一次退到十分钟的时候,从这里开始正是一叶之秋脱离团队出现失误的地方,他把这段录像反复播放观看了三遍,然后转向喻文州说:“下场比赛的名单需要更改一下,撤掉孙翔的首发。”

“为什么?”喻文州还没发话,孙翔已经按耐不住的跳起来,他瞪视着叶修,怒气在脸颊上汇聚成清晰可见的红色,一半因为叶修的决策,一半因为自己在比赛中难堪的表现。

“小组赛遇到K国之后你的状态就不怎么稳定,尤其是这一场,你觉得这是你该有的表现吗?”叶修说,“我看不出你有任何能调整好自身的迹象,我们在这里要的是胜利,一个连自己的状态都无法掌控好的选手,他能将队伍导向胜利吗?”

孙翔没有反驳,但他的眼神里写满了不服,可惜这股充满挑衅的不服在叶修眼中毫无意义。

“如果我没记错,下场比赛的阵容在我们的战术安排中是需要一叶之秋这个战斗法师的。”喻文州翻着手中的笔记本,“八强赛第一场就对上同组出线的K国,不太好办啊,这次的阵容已经是我们上次输给他们后研讨出来的最佳排布了。”

“我只是说撤掉孙翔的首发,角色阵容不变。你们是把我忘记了吗?”叶修说。

“你要出场?”喻文州紧皱的眉峰舒展开来,他当然也看出孙翔状态不佳,但一叶之秋又确实是下场比赛的重中之重,换不换人着实让他为难了很久,现在有叶修顶上,他也可以松口气了。

“是的。”叶修平静的向孙翔伸出手去,“把一叶之秋给我吧。”

孙翔盯着他的手,没有动作。

这一幕似曾相识,连主人公都没有变化,只是两人的角色立场翻转过来。

训练室里的空气整整凝固了两分钟,一叶之秋的账号卡回到了阔别许久的主人手上。

 

“还好他没跟你闹起来。”队员们陆续离开训练室后,喻文州又和叶修讨论了一会儿接下来的赛程,收拾资料的时候唏嘘了一句。

“我跟他的关系有差到那种程度吗?”叶修无奈的说。

“孙翔成长了,但还不够成熟。K国那个战法很像以前的你吧,或许勾起了他什么不好的回忆?”喻文州若有所思的回忆着,眼神闪烁。

“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你想在下赛季对上轮回的时候在孙翔身上做文章?先顾好眼前的世邀赛吧。”叶修提醒。

“唔……K国的那个战法,你有把握吗?”喻文州收敛心思,问道。

“对上谁我也不敢说百分百的把握,说真的,这次是无奈之举,我对世邀赛的准备重心完全不在自己参加比赛这上面,状态保持的可想而知。”叶修实话实说。

“看来下场比赛会是场关键性的苦战。”喻文州当然知道这些天叶修的辛苦。

“不要太指望我。”叶修耸耸肩。

“我们是干什么来的。”喻文州笑笑。

“那就行。”叶修说。

“明天的战术会议孙翔不会气得不来了吧。”喻文州用开玩笑的语调提议,“作为领队你不该去关心下队员的心理状态吗?”

“我还要上场比赛,得抓紧时间和一叶之秋多多磨合,这账号卡我可是两年多没碰了,要关心你去。”叶修晃晃手里的账号卡,“他又不是小孩子,还得大人哄着才行。”

 

叶修当然没去“关心”孙翔,结果到了晚上的自由活动时间,孙翔自己送上门了。

“你不会是来检讨的吧,早干嘛去了?”叶修对来访者微感诧异,他以为这小孩现在正在气头上根本不会想见他呢。

“下场比赛我要出场。”孙翔快速的说,“跟我去竞技场,如果我赢了,一叶之秋还我。”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我是领队还是你是领队?”叶修不置可否。

“你是领队,所以你会选择对队伍最有利的做法,所以我只需要证明——我比你强,我更适合同一叶之秋一起上场比赛。”孙翔说。

叶修静静的看着这个挑战者,他眼中的不服已经沉淀下去,也没了对失误的后悔懊恼,他在极短的时间内从沸腾的情绪中平静下来,摒除那些驳杂的思绪,只留下斩去荆棘的战意。

“是吗?你最近的表现实在让人难以相信这点。不过……我总得给你机会。”叶修打开客房配备的电脑,示意孙翔坐下,又摸出自己的笔记本插好电源,他晃晃鼠标,问:“开修正场?”

“不用。”孙翔登陆了自己的小号战法。

“你是在浪费自己的机会。”叶修说。

孙翔没有接话,专注的看着自己的屏幕。

战斗的结果没什么悬念,叶修看着倒在面前的小战法,问:“你的赌注不会是一局吧?”

“你真的很厉害。”孙翔的回答完全不在叶修的频道上。

“当然,感情你第一天知道啊。”叶修理所当然的点点头,“不继续了?那就赶紧回去休息吧。明天的会议记得过来。”

“不是……我是说,当初在嘉世的时候……放手一叶之秋,比我想象中要困难的多,更何况是那种程度的放手。”孙翔有些出神的看着屏幕里叶修操作的一叶之秋,“你在赛场上面对他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你面对嘉世的时候,又是什么感觉?”

“没什么,就想着赢而已。”叶修平淡的说。

“是的,我也想赢。”孙翔深吸口气,“继续吧。”

 

第二天的日常训练上多出来一个项目,国家队的队员挨个和孙翔单人PK,叶修发话只要孙翔达成全胜就考虑让他重新首发,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座的诸位没一个是吃素的,个个都是荣耀里巅峰的存在,单是看一眼名单,就足以让人退却了。

孙翔接受了这个要求。

国家队的队友们叫苦不迭,打打孙翔也就算了,全当研究对手为下赛季做准备,可是为什么,他们还得每天打一遍叶修的一叶之秋啊?早都打吐了好不好,研究这位也没意义啊。

比赛日近在眼前了我得快点找找感觉。叶修的理由当然也是充足的。

这个项目在比赛日的前两天停止,叶修把一叶之秋的账号卡递到孙翔面前。

“我还没有全胜吧?”孙翔没接。

“你的胜率比我稳定,我是领队,当然要选择对队伍最有利的做法。”叶修说,“以后,他是你的了。”

 

既然孙翔有了长足的进步,下次世邀赛派他上场的时候也能多放点心……叶修在去卫生间的空档想着,他已经将黄少天的问题抛到了九霄云外,到了电竞局后他们立刻一门心思的扑在荣耀上,黄少天都没再提叶修当然懒得关心。

现在最让他关心的除了荣耀也只有那个人了……叶修关掉水龙头的开关,洗手的时候他瞥见自己手腕上有一圈淡色的痕迹,他的皮肤过于敏感,勒痕还没有彻底消去。

他很想搞清楚他弟弟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却又阻止着自己去搞个清楚明白。

所以,尽可能的避开叶秋是最好的。

叶修转过身,看到他极力避开的好弟弟正堵在卫生间门口,好整以暇的注视着他。



TBC


评论(20)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