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翔叶】渴血症 · 续2

前文:之一   之二



吸血鬼猎人总部食堂的菜品花样繁多,几乎可以满足任何口味刁钻的觅食者,前提是在对某种滋味彻底沦陷之前。

孙翔索然无味的吃着自己的午餐,他的舌头品尝不出任何足以带来满足感的味道,要解决这些糟透了的食物真是太困难了,尤其是在真正的美味正大大方方端坐在对面的时候。

叶修正在喝第二杯人造血,他的样貌已经变幻成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裸露在恤衫覆盖外的肤色比孙翔记忆中还要苍白——他仍未恢复到巅峰状态。

孙翔的鼻翼动了动,那股惑人的血味仿佛正萦绕在他鼻端,比他曾经感受到的更加浓稠,在他一度怀疑这是因为过于干渴而产生的错觉时,他发现不止一人正悄悄的将视线投注到嘉世城的真祖身上。

那些视线里混杂着畏惧,渴望,贪婪……种种情绪不一而足,显然,被真祖诱惑到的远不止孙翔一个。

这些无礼的家伙居然胆敢冒犯真祖?孙翔看得心头火起,浑然不觉自己才是最为冒犯的那个,他抑制不住恼怒的对叶修说:“你就不能张开结界吗?”

“太麻烦了,我想早点恢复就要省点劲儿。”叶修淡然自若的回答。

“你就这么喜欢将自己置身在危险之中吗?”想起陶轩的告诫,孙翔咬牙切齿的低吼,“你究竟有没有一点作为真祖的自觉?”

“当然有。”叶修慢吞吞的舔了下嘴唇上的血渍,在孙翔跳脚前补充:“这不是有你护卫吗。”

这句话显然安抚了孙翔濒临炸裂的情绪,他哼了一声,努力将目光从真祖润泽的嘴唇上移开:“你知道就好,要不是有我在,你早被那些狂徒袭击了……”

“说这句话之前,你最好先把自己的尖牙收回去,这样才比较有说服力。”叶修冷淡的指出。

“……”没说完的话被噎了回去,孙翔悻悻收回不自觉显露的尖牙,吸血鬼果然是一种遵循欲望行事的种族,哪怕他是个不完全的混血种,身体也总是想要跨越理智行动。

从黑暗种族的集会上归来后,他就再也没有吸食过叶修的血液,为了让虚弱的真祖尽快康复,他不得不拼命抑制住跗骨的饥渴感,只有在无人知晓的睡梦里,他才能肆无忌惮的将叶修牢牢锁在怀中,贴近他的脖颈吸食鲜血,然后在猎物美妙的呻吟声中意犹未尽的醒来,继而陷入新一轮更加庞大的空虚之中。

在集会上孙翔意识到了一点:他并非唯一尝过叶修鲜血滋味的特殊个体。这种认知正是促使他露出尖牙的另一个诱因。

哪怕自己还尚未搞明白缘由,他也无法忍受任何人一同分享。

但是孙翔无比清楚的知道,他没有提出意见的资格,如果不是叶修默许,他甚至都碰触不到这位真祖的一滴血。

所以要比现在更加强大才行。

强大到他想要“食物”的时候,再也无需征求“食物”的认同。

 

“就这样过去真的没问题吗?”孙翔叫住叶修。

“联盟会议,虽然我不喜欢出席,但是总得走个过场。”叶修叹口气,“一切为了世界和平嘛。”

“但你还没有恢复。”孙翔拧起眉毛,“难保会议上不会有些居心叵测的家伙……”

“对自己的能力不够放心?”叶修瞥了孙翔一眼。

“我还没有自大到以为自己能够在联盟的至高战力前横行无忌。”见识过真祖的厉害,孙翔早已不是过去那个只懂得横冲直撞的新手猎人,“我有一个提议。”

“哦?说说看。”叶修饶有兴趣的停下脚步。

“你是因为严重失血才会退化的吧。”孙翔回忆着脑中的情报,“如果补充了足够的鲜血,你能够快速恢复吗?”

“不错的提议。”叶修赞同道,他走至孙翔面前,问:“那么,要试试看吗?”

“来吧。”孙翔说,他看着少年模样的真祖踮起脚尖,伸出手臂揽住他的脖子,过分年轻的面庞缓缓凑近,温热的吐息落在他耳边。

没有想象中的刺痛,某种湿热柔软的物体在他脖颈上轻轻舔舐了一下,叶修就放开了他。

“你以为真祖是那么容易满足的吗?”叶修严肃的说,“我会把你吸干的。”

“喂……”

“更何况凭你的血统,我就算把你吸干也恢复不了。”叶修嫌弃的补充。

孙翔的脸上刷得镀了一层红色,恨不得立刻要求同真祖决斗。

他正准备说些什么反驳回去,蓦然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危机感袭上心头,未及细想,他闪身越过叶修迎向危机袭来的方向,那种沉闷的压迫感提醒着他——即将到来的是他无法挡下的危险。

圣银打造的箭矢缠绕着咒文破空而来,一念之间已在眼前。

躲不过去……孙翔眼睁睁的看着箭矢呼啸而至,身体却像被锁定似的动弹不得。

就在他无计可施的时候,一只苍白的手突然出现在视野中,轻轻巧巧的握住了那支夺命的箭矢,绚丽的咒文迅速褪去,死灰色的灼痕随之在那只手上蔓延开来。

“是古代炼金术师的遗产。”叶修端详着手中的箭矢,随着咒文的彻底湮灭,银箭也化作飞尘消散开来,“现在几乎没有这样的精品了,为了对付我还真是下了血本啊。”

“你——你怎么能徒手去抓?却邪呢?”孙翔死死盯着叶修受伤的手,大声吼起来。

“借给叶秋用了。”叶修满不在乎的说,“最近氏族中不大太平,他需要像样的武器防身。”

“难道你身边就足够太平了吗?”孙翔不由自主的拔高了声音,“太平到连我们去联盟总部的路上也会遭遇伏击?”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叶修望向密林深处,他已经捕捉到了更多危险的气息,“活着从这里离开,才有机会计较究竟是谁让我身边这么不太平的。”

 

在作为真祖生存过的漫长时间中,叶修经历过的风浪可谓多不胜数,只是在种种困境面前,他还从未像此时这般左右为难过。

他的护卫正安分的躺在地上,生息接近枯竭——那一抹本人从未切实意识到,但确实总是牢牢紧盯他的、热切的不容忽视的视线,终于从他的感知里消失了。

叶修仔细观察着孙翔的伤口,洞穿的面积并不算大,甚至没有血液流出,看起来像是一道暗沉的烙痕,表面似乎不怎样严重,但这个混血种属于血族的那部分,已经彻底被咒文烧了个干净——这就是企图用身体保护真祖的下场,老套又现实的结局。

如果叶修的状态正常,他当然可以在孙翔送死前解决一切难题,但命运偏偏给了后者充英雄的机会。

叶修将手指按在那处要命的伤口上,指尖传来的刺痛感提醒着他专为真祖准备的咒文仍在这具不够强悍的血肉之躯中肆虐着,他轻轻叹了口气。

这样子已经彻底没救了。

“算了。”无奈的摇了摇头,叶修决定不再做无用之举,他站起身,准备离开。

用不了多久,这具身体就会在咒文的侵蚀下逐渐腐朽,然后化作飞灰,他曾经预想过的,关于这个再普通不过的混血种的未来,将不复存在。

这样的消逝,在黑暗种族的世界中,太过频繁。

所以这件再普通不过,再平凡不过的事,为何会让他停下脚步呢?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混血种在他的眼中,不再普通的?

是最初见面的时候,被那无礼又无畏的挑衅激起的兴趣吗?是之后愈发增多的日常相处中,一点一滴累加而出的期待吗?或者仅仅只是,在刚刚那场袭击里,他作为一个被保护者,而不是保护者的惊讶与困惑吗?

在孙翔倒下的那一瞬间,他那颗死寂了不知多少岁月的心脏,居然奇迹般的疯狂跳动了一下。

作为一个血统纯正的吸血鬼,他的心脏理应永远冰冷,永远无知无觉才对。

叶修终于回过头来。

“没想到犹豫不决这种事也会发生在我身上。”叶修把手放在胸膛上,似乎能感受到层层血肉之下不安的颤动,然而实际上那里并没有任何起伏,“真想问问你是怎么了。”

他俯下身,捏了捏孙翔的脸颊,平日里容易炸毛的混血种毫无反应。

“这绝对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蠢的事了。”叶修捧着那张无知无觉的脸,喃喃道,“嘉世城的真祖突然缺席,大概会引起轩然大波吧,这样的发展也是他们预料中的吗……算了,将来的事,到时候再解决也不迟,我什么时候怕过。”

“就当做私人护卫的奖赏,你可要对得起这份厚礼啊。”他笑了笑,对着孙翔惨白的嘴唇吻了下去。

 

孙翔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景物和他失去意识之前并无分别,这里还是他们遇袭的那处密林。

叶修呢……?和他同行的人哪里去了?

孙翔慌忙翻身而起,四下望去,全然找不见真祖的身影。

他立刻意识到另一件奇怪的事——被古炼金术师留下的圣物击中,他的身体现在不光完好无缺,甚至前所未有的轻快,像是充盈着一股用之不竭的力量。

这股莫名增长的力量帮他察觉到了远处细微的动静。

“谁!”孙翔立刻提高警惕,时刻准备战斗。

“无须紧张,我并非敌人。”浓黑的雾气包裹着来人由远而近,“你是嘉世城的吸血鬼猎人吧,上次集会陪同叶修的那位。”

“你是谁?”孙翔询问。

“我叫喻文州。”巫妖一族的王者露出真容,用惯常冷静的语气说:“嘉世城的真祖缺席了联盟会议,接着又闹起失踪事件,我们已经寻找一天了。”

“叶修没去联盟总部?”孙翔困惑不已,他还以为叶修是丢下他,独自赴约去了。

喻文州略有些惊异,这个混血种给他的感觉同上次大不相同了,在对方面前,他甚至感受到了极少会有的威胁。

那是源自血脉的威慑力。

一个混血种,他会有这样隐藏的能力?喻文州的思绪快速运转起来,表面不动声色的问:“是的,所以你知晓他去了哪里吗?”

 

 

END


续3


评论(27)

热度(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