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双叶】不可见光

*色击的设定。


叶修带着国家队从苏黎世凯旋后,荣耀游戏方和职业联盟决定克服种种难题,一定要趁着这股夺冠的东风出一款君莫笑纪念手办,混搭装备有碍美感又怎样,在真爱粉眼中这完全不成问题,再说了,荣耀粉丝群还是以年轻人为主,在大部分尚未经历色击的人眼中,起码这身别扭的混搭造型在颜色构成上是没有问题的。

这款叶修君莫笑二拼一的手办一经推出即卖出了让人咋舌的高销量,在消费者群中叶秋居功至伟——他给全公司每人预定了一份,权当爱要不要的员工福利,美其名曰研究新投资领域产品信息人人有责。

如同诸多被偶像迷晕了头的脑残粉那样,叶秋自己单留了三份手办,一份放办公桌日日观摩,一份不拆封郑重珍藏,一份搁...

【双叶】偷天

我小时候时局动荡,三尺青天上无神无佛,洋人的武装飞机镇日里蝗虫似的招摇而过。后来天穹上响了礼炮,说是人民当家做主把歌唱,我想着总算能告别那些头悬利剑的日子,平平安安经营好祖上传下的小茶馆,谁成想安生日子没过十年,又来了饥荒。

我是个面硬心软的,施舍了来逃荒的新面孔一些茶水,听他们抖着嘴唇谈起一路上的惨况,干老的皮肉如同龟裂的黄土地。有熟客悄声告诫我说少沾染这样的人,能一路逃亡到这里指不定吃了身边人的血肉过活,我听得毛骨悚然,骂他瞎想胡言。

就在那两年里我关了门可罗雀的茶馆,茫茫然在街道上走了整晚,无处可去,也不晓得自己有没有命再等个十年,等到日子安稳的那天。

许是我命格虽贱却硬,第二天总...

【双叶】六月不减肥

“你最近是不是变胖了?”

叶修看着叶秋的小肚子,放下包,把他打理整齐的衬衫从西裤中扯出来,手贴在肚皮上揉了两圈。

叶秋猛地后跳,活像一只被烧到尾巴的猫。

“反应这么大干嘛。”叶修鄙视,“果然胖了,最近是不是挪用公款胡吃海喝去了?当心老爷子发威。”

哪儿跟哪儿?叶秋怒,他最近谈了好几个项目,成天到晚四处应酬,饭局一顿接一顿,肚子上的人鱼线全退化成了马甲线,但好歹也比叶修的一马平川强多了有没有!

“得,我知道了,您没啥指示赶紧走。”叶秋把他哥往门外推。

门开了,站着笑吟吟的苏沐橙,她在B市拍广告,正好来接要去兴欣出差的叶修。此时看了看衣衫不整的叶秋,又看了看状似不情不愿的叶修,露出个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