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翔叶】渴血症 · 续3

续2



在荣耀联盟建立的三百年间,还从未如此密集的召开过会议,度过最初混乱的磨合期后,踏入正轨的联盟召集各种族议事的稳固周期是半年,然而在最近的一个月内,联盟总部的会议大厅已经接连热闹了三次。

种种迹象都在预示着黑暗种族——包括人类世界,正在面临动荡的考验。

凭孙翔的位阶,他是没有资格在这样的会议中列席的,哪怕作为叶修的护卫,他也仅能站在门外等待,但此刻,他确实越过了会议大厅的结界屏障——创始者们烙印在契约中的规则承认了他的权力。

参与会议的无一不是各种族巅峰的人物,单是那些荣光璀璨的名字罗列在一处,都足以慑人了,没有被众多审视的目光压迫至恍神,孙翔抢先看向吸血鬼一族的代表,代替叶修出席的叶秋,希望能从嘉世城真祖的双胞兄弟那里获得一点讯息。

从孙翔越过结界的那一刻起,叶秋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僵硬的石化状态,那张和叶修并无二致的脸庞上满是愕然、不可置信、恐慌等等情绪糅杂一处的扭曲表情,看得孙翔甚至在紧张压抑的氛围中生出了一丝奇妙的错乱感,那些情绪他可从未在叶修身上见过。

没等孙翔出声询问,叶秋脸上所有的情绪一下子焚烧成灼人的愤怒,他深红色的眼瞳像是一簇即将四散爆裂的火苗,一种仿若炼狱降临的危险气息瞬息间充斥了大厅的每一寸角落,却邪如奔雷般呼啸而出,直击搞不清状况的闯入者。

长兵上符文的炫光甚至扭曲了空气,这愤然一击几乎无人能挡——谁也预想不到吸血鬼真祖会突然爆发。

预想不到开端,同样也无法预想结果,在他们反映过来的时候,结果就已经出现。

却邪“铿锵”一声坠落在地,择人而噬的杀意转瞬间消弭无踪,他硬是在刺入孙翔胸膛之前止住了疯狂的势头。

具有灵性的武器,是不会伤害他的主人的。

一场血腥得以化解,众人松了口气,纷纷行动起来,在叶秋周身设下层层结界,以防这位不怎么冷静的真祖再次发难。

事实证明他们多虑了,在看到却邪拒绝攻击孙翔之后,叶秋就像彻底燃尽的火焰一样冷凝下来,愤怒褪去狰狞的外衣,变成苍白绝望的死灰色。

“你做什么?”在地狱之外再次同死神擦肩,孙翔觉得这些天他真是霉运连连,他知道叶秋对他不满,但实在不懂刚才的杀意为何而来,“为什么攻击我?”

叶秋没有搭理他,哑声喃喃道:“叶修……我哥哥……死了。”

“你说什么?!”脑中轰然一炸,孙翔厉声质问:“你再说一遍!不许胡言!!!”

“我在你身上感知到了源血的气息,那本该是属于我哥哥的,却邪不愿意攻击你,恰好证明了这点。”没在意孙翔的无礼,叶秋麻木的说:“吸血鬼失去源血就会死亡……你杀了他。”

死亡?叶修?

叶修……会死?

让人窒息的冰冷侵袭上四肢百骸,思维接近停滞,反复翻涌着那句判决。

一直以来,孙翔从未将叶修和死亡这个名词关联过,就算嘉世城的真祖每次都战斗在最危险的前线,他也不相信,那个如此强悍的存在,会被任何事物击倒。

可是,他是知道的……他其实是知道的,叶修也会受伤,也会死去,就因为他知道,才会不自量力的为叶修挡下袭击。

他只是,不乐意,不想见,不同意叶修的死亡。

他是为什么答应做叶修的护卫的?

“不可能!”孙翔断然否认,“叶修没有死。”

护卫叶修的他尚且活着,叶修怎么会死?

听了这话,叶秋愤恨道:“混血种,你是想逃避责任?胆敢杀害真祖,你知晓这是多大的罪吗?”

“冷静。”陪同孙翔而来,一直沉默的喻文州突然开口,“在得到源血之前,孙翔根本没有能力战胜叶修。”

叶秋冷哼一声:“我哥哥那么信任他,难保——”

“恕我直言。就算失去源血,真祖也不会像普通的吸血鬼那样回归虚无。他们可能的归处……”喻文州顿了顿,“同为真祖的你,怕是最清楚吧。”

叶秋眯起眼睛,视线第一次从孙翔身上移开,他盯着喻文州道:“你居然知道血族古老的秘密之一。”

“抱歉。”喻文州悠然笑笑,“我只是不想失去自己的朋友,既然源血在孙翔身上,还要多倚仗他吧。”

沉默片刻,叶秋站起身,冷冷道:“撤掉你们的结界吧,有精力不如回去各自的领地上巡察。混血种,跟我来,你的命先记在账上。”

 

作为血族中最为古老的一支,拥有叶氏一族血脉的吸血鬼在整个族群中并不繁茂,但这毫不妨碍他们成为握有最高话语权的掌控者。

“你是说,叶修把源血给了我?”孙翔问。

“只有那样才能救你的小命。普通的伤势喂几口血就足够了,但古炼金术师留下的东西可不好对付,尤其是你这样荏弱的混血种,唯有化作飞灰的份。”叶秋不屑的扫了一眼孙翔,“真不明白我哥哥为什么要牺牲自己,虽然他经常做些混账事,但我实在想象不出他竟然……”

“叶修不会死的。”孙翔又一次说,“他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不要说得好像你很懂他一样。”叶秋暴躁的用却邪狠击了一下地面,空气泛起一道道涟漪,隐秘的结界自然消散,古老肃穆的城堡出现在他们面前。

数个身影拦住了他们。

“叶秋,你要把混血种带入氏族的圣地吗?”一个影子问。

“我们本以为你会比你的兄弟做的更好,没想到你和他一样,完全不把血族神圣的条约放在眼里。”另一个影子说。

“条约?你们定的吧。”叶秋嗤之以鼻,晃了晃手里的却邪,“让开,我今天没有心情陪你们嘴炮,或许你们很怀念我哥哥惯用的交流方式。”

影子们窃窃私语了片刻,一个苍老的声音说:“倘若血池因为你的不智之举出现异常,我们会收回你的所有权力。”

“乐意奉送。只要你们做得到。”叶秋不再客气,却邪舞出一道锋锐的气流,影子们纷纷避退、消失,城堡的大门轰然敞开。

“血池?”孙翔尝试在脑海中搜寻这个名词,“那是什么?”

“你以为最初的吸血鬼是怎么诞生的。”叶秋指了指城堡内部,“就是那个。”

孙翔循着他的指引望去,这才发现整个空旷的城堡中空无一物,敞开的门扉之后,是另一扇闪烁着粼粼血光的门。

“吸血鬼的起源之初,血池。”叶秋的脸色肃穆了几分,“和人类不同,吸血鬼是没有灵魂的,他们死后无法转生,唯有回归虚无——这是长生的代价。从血池中诞生的真祖不同,他们注定回到这里,回归到最初始的状态。”

“你没有走进去看过吗?”孙翔问。

“我所见的只有空白。”叶秋说,“那里面没有同我紧密相连的事物,我看不到血池真正的样貌。我和叶修是同时诞生的兄弟,但却是完全不同的个体,想要在血池中找到他,唯有你才有机会,因为你体内有他的源血。”

“你说最初始的状态?”

“也许是一滴血,也许是一团能量,我也不知道。”叶秋情绪低落的解释,“也许根本什么都没有,近千年不是没有真祖陨落过,血池却没有诞生新的真祖,他们说不定已经与血池同化了。”

“我会找到他的。”孙翔斩钉截铁的说。

叶秋犹豫片刻,缓缓道:“你……一旦踏入血池同样有被同化的可能,最近我总是有种不祥的预感,血池同最初不太一样了。”

“那就让我试试它的胃口有多大吧。”

“带上这个。”叶秋把却邪抛给孙翔,“不要忘记你的命还在我账上。把我哥哥好好带回来,他别想把所有的烂摊子都扔给我。”

“多谢了。”握紧曾属于叶修的长兵,孙翔毅然踏入那扇血色的门扉。

 

门扉之后是另一个空间,和叶秋所说的空白并不相同,展现在孙翔眼前的是一望无际的荒野,混沌迷蒙的绯色天空压在头顶,视线所及之处别无他物。

但这个空间绝不是只有他一个生灵,孙翔能够感受的到其它气息——孤寂幽暗又深邃的恶意。

这种地方会是吸血鬼起源的神圣之所?还是说,因为他不纯的血统被血池排斥了。

接受叶修的源血后,孙翔的感知能力变得异常敏锐,然而无论他怎样集中精神,也无法从那些斑驳的气息中分辨出一丁点属于叶修的味道。

他开始向前搜寻,越来越多的气息缠绕上来,没有他想要寻回的那个。

好在这个空间足够宽广,孙翔想着,或许叶修只是在比较遥远的地方。

一个声音突然从不知什么地方响起,音调似男似女:“真是难得……已经许久没有活着的吸血鬼踏入此地了。”

“谁?”孙翔停下脚步,出声询问,“你能为我引路吗?”

“我是血池的主人,吸血鬼的造物主。”声音说,“孩子,这里是生与死的罅隙,你到这种地想要寻找什么?”

“一位叫做叶修的真祖。你知道他在哪里吗?”来不及感叹神秘声音的惊人身份,孙翔连忙问道。

“叶氏一族的真祖吗?何必寻找他呢。”

“你这是什么意思?”孙翔皱起眉,语气不善。

“在我眼中,他只是承载能量的一个躯壳,现在,我赋予的能量在你体内,你就是新的真祖。”

“我是混血种,我的一部分属于人类。”

“这不成问题,将你转换成完全的吸血鬼,于我而言是非常简单的事。”

“比告诉我叶修在哪里还要简单?”孙翔不耐烦的反问,“你为什么觉得我想要成为真祖?”

一团混沌的形体渐渐聚拢在孙翔身边,回答道:“因为那正是你的期望啊。”

“期望?”

“你想要站在最高处,想要拥有傲视万物的能力。”血池的主人笃定的说,“你渴望他的血,他的身体,他的一切。这种占有欲,情欲,爱欲,归根究底都是你深埋的欲望。你的欲望催促着你去获取力量,让你足以掌控、支配他的力量。”

孙翔没有接话,血池的主人继续说道:“谁不渴慕强者?你渴求他,实际上仅仅因为你的欲望在渴求力量,如果他没有给你源血……你知道你们之间的结局吗?”

身上陡然一沉,某种温软的事物落进了他的怀抱,唇齿间满是甜美的血味,孙翔睁大眼睛,近在咫尺的是叶修的面孔,他下意识的在对方嘴唇上细细舔舐,这是他从未探索过的领域,比想象中还要温润诱人,只可惜,他还没来得及沉迷其间,那点温暖就迅速冷却了。

孙翔愕然抬头,想要抱紧怀中瘫软的身躯,却发现自己的手臂洞穿了真祖的胸膛。

“无论事情怎样发展,你总会得到他的源血,那是你最真实强烈的渴望。”血池的主人漠然道,“这就是故事的结局。”

怀中的幻象消失了,但那种撕裂血肉的感觉似乎还在手臂上残留着,孙翔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掌心——他刚刚,像是真的握住了叶修的心脏。

幻象中的叶修……乖巧的、柔顺的,由他摆布,一瞬间甚至迷惑了他的感官,确实,他不能否认自己的欲望,但他渴求的叶修……真正的叶修是完全不同的。

他的强大不需要诉诸暴力,他的温柔并非是百依百顺,他的美好不必用甜言蜜语……孙翔承认,他确实有被叶修的力量所吸引,但嘉世城的真祖并非仅有强悍这一种单一特质,孙翔回忆着叶修大方露出颈项允许他吸血的场景,他总是不顾对方的警告贪婪的吸食过量血液,不光是为了满足干涩的喉咙,他还想要品味叶修在过度失血时露出的那种脆弱的迷茫的神色,聆听他沉溺在被吸血的快感中细碎的呻吟声,也只有这稍纵即逝的时候,真祖才会不自觉的向他展示与强悍截然不同的魅惑。

多么美妙啊,那样的叶修……只有他才见过。

所以,幻象中的结局是不可能发生的,他所预见的结局中的叶修,必然是生动的,鲜活的。

再不想理会血池的主人,孙翔重新开始搜寻。

“还打算做无用功?”混沌的形体紧跟在他身畔,“你完全有成为真祖的能力,只要接受我的恩赐,血族造物主的恩赐,可是多少黑暗生物做梦也得不到的。”

却邪陡然一挥,光芒暴涨,喋喋不休的形体被打得四散开来,孙翔冷冷道:“我的道路无需你来置喙。造物主?谁承认的?血族的王者是叶修,你算什么东西。”

飘舞的尘埃没再聚拢,只有声音在四面八方阵阵回荡:“你会后悔的,愚蠢的小子,总有一天,你会为今天拒绝了我而后悔。”

孙翔没再搭理他,那声音终于彻底静默下来。

 

这处空间没有光线变化,孙翔不知道自己探寻了多久,除了血池的主人外,他再没有遇到其它能够交流的物体。

并且,他发现,自己看不到回去的道路了,他的脚印被荒野上的风沙轻易掩盖,除了认准一个方向前行,他无法判断是不是在同一片区域绕圈子。

“你怎么还在这里啊。”就在孙翔一筹莫展的时候,又一个声音响起,“再这样下去,你会被血池同化的。”

“又有什么阴谋?威胁我吗?”孙翔寻找声音的来源,“别再躲了,让我一次性把你打服吧。”

声音发出一阵愉快的轻笑,一团朦胧的血色雾气缓缓出现,雾气绕着他飘了两圈,说:“不要紧张,我是站在你这边的,反正你现在一点办法没有,不如死马当活马医相信我吧。”

这个声音并不是在威胁,实际上,孙翔确实感到身体越来越迟滞疲惫,显然叶秋的警告不是危言耸听。

“跟着我,一定平安把你送回去。”雾气蹭了蹭他的脸颊,向着某个方向飘去。

“等等!”孙翔连忙叫住他,“我还要找人!你……如果你不是血池的主人,你又是谁?为什么要帮我,我这一路上感受到的气息全是恶意,只有你不是。”

这团雾气,就像是朦胧柔和的光一样。

“找什么人?你真是太傻了……嘉世前途堪忧。”雾气嘲笑道,它又绕着孙翔转了转,形体越来越清晰,渐渐变幻成人类的模样,一只手臂幻化出来,纤长的手指轻轻敲了敲孙翔的胸膛,“他不就在这里嘛。”

“至于为什么帮你,因为我很钟意你。或者你想听另外的说法……”随着肢体的显现,雾气的面容也慢慢显露出来,孙翔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看着少年模样的叶修凑过来,在他唇上印了一个轻柔的,虚幻的吻。

“因为我喜欢你啊。”叶修微笑着说。

孙翔终于察觉到,这团雾气从何而来——漂浮在叶修四周,幻化出形体的血气,正是从他自己身上溢散出的。

叶修向他伸出手来,幻化的形体其实同镜花水月没有分别,稍触即碎,但孙翔确实紧紧握住了那只手。

“我们一起回去吧。”

 

 

END


续4


评论(16)

热度(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