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小羽毛

【all叶】换季,掉毛

@ 姑娘点的动物梗(可能at不到,这个单字没找到头像对的囧),还有位 @觉非觉非 姑娘点的国家队日常(不知道这个算不算日常……)



叶修是被自己的喷嚏惊醒的。

他揉了揉骚痒泛红的鼻尖,很快找到了打碎他甜美梦乡的罪魁祸首——一撮绒毛。

哪儿来的?国家队入住的这家酒店可没铺地毯。

昨晚同喻文州一起整理材料奋斗过度,连续几天缺觉的血条还没有补回去。这会儿没到起床时间,叶修昏昏沉沉的翻个身准备继续会周公,一个影子骤然从隔壁床上越了过来,身姿灵巧矫健,还颇有分量,正正巧压在叶修柔软的小肚子上,差点把他胃里的隔夜饭挤出来。

“卧槽什么东西!”这夜袭有点儿狠,叶修受到了实打实的惊吓。

“是我。”影子用喻文州的声音冷静的说。

叶修没理他,沉默半晌,把脑袋缩回被子里,闭上眼睛假装刚才在做梦,过了好几分钟,会周公没做成,肚子上沉沉的分量也愈发不老实,开始运动四肢在他身上做起了马杀鸡。

终于,在脸上也吃了一记梅花爪印后,叶修只好睁开眼睛面对现实。

“怎么回事。”又是一撮绒毛飘到了鼻子底下,叶修再次打了个喷嚏。

“似乎是因为换季,有点掉毛。”喻文州一本正经解释。

“……谁问你这个了。”叶修冷漠的一巴掌挥开他不安分的毛爪子。

 

因为换季的缘故,训练室的国家队众人齐齐遭受了喻文州掉毛的灾害影响,一时间喷嚏声此起彼伏。

这当然不是最让人头疼的。

就喻文州选定的新席位,他们决意抗议到底。

“我得和叶修一起再把资料分门别类,现在的姿态又不方便操作电脑,在这里正好跟他讨论。”喻文州堂而皇之的在叶修大腿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好,毛绒绒的尾巴不声不响的勾住他的腰身,在一众抽搐的眼角下持续补刀,“再说又不是所有人都接受能力超常,万一有工作人员进来,我还能装作是叶修的宠物蒙混过关。”

黄少天对自家队长兼竞争对手睁眼说瞎话的行径深为不齿,挺身出击:“老叶那画风像是会养宠物的吗!再说一般哪有养狐狸当宠物的!队长,我深刻的觉得你还是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比较安全,以免被工作人员当做危险动物抓进动物园。”

“嗯,我也觉得自己的处境不太妙。”喻文州用充满牺牲精神的语调叹息一声,“可是为了这次苏黎世之行,我必须抓紧时间不能放松。”

黄少天被噎了一脸的深明大义。

方锐急急忙忙找盆去了。

“训练。”叶修揉着眼皮底下乌青的黑眼圈强撑精神。

想抽根烟来提神,又怕烟灰落在喻文州那一身油光水滑的黑亮皮毛上。

然后他发现自己多虑了,喻文州有的是方法让他一个机灵精神起来。

“头低点儿,你耳朵尖蹭到我下巴了,痒。”

“尾巴搁一边去,缠那么紧不嫌热吗。”

“爪子别乱动。”

“——你踩哪儿呢!”

 

好在喻文州的高等席在他享受了一天之后就因为神秘力量的消失而不得不遗憾告别,然而离奇事件并未结束,有工作人员发现,几乎成天住在酒店里大门不出的叶领队破天荒去了趟花鸟市场,带回来一个玻璃鱼缸。

奇怪的是,他没有买鱼。

“反正就一天,你待在浴缸里就是了。”叶修指责漂浮在水里支使他买房子的金鱼。

“只有一例,现在还能判定变化的准确时间。”王杰希瞪着一双大小不一的死鱼眼,吐了个泡泡。

“行,那你进来吧。”任劳任怨的模范领队抄起鱼缸下水捞鱼,王杰希鼓动鱼鳍鱼尾左突右闪,走位风骚,动作堪比骑着扫把的王不留行,甩了普通人类叶修一身水。

“看来你还是比较喜欢浴缸。”一个两个都趁着这机会玩得不亦乐乎,叶修表示他并没有很多时间当保姆。

他把鱼缸扔到一边,王杰希甩甩尾巴,自己跳了进去。

嗯,湿身不错,可惜他现在没手拍下来。

 

神秘力量持续光临国家队,不少人在紧张训练之余获得了愉悦的休闲,除去RP堪忧的张佳乐——他变成了一只绒羽浓密的企鹅,不得不住进了冰箱。

 

 

END


看了下点文,基本都是傻白甜梗,感觉写了差不多一个月的傻白甜小段子,快要抑制不住本性了……


评论(13)

热度(526)

  1. 绝澈岁月懶懶貓兒看萌點 转载了此文字